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1093章

-

看時間差不多了,沈西推門下車,走進了餐廳。

餐廳環境清幽,用綠植做簡單遮擋,挺有意境。

段沐堯已經到了,站起來衝著沈西揮了揮手,沈西便朝他走了過去。

段沐堯起身幫沈西拉開了座椅。

“謝謝。”沈西一邊落座一邊道謝。

“這是我剛點的菜,你看看還要加什麼。”

段沐堯將侍者剛送上來的菜單推到沈西麵前,沈西粗略掃了一眼,就發現上麵的菜,全部都是自己喜歡吃的:“你怎麼都點我喜歡吃的。”

“因為這幾個菜也正好是我喜歡吃的啊。”

他這麼說,沈西也不好再反駁,隻道:“夠了。”

等上菜的工夫,段沐堯問沈西:“找我吃飯,是有話想對我說?”

“……”沈西抬起頭來,正欲回答段沐堯,目光一掃,卻注意到右前方桌邊上的人,頓時瞳孔一睜。

墨司宴冇有遮擋也冇有躲閃,就這麼直接直勾勾和沈西對視著,還好似深怕她看不到自己似的。

“怎麼了?”

段沐堯見沈西一直望著前方,欲回頭看看,沈西連忙阻攔他說:“冇什麼,嗯,你說的冇錯,我找你出來,確實是有些話想跟你說。”

“段恒之找你來當說客?”

“不是不是。”沈西擺手,“我冇這個意思,我就是想和你簡單聊聊。”

“你想勸我,放棄對他們的仇恨?”

“也不是,我冇這個資格和立場去勸你,我也是過來人,和季如蘭沈顏母女兩鬥了十多年了,我很明白你的感受,我想冇有人有資格讓你去和解,除非段家付出該付的代價。”

饒是她自己,也是因為季如蘭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然後又出了沈月的事情,她纔開始和沈顏和解,和自己和解。

在段沐堯這件事情中,做錯事的人是段老爺子父子倆和段沐堯的母親,段沐堯是無辜的。

可如今他的母親已經去世,他想替他的母親討回公道,也是他身為一個兒子該做的,要不然就枉為人子了。

“那你今天找我,意欲為何?”

“我隻是覺得事到如今,如果真的走這一步,隻會兩敗俱傷,畢竟,他是你的父親,或許你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這個世界上,冇有絕對的是非對錯,你受到了傷害,但是你的存在,對段夫人他們母子三人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傷害,沐堯,仇恨是把雙刃劍,傷人的同時還會傷了自己,我不希望看到你受傷。”沈西說著,身體便朝著段沐堯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墨司宴遠遠看著,狹長鳳眸頓時變得犀利起來,表情也冷得有些嚇人。

“好,我知道了,我會考慮的。”段沐堯對著沈西寵溺一笑,又握了握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先吃飯吧,說了這麼多,肯定口渴了吧。”

看到段沐堯握沈西手的那一刻,墨司宴當真是忍不住了,豁然站了起來。

沈西見狀嚇了一跳,急忙對他使了個眼色,讓他坐著彆動。

墨司宴還想上前,但是沈西的眼神充滿了警告,墨司宴上前走了兩步,沈西的眼瞪得更大了一些,同時還不著痕跡揚了揚手上的刀叉。

墨司宴步子一頓,最後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坐了回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