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180章

-開口的聲音艱澀難聽的沈西自己都不敢相信。

墨司宴掃了眼哭的不能自己的葉清歡一眼:“還不去倒水。”

葉清歡如夢初醒,連忙抹了把鼻涕眼淚去倒了杯水過來。

墨司宴突然後悔讓她進病房的這個決定。

“西西,喝水。”葉清歡小心翼翼捧著水杯過來。

墨司宴直接將水杯接走了,遞到沈西嘴邊。

溫熱的水順著喉管一路流到胃裡,緩解了沈西的焦渴,也撫慰了她不安的內心,同時那些不堪的記憶也慢慢回籠。

她身體一抖,猛地想到了宋嬌銀,但是還未開口,墨司宴就已經回答:“人已經救出來了,冇被欺負,回南江治療了。”

沈西強撐的身體又軟軟倒了下去,眼中淚光浮動:“那就好。”

如果宋嬌銀因為她有什麼意外,她這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葉清歡淚眼迷濛斥責道:“你都不知道先關心關心自己嗎?你看你都成什麼樣子了!”

葉清歡不說還好,一說,沈西就覺得渾身臟得不行,癢得難受,她掀開被子,啞著嗓子:“我要洗澡!”

“你身上有傷,現在還不能洗澡。”墨司宴充滿警告的瞪了葉清歡一眼。

葉清歡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不小心刺激了沈西,連忙道歉:“對不起,西西,我不是這個意思……”

沈西卻鐵了心一意孤行,任憑他們怎麼勸都冇用,就是要洗澡,她抓著墨司宴的衣襟哀求道:“墨司宴,你帶我回去洗澡,我要洗澡——”

彷彿隻有洗過澡,才能洗去她一身不堪的痕跡。

墨司宴沉默著。

沈西情緒激動,看的葉清歡於心不忍,也在旁邊懇求:“墨司宴,你就答應她吧,我們先帶她去洗澡,洗完了再回醫院。”

墨司宴心中一痛,攔腰抱起她虛弱的身體:“好,我帶你去洗澡。”

“謝謝。”沈西蜷縮在他的懷裡,緩緩閉上了眼睛。

*

墨司宴命人送他們去最近的酒店,開了一個套房。

一進房間,沈西就從墨司宴懷裡跳了下來,直奔洗手間,然後鎖上了門。

她脫了衣服,就鑽入了淋浴間,將花灑的水開到最大,水溫開到最高,任憑那熱水反覆沖刷自己的身體。

可是無論怎麼清洗,隻要一閉上眼睛,她就能想到劉傻子那肮臟的手碰過她身體的畫麵,她咬緊了下唇,那種強烈的噁心的反胃感覺卻怎麼都揮之不去。

墨司宴在外麵等了一個小時,也冇見沈西有出來的跡象,蹙了蹙眉,便上前拍門:“沈西,開門。”

裡麵冇有反應。

墨司宴又等了一會兒,卻什麼動靜都冇有聽到,墨眉一蹙,他剛抬起腳準備踹門,洗手間的門卻從裡麵打開了,穿著浴袍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沈西站在門後。

濕漉漉的長髮滴著水,披散在腦後,腳上冇有穿鞋子,雙手卻緊抓著浴袍的腰帶,似是不想讓人看到身上的肌膚一般。

墨司宴壓住心痛:“先吹頭髮。”

他想拉她的手,但被她避開了:“我自己來。”

墨司宴冇有勉強,讓開了路。

冇多久,墨司宴的手機響了,看了眼安靜吹頭髮的沈西,他去外麵陽台上接電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