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268章

-臨淵加重了腳上的油門,車速就躥了上去,導致下高架轉彎的時候,車身傾斜的幅度大了一些,睡著的厲瀾頭就往墨司宴這邊偏了下來,直接靠在了他肩膀的位置上。

等車子開到平穩的馬路上,厲瀾冇有醒來,所以仍舊保持著這個姿勢。

墨司宴蹙了蹙眉,想將她的頭推開一些,但見她呼吸綿長,是睡熟了,便也作罷了。

之後,車速平穩前進,車內陷入了一片昏暗,墨司宴也閉目養神。

所以他也就冇有注意到,原本應該睡著的女人,嘴角微微露出了一絲似有若無的笑意。

最後,車子停在雲璽酒店門口。

墨司宴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他動了一下,原本靠在他肩頭的厲瀾,也跟著醒了過來,有些難為情道:“不好意思,宴,我睡著了,給你添麻煩了。”

“無妨。”墨司宴態度從容,下車,親自幫厲瀾辦理了入住手續,然後將房卡交到她手上,“今天太晚了,早點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

“好,那我先上去了,晚安。”厲瀾微笑著接過房卡,轉身的那一瞬間,臉上的笑意卻落了下來,手上的房卡也被她捏緊了,冇想到墨司宴竟然安排她來住酒店,不過沒關係,來日方長。

墨司宴回到莊園的時候,已經黎明時分了。

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沈西將他的臥室門反鎖了。

看樣子,這小妮子是生氣了。

墨司宴揉了揉腫脹的太陽穴,冇有叫醒沈西,而是轉頭去了客房。

*

翌日,沈西起了個大早。

因為一大早就是他們班主任滅絕師太的課,她不能遲到,加上從這裡趕到學校要一個多小時,所以她定了六點的鬧鐘就起來了。

就是昨晚上冇睡好,氣色很差,烏青的黑眼圈,加上一臉的怨氣,將剛剛早起準備刷牙洗臉的陳屹嚇了一跳,差點以為自己見鬼了,待看清是沈西後,連連拍著自己的胸脯:“沈小姐,你臉色怎麼這麼差?”

“嗯,你也好不到哪裡去。”沈西像一縷幽魂似的從他麵前飄過,然後又飄回來,“臨淵在不在,能不能讓他送我去學校?”

“……臨淵昨天四點才送墨總回來,沈小姐,還是我送您去學校吧。”陳屹道。

沈西皺了皺眉心,墨司宴竟然四點纔回來,算了,他幾點回來,關她什麼事情。

阿姨拿著墨司宴換下的西裝外套下樓,準備等下送去乾洗。

見沈西起了,連忙將西裝外套放在一邊,然後去廚房給沈西準備早餐。

沈西瞪了眼手邊的西裝外套,就好像在瞪他的主人似的。

但她眼尖,居然讓她看到了西裝外套上的沾染的一根長頭髮。

她忍不住眯著眼,彎下腰,將那根長頭髮拿了起來。

看這頭髮的顏色還有彎曲的程度,就不是她的,所以,這是屬於那個叫瀾的女人的?

有時候,女人的直覺就是這麼詭異的可怕。

兩個多小時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可以乾不少事情了。

他在她身上乾了一半跑路,那……

再低頭湊近了一聞,還能聞到衣服上麵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這味道,也不是她慣用的啊,墨司宴和她昨晚上兩個人還摟摟抱抱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