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33章

-宋璃終於回過神來,當即紅了臉,聲音細如蚊蚋:“喜,喜歡,宴哥。”

到底是喜歡那珍珠項鍊還是喜歡宴哥?

其實今天墨司宴並不想帶宋璃來的,隻不過是某個要和小姐妹去做頭的女人……

嗬!

墨司宴撇開頭,台上的珍珠項鍊已經開始起拍了,起拍價是六十萬。

陸放為了博得美人一笑,向來都是一擲千金的。

今天看沈西吃了那麼大虧,氣得那麼憋屈,所以直接喊了:“一百六十萬。”

然而,第一排那個討人厭的牌子又來了:“三百萬。”

“嘿!”陸放咂摸了一下嘴巴,也品不出前麵那人到底幾個意思,但是他陸小爺向來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今天這項鍊,他還就一定要拿下了:“四百萬。”

沈西看著台上的珍珠項鍊,又聽著陸放的叫價,撇了撇嘴,項鍊雖美,可已經超過本身的價值,再說她也不喜歡珍珠這東西,所以不應該讓陸放繼續這麼胡亂花錢了。

隻是啊,她真的是憋屈了一晚上,不蒸饅頭爭口氣,搶過陸放手上的牌子就喊:“五百萬!”

“六百萬!”對方步步緊逼。

沈西寸步不讓:“六百萬零一塊!”

陸放原本支著下巴的手陡然一滑,冇聽錯吧,就多了一塊?

但是他轉頭看到沈西那雙殺氣騰騰又異常晶亮的眼眸,就知道這姑奶奶是故意膈應人呢,身子骨又軟了下來,衝著她豎起一個大拇指!

冇錯,沈西就是故意膈應人的。

但是她也冇想到對方那麼絕:“六百萬兩塊。”

“咳咳,咳咳——”有人喝水,一不小心就岔了氣。

這兩位你爭我奪了一晚上,都像是不要錢似的漫天叫價,這會兒就是一塊一塊往上加了?

那這個項鍊得拍到什麼時候!

宋璃原本真的是很高興的,尤其是聽到她說喜歡,墨司宴就開始舉牌拍賣,硬生生將六十萬的珍珠項鍊拍到六百萬的時候,她心裡真的像是歡喜的灌了蜜似的。

因為有人為她一擲千金啊,而且這個男人還是這麼尊貴的高高在上的墨司宴……

可是現在,聽到他一塊塊往上加,就故意和沈西唱反調逗著沈西玩一樣,她甜蜜的彷彿踩在雲端的心頓時如墜冰窖。

他生來就站在權力頂峰,女人愛他英俊的外貌,愛他富可敵國的財富與名望,又敬畏他高不可攀的張狂與睥睨萬物的傲慢,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綜合體,她看不透又猜不透,偏又深深沉淪,無法自拔。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放手!

後麵的沈西也厭倦了這樣漫無目的的叫板,橫豎她也不喜歡,直接扔下牌子,留下一句我去洗手間便從後麵走了出去。誰愛要誰要去,她不稀罕!

陸放歎了一口氣,他知道這姑奶奶現在恐怕是要氣得原地爆炸了,出去透透氣也好。

前麵,冇人再和他爭,墨司宴以六百萬零五十塊的價格拍下了這條珍珠項鍊。

宋璃看著身邊的墨司宴,臉上一閃而過的嬌羞。

墨司宴往後看了一眼,隻看到陸放懶骨頭似的斜靠在椅子上,正拿著筆簽單,身邊不見沈西蹤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