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389章

-但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三爺,厲小姐受傷了!”

厲瀾受傷了?

沈西親眼看著墨司宴眼中的**在一瞬間褪去,立刻直起了身,看了沈西一眼,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沈西躺在床上,被子底下,是被解開到一半的衣服,隨著病房門關上,她感覺被人當頭潑了一盆冷水,徹骨的冰冷。

原來,厲瀾在他心目中那麼重要啊。

那大半夜的,來這裡和她玩什麼曖昧?!

還是說,男人真的都是這樣,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

自從墨司宴那晚離開後,後麵幾天,他就冇再出現過了。

看來厲瀾傷的很重,需要他寸步不離守著啊。

沈西心裡有些說不出的窒悶,沈放庭倒是痛快得很。

沈放庭自從在墨氏集團得到優待以後,走路都有風起來了。

他先是帶著季如蘭去4S店提了那輛心心念念已久的跑車,用的是貸款的方式,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終於開上了跑車。

季如蘭撫摸著這輛新的跑車,眼底的笑意怎麼都止不住。

開上新車,季如蘭去商場進行了掃貨式購物,平常不敢下手買的大牌,隨便哄了沈放庭幾句,沈放庭就大手一揮:“買!”

沈放庭還帶著季如蘭去買了不少的首飾,徹底滿足了季如蘭一次。

結婚這麼久以來,這是季如蘭花錢花的最痛快的一次。

而且最近沈家也是門庭若市,不少人帶著禮物上前來拜訪,還有不少平日裡季如蘭都要舔著臉巴結的富家太太們,這會兒都是爭先恐後拿著禮上門來和季如蘭姐妹長姐妹短的。

沈放庭這幾天更是開車豪車,出入高級會所,出手闊綽,儼然不把錢放在眼裡的模樣。

可以說,這是沈放庭這輩子最風光得意的時候了。

沈西的病房裡。

葉清歡繪聲繪色和沈西講述著這幾天外麵發生的事情:“你知道現在圈子裡都怎麼說沈家嗎?”

“怎麼說的?”沈西有些意興闌珊。

葉清歡滿臉不屑撇了撇嘴:“說他們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你真是冇看到你爸和你那個後媽這幾天的嘴臉啊,我就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他們打著你的旗號和名義,一邊斂財一邊揮金如土!好像這輩子冇花過錢一樣!”

“是嗎。”沈西淡淡笑著,“喜歡花錢纔好呢。”

沈西的反應有些出人意料,葉清歡很奇怪:“西西,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一點都不生氣?”

“我為什麼要生氣?”

“難不成,這些都是你安排的?”

沈西撫摸著床頭開的有些敗了的鮮花花瓣,無聲嗤笑:“我可冇有能力安排這一切。”

如果不是他們夠貪,又怎會自己鑽入這套裡?

“難道就任由他們這些敗壞你的名聲?”

“我的名聲不是早就敗完了嗎?”

其實圈子裡說的還有更難聽的。

說沈西是拜金女,沈家一家都是吸血鬼,墨家碰到這樣的姻親,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反正說的特彆難聽,把沈西的名聲都敗壞完了。

葉清歡聽得都要氣死了,可看沈西的反應,她又不確定了:“西西,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我怎麼感覺你這幾天怪怪的,是不是因為這些事情,墨司宴怪你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