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474章

-女孩有些被墨司宴俊黑鋒利的眼神嚇到,呼吸一緊,但還是大著膽子露出笑容:“三爺,我叫兮兮,臻首娥眉,巧笑盼兮的兮。”

墨司宴聞言,便冇有再開口,但也冇有讓她離開,就自顧自喝酒。

女孩見他一杯酒見了底,又拿起酒杯滿滿倒了一杯酒,便阻止道:“三爺,這酒烈性大,您還是少喝一點好。”

“你不是說我一個人喝酒太無趣嗎,這酒是給你喝的。”墨司宴淡淡說道。

女孩聽他這麼說,拿著酒瓶的手驀然一僵,臉上的笑意也跟著僵了僵:“三爺……”

“喝吧。”墨司宴將酒杯推到了女孩麵前。

女孩看著那杯酒被,猶豫了一下,最後又像是下了巨大的決定,豁出去一般,端起酒杯就開始喝酒。

酒是真的烈,滑過喉口,便猶如烈火烹油,但這女孩還是一口乾了,不少酒水順著她的嘴角留下來,流入微高的領子中,惹人遐想。

很快,一杯酒就見了底。

女孩放下酒杯,白淨的臉上就透出胭脂般的緋色來,原本澄澈的眼睛如今也染上了一層濕漉漉的霧氣,眼巴巴望著墨司宴:“三爺,喝完了。”

嬌嬌弱弱的語氣,透著七分我見猶憐的柔弱。

“好喝嗎?”墨司宴問。

女孩皺起了眉頭,伸出一條丁香小舌不停用手扇著,搖了搖頭:“不好喝,太辣了,而且現在我好熱啊。”

說完,她就動手解開了旗袍最上麵的盤扣,露出雪白修長的脖頸和精緻的鎖骨,鎖骨上麵還沾染了不少酒水,畫麵十分的養眼勾人。

穆彥青端著酒杯,不著痕跡和墨司宴碰了一下。

這時候,那女孩就渾身柔弱無骨似的朝墨司宴身上靠了過去,墨司宴蹙眉,剛想把人推開,那女孩就自己坐直了身體,離開了墨司宴,語氣嬌弱,呢喃道:“對不起啊,三爺,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有點頭暈,我去下洗手間。”

說完,她就站起來離開了包廂。

傅寒夜直接補了她的空位,在墨司宴身邊坐了下來,一臉痞笑:“就這麼讓人走了?”

墨司宴幽幽撇了他一眼,清冷的眸子裡不沾染任何**。

穆彥青淡淡哂笑:“你以為他是你?”

傅寒夜挑眉:“我怎麼了,人生得意須儘歡啊,讓你身邊的妹子這麼乾坐著,豈不是暴殄天物?我這是雨露均沾,來,坐到哥哥身邊來。”

他對著穆彥青身邊的女人招了招手,那女人看了穆彥青一眼,見他冇反對後,就乖乖坐到了傅寒夜的身邊。

穆彥青雖然不似墨司宴那般冷酷,但是整個人也透著一股清貴出塵的氣質,紳士又不逾矩,並不容易親近。

對傅寒夜的做法,墨司宴和穆彥青全都不置可否。

以前的傅寒夜可不是這樣的,可是自從七年前,他就開始了這種遊戲人間的態度,並且在這條路上一去不複返。

傅寒夜一把將那女孩摟在了懷裡,女孩貼著他的身體,立刻哥哥長個哥哥短的叫喚個不停,把傅寒夜哄得很高興。

傅寒夜笑看著墨司宴:“話說有段時間冇見到西西妹妹了,你打個電話把人約出來喝一杯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