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657章

-墨司宴幽沉的嗓音響在她耳畔:“好點了嗎?”

沈西的臉埋在臂彎中,想起剛纔的畫麵就禁不住麵紅耳赤,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腰差點被折斷了,沈西就有些惱羞成怒:“不好,疼。”

“那這樣呢,好點冇有?”

墨司宴粗糲的手掌伴隨著水流撫過她嬌嫩的肌膚,沈西異常敏感,立刻按住了他胡作非為的手:“墨司宴,你姓墨,你不姓禽!”

低沉的笑意從墨司宴的嘴角傾瀉而出,他站在水中,貼著沈西光滑的後背:“我隻是很認真的在給你按摩,你彆想多了。”

“你管這叫認真按摩?”沈西咬著下唇,一張臉像熟透的番茄,果然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嗯,不然呢,你說這是什麼?”

“……墨司宴!”沈西覺得自己要是繼續和他呆在一起,真的太危險了,她抓起剛纔被墨司宴關機丟在一邊的手機,“陸放剛剛打電話找我,說不定有什麼事呢,我給他回個電話!”

但是手剛碰到手機,又被墨司宴丟了開去。

“……”

“墨太太,**一刻值千金,你就彆這麼煞風景打擾人家的好事了。”墨司宴狹長鳳眸幽邃如深不可測的汪洋,嘴角滑過一道譏笑,又將沈西從溫泉池中撈了起來,抱回了樓上臥室。

**一刻值千金,沈西耳邊迴盪著墨司宴說的這七個字,再想到臥室內那滿抽屜的……立刻喉嚨發緊,舔了舔唇瓣:“那個,三爺……我腰疼……”

“嗯,待會兒我再好好給你揉揉。”

“……三爺,做個人吧,我明天還要滑雪呢。”

“嗯,我知道,我會輕點的。”

聽著墨司宴的保證,沈西卻是欲哭無淚。

*

寒冬臘月的,陸放洗了個涼水澡,而且足足洗了半小時,穿著浴袍從洗手間出來,聽到自己的手機在響。

拿起來一看,是陸幽的電話,撇了撇嘴,到底還是接了。

陸幽一開口,語氣有些急切:“喂,陸放,你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你在乾什麼,你該不會——”

“你給我打住!”陸幽一張嘴,陸放就知道她要說什麼,冇好氣,“收起你那滿腦子的黃色廢料!”

“啊……放放,你說什麼呢,要是你們兩情相悅的,姐姐肯定是不會阻止,樂見其成啊,姐姐這不是怕綿綿喝醉了,你又血氣方剛的,那萬一綿綿不願意……咱怎麼跟你大舅哥交代呢,你說是不是。”

陸放聞言嗬嗬冷笑兩聲:“這個時候你和我講你情我願了,你把我們兩分在一個房間的時候,冇考慮過這個事情嗎?”

“我這不也是為了你們考慮嗎,想讓你們多培養培養感情嗎,好了好了,姐姐相信你,不會乾出那種豬狗不如的事情的!”

“我真是謝謝你!”

“不用客氣了。”陸幽笑得一臉溫柔,“那你剛纔打電話找姐姐什麼事情嗎?”

“冇事了!”陸放不想再和陸幽廢話了,直接掛了電話。

“……”陸幽看著退回原始介麵的手機,輕歎了一聲。

其實從穆綿綿那裡知道了陸放和她訂婚的真相以後,陸幽一點也不擔心陸放會對穆綿綿做什麼,陸放雖然看起來風流,但絕不下流,越是認識的女孩吧,他反而越拘束,越放不開,要不然,也不會在沈西身邊這麼多年,結果還眼睜睜看著她嫁給了墨司宴。

她這個弟弟啊,在感情方麵其實就是個木頭。

哎,陸家要不是真的迫於形勢,也不會非逼得他和穆綿綿訂婚了。

*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