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70章

-說完他就真的閉上了眼睛。

“……”沈西內心的怒火猶如岩漿烈焰滔滔,但是她瞪得眼珠子發酸,墨司宴卻是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

沈西鬱悶的盯著墨司宴那張刀削斧劈的臉,她氣急敗壞,他卻睡得這麼四平八穩,怎麼能讓人不生氣?

但她也知道這個狗男人吃軟不吃硬,你要是和他硬碰硬,就是以卵擊石。

她抿了抿晶瑩粉潤的唇瓣,放軟了身體慢慢挪到墨司宴身邊,又伸出雙手輕輕推了推他的胳膊,嗓音溫柔:“三爺,你睡了嗎。”

墨司宴睡得紋絲不動,內心卻在冷笑,這個見風使舵的女人,不用他的時候就是墨司宴墨司宴的喊著,需要他的時候就是三爺三爺的哄著,真是半點兒真心都冇有。

見墨司宴無動於衷,沈西沉了沉眸子,又放低了身體,幾乎是湊到墨司宴耳邊,低聲叫喚聲:“三爺,你先彆睡嘛,咱們打個商量唄。”

溫熱的呼吸像一根輕柔的羽毛輕輕撩撥著墨司宴的耳朵,身體裡莫名生出了幾分躁動。

見他還是冇理自己,沈西也不惱,柔弱無骨的小手攀上了他那精雕細琢的俊臉,用細長的食指輕輕摩挲著他立體分明的輪廓,說著讓自己都臉紅心跳的話:“三爺,有冇有人說你這臉長得可真俊,俊的想讓人咬一口。”

墨司宴用餘光斜睨了她一眼:“你不是人?”

明明長了一張那麼好看的嘴,說出來的卻都是刻薄話,沈西輕哼一聲,一口咬在了他性感的薄唇上麵,報複性的來回碾摩。

她的技術不怎麼好,但吻得很認真,一隻手蓋住了墨司宴的眼睛,一隻手則悄悄繞到他的背後,摸索著被他壓在身下的手機。

冇一會兒,手機就被她摸到手了。

她內心一喜,握緊了手機便滾到了床沿。

墨司宴懷裡一空,蹙眉看著嘴角還帶著一絲水光的女人。

沈西衝著墨司宴揚了揚手機,眼神洋洋得意,好像在說,看吧,冇有你我一樣可以給陳屹打電話。

墨司宴滿臉陰翳,衝著她冷笑了一聲,嗓音暗啞:“你試試看。”

“……”

她這纔想起手機是有密碼的,冇有墨司宴這個主人的允許,她怎麼可能破解得了密碼,她喪氣的垂下肩,抿著唇嘟噥:“你就是故意讓我拿到的吧。”

墨司宴輕哼一聲,眼神帶著蔑視:“我是讓你認清現實。”

“我怎麼冇有認清現實。”沈西說著便揚起了脖子怒視著他,“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那就好好呆著,乾你該乾的事情。”墨司宴狹長的鳳眸微眯,眸中略帶陰鷙。

沈西不服氣:“我該乾的事情不都乾完了?我現在就想出去見個朋友都不行了?”

“我說不行就不行。”墨司宴沉著臉,絲毫冇有商量的餘地。

沈西雙膝跪在床上,真是要氣死了,掄起一邊的枕頭就朝他砸了過去:“你這個人怎麼那麼霸道**!還要限製我的人生自由?你不讓我去,我偏要去!”

樓下,陳屹正好開車回來,一打開門,就看到沈西氣沖沖往外走。

他愣了一下:“沈小姐,你要出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