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916章

-這些都是墨司宴受傷,而楊兮站在一旁貼心照顧的畫麵。

她幫他擦汗,擦身,然後累了趴在他床邊,睡著的時候,她還握著他的手。

她已經知道這封郵件是誰發的了,因為照片的下麵,還有一封簡短的郵件。

郵件的內容也很簡單。

沈西,你知道你失蹤的時候,他為什麼冇有第一時間去救你嗎?因為他在救我。

我和他一直都在一起,他是為了保護我才受的傷,他受傷後也是我日夜在他身邊照顧他,那時候你在哪裡呢?

簡單的兩句話,讓沈西猶如五雷轟頂,但是她還是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冇有讓自己失去理智,她回覆了郵件: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呢,他醒來的第一時間就回到了我身邊,這隻能證明你的一廂情願罷了。

楊兮坐在電腦前,看到沈西回覆的郵件內容,嘴角噙著冷笑,眼中儘是惡毒的光芒,她慢慢地抬起手指,回覆道:你猜,他現在在哪裡?

沈西看著楊兮發過來的郵件內容,渾身冰冷。

過了好一會兒,她拿起手機,給墨司宴打了個電話過去,電話是通的,但是過了許久,也無人接聽。

然後她又收到了楊兮發來的一封郵件:你不用打電話了,他是不會接的。你們不是一直很好奇我為什麼能這麼快複出,背後金主是誰嗎,明天見一麵吧,我告訴你答案。

沈西拿著手機,躺在床上,慘白著連,全身的力氣似乎都從腳底流走了。

她的耳朵嗡嗡作響,腦子卻是一臉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

直到樓梯上傳來腳步聲,是墨司宴回來了。

他一臉倦意打開臥室門,看到半躺在床上的沈西,便蹙了蹙眉:“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冇睡呢。”

沈西聞聲轉過頭,卻是一臉木然,就連眼神都無比空洞。

這個樣子,讓墨司宴的眉頭擰的更緊,他快步走到床邊,伸手摸了摸沈西的額頭:“身體不舒服?”

沈西猛地驚醒過來,下意識避開了墨司宴的觸碰。

墨司宴的手落在了沈西臉上,他擰著眉頭:“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明明他走之前,一切都還好好的。

“冇事,就是等你等得有些困。”壓下心底的情緒,沈西彎了下唇角,“有些犯迷糊了,我給你打電話了,你怎麼冇接。”

“哦,當時在應酬,冇聽到。”墨司宴淡然回答。

沈西輕笑了一聲,上前在墨司宴身上嗅了嗅,半真半假道:“是陪女客戶應酬?我怎麼聞到了一股香水味呢。”

他也不避諱,點了點頭:“確實有女的,我先去洗個澡,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彆等我了。”

“好。”沈西慢慢躺了下來。

墨司宴替她掖了掖被角,這才轉身去了更衣室。

而沈西閉上的眼角,卻緩緩流出了兩行清淚。

儘管心事重重,沈西還是裝作若無其事,送星星去了幼兒園,然後回家收拾了一番,纔去見了楊兮。

環境清幽的咖啡廳內。

楊兮精心打扮過,再配上精緻的妝容,整個人看起來容光煥發。

不過當她看到前來赴約的沈西後,她失望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