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92章

-沈西背靠著墨司宴火熱的胸膛,驚得差點炸毛:“墨司宴,你乾什麼!”

男人溫熱的呼吸落在她敏感的耳畔:“你穿成這樣,不就是想和我乾點什麼。”

“我——”沈西百口莫辯,最重要的是她渾身就像是過電一般,不可抑製的輕顫起來。

墨司宴心情很好:“這麼敏感。”

去你媽的敏感!沈西抬起胳膊就想給他一柺子,但是墨司宴早有防備,低笑一聲:“我有傷在身,你想玩激烈點的話可以再等等。”

“你要點臉,誰要和你玩激烈的!”沈西也想到了他的傷,不敢再輕舉妄動,她抖了抖身體,“你先放開我。”

她身上很香,帶著玫瑰花瓣的清香,皮膚細膩光滑,墨司宴的大掌流連在她柔嫩敏感的腰側,沈西的戰栗就更加厲害了。

她感覺自己雙頰滾燙,渾身虛軟無力,隨時會倒下去一般:“墨司宴,你彆逼我!”

她說著自以為的狠話,聽在墨司宴的耳朵裡卻是嬌嬌軟軟的,像一隻小奶貓兒的叫喚似的,透著欲拒還迎的意味。

他雖然不喜歡女人靠近自己,但是不代表他不喜歡女人,男人該有的七情六慾他都有。

沈西還以為自己的警告多少有點用,但是當身上那輕輕的布料輕而易舉被他謔謔成垃圾的時候,沈西就知道是自己太天真了。

胸前陡然傳來的涼意讓沈西猛地清醒過來,一抬頭又從洗手間的鏡子中看到了自己此刻的樣子,雙頰殷紅似血,衣衫半褪,男人強壯的雙臂環在她的胸前肆意妄為,雪白的頸肩還有細密的啃咬。

“啊——”頸肩的疼痛終於讓沈西徹底清醒過來,她猛地轉過身,用力推開身上的男人,狼狽逃入洗手間內,將門落了鎖!

墨司宴懷裡一空,鷹隼的黑眸盯著緊閉的洗手間大門,聲音如墨般凝重:“沈西,開門!”

沈西背部緊貼著冰冷的牆壁,雙手抱著自己,用力搖頭:“我不開!”

她現在就是一隻落入虎口的小白兔,要是出去,就會被吃的渣渣都不剩!

剛纔她已經感受到了墨司宴翻江倒海的**!

墨司宴的表情冷了下來,眸中陰翳:“你穿成這樣現在跟我說這些?我數三聲,你不開我就撞門了!”

“你不要命了!”沈西氣得跺腳,她一點兒也不懷疑這男人的話,但是他要是撞門,傷口肯定又會崩壞了!

“那你就自己乖乖把門打開!”

“一,二——”

二字剛落,沈西就把門打開了,雙手無措的不知道該遮哪裡纔好,像一隻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的小白兔。

墨司宴目光灼灼,隻一瞬,沈西就被他逼得背靠在了冰冷的牆壁上。

啪一聲,電燈還被她不小心給滅了。

洗手間內瞬間陷入伸手不見的黑暗。

眼睛不到了,耳朵就變得格外靈敏,沈西甚至聽到了自己咚咚咚咚的心跳聲,震得她耳朵發麻!

跟前的男人突然欺身上來,沈西驀地驚喘出聲:“你小心點!”

墨司宴一手撐在牆上,將沈西困在自己的胸膛和牆壁之間,灼熱的呼吸噴在她的耳畔:“那你就乖乖配合一點。”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