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93章

-沈西剛要張嘴反駁,微涼的柔軟就覆蓋了上來,奪走了她的呼吸。

“唔……”

沈西想要推開他,一伸手卻摸在了他健碩的胸膛上麵,滾燙的指尖下,傳來同樣有力的心跳聲,沈西頭皮發麻,被迫承受著墨司宴的掠奪,隻覺得胸腔內的氧氣耗儘,她的肺部都要炸了。

“三爺……”她想反抗,但是這聲音一開口,聽得她自己都覺得羞恥無比。

這麼酥麻軟綿的嗓音怎麼可能是她發出來的?

身上的布料徹底成為垃圾。

沈西一驚,掙紮的力道就大了起來,雖然害怕傷了墨司宴有些投鼠忌器,但是是不是欲擒故縱墨司宴還是能感受的出來的。

“墨司宴——你冷靜點,這是一個誤會!”沈西害怕他繼續下去,用力掙紮了一下,身後的開關也被她按亮。

洗手間內恢複了明亮。

墨司宴卻突然眉頭緊蹙,悶哼一聲。

沈西低頭一看,嘶了一聲,急忙收了手,擔心道:“你冇事吧,我不是故意打你傷口的,是剛纔不小心的!”

“心狠手辣!”墨司宴目光炯炯盯著她,讓沈西頭皮發麻。

“三爺說的這是哪裡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扁扁紅唇,看著地上被墨司宴撕成碎片的衣服,還有些心疼,“三爺,你知道這衣服多貴嗎?”

墨司宴白著臉輕嗤一聲:“是嗎,你要喜歡我可以賠你。”

沈西啊了一聲,連忙搖頭:“不必,三爺,這衣服質量太差,而且也不是我的,所以不用你賠了!”

望入墨司宴那雙幽不見底的眼眸,沈西心跳如擂鼓。

“不是你的?”墨司宴似笑非笑,“之前想做我女人的時候可不是那麼說的,現在跟我玩純情,你覺得我會信?”

沈西臉色微變,心像是被針紮了一下。

原來在他眼裡,她就是那種可以隨便玩的女人,要是抗拒,那就是欲擒故縱。

她的臉色冷了下來,放下雙手,推開他,當著墨司宴的麵,走去了衣帽間,找了新買的連衣裙換上,然後語氣淡淡道:“三爺說的是,我就是欲擒故縱,我現在不想玩了,三爺你自己解決吧。”

說完她看了眼他的某處,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沈西!”

身後傳來墨司宴的低咒,沈西也是充耳不聞,哼,不讓她好過,那就誰也彆想好過!

沈西下了樓,來到客廳的沙發上。

這沙發又寬又大,將就一晚也不是不可以。

臨風和臨淵看到了她,都愣了下。

沈西就當冇看到他們,兀自躺了下來,身上蓋了一件長款睡衣,管自己睡了。

“……”

臨風和臨淵偷偷瞧了眼樓上,這是又吵架了?

*

半夜裡。

沈西突然聽到了一聲輕微的慘叫。

她一驚就醒了過來,但是再仔細一聽,那聲音又消失了。

是她的幻覺嗎?

沈西鬆了一口氣,又蜷縮著身體躺了回去。

結果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又聽到了一聲淒厲的慘叫,原本關著的窗子也被吹開了。

“啊——”沈西嚇得不輕,這該不會是碰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