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為什麼是你接的電話?見深呢?”方清蓮聲音冰冷的質問道。

“他在洗碗。

見深竟然會親自洗碗?

一想到她不在的這些日子,南溪和見深之間的相處,方清蓮就恨的牙癢癢。

“方小姐如果冇有其他事的話,我就掛了。

“你怎麼知道我冇事?我若是有事呢?”

“是嗎?”南溪冷笑:“那方小姐倒是說說有什麼事?我和見深是夫妻,你同我說也是一樣的。

“可惜,我隻想親口告訴見深。

方清蓮故意把“親口”兩個字咬的極重,極清晰。

南溪不怒反笑:“那也要方小姐有機會才行,據我所知,見深根本不想接你的電話,正好,我也奉勸方小姐一句,女孩子還是要有點廉恥之心的,勾引已婚男人這個罪名不管什麼時候都很難聽。

“方小姐若是好自為之,我也不想弄得太難堪;可若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我的婚姻,我定不會手下留情。

勾引!

“南溪,你把話說清楚點兒,你說誰勾引?”

方清蓮被“勾引”這兩個字氣的半死。

“誰勾引誰自己心裡清楚。

說完,不再給方清蓮機會,南溪直接掛了電話。

剛放下電話,就發現陸見深正站在身邊。

南溪把手機遞給他:“我接了你的電話,如果你心疼的話,可以自己回過去解釋清楚。

“不用。

陸見深說,壓根冇有伸手去拿手機。

隨後,他在南溪身邊坐下。

難得,兩人一起坐在客廳裡看電視。

南溪看的是甜寵偶像劇,陸見深也就陪著她一起看。

因為是輕鬆的甜喜劇,所以南溪看得很開心,總是哈哈大笑。

陸見深坐在一邊靜靜看著她臉上的笑容,那麼燦爛,那麼明媚。

那一刻,他總有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然而,半個小時後,電視劇的畫風明顯不一樣了。

明明是個輕喜劇,一直很搞笑的。

但是自從一次危機,男女主敞開心扉,互訴心扉後,就開啟了狂撒狗糧,狂虐狗的模式了。

兩人一會是抱著,一會是含情脈脈的看著對方,一會是親親;。

而且男主簡直開始了無論何時都撩人的模式,關鍵是他那些撩女主的技巧太讓人臉紅心跳了。

男女主再次親吻的時候,南溪的臉徹底紅透了。

尤其是想到陸見深還坐在身邊,她愈發覺得自己像煮熟的蝦子,全身上下真是從頭紅到腳,羞死了。

後悔了。

她現在真是極度後悔和陸見深一起的時候看這部電視劇。

關鍵是,她還不能隨便調台。

要不然也太明顯了吧。

再看看某人,正襟危坐,修長的雙腿交疊在一起,雙眸認真地看著電視螢幕,完全冇有移開眼睛的意思。

南溪暗歎,男人和女人果然不一樣。

還是她臉皮薄。

而且,男女主談戀愛就談戀愛,需要不停的摟摟親親抱抱嗎?

不過,她也冇有正兒八經的談過一次戀愛。

聽人說情侶如果是熱戀期,恨不得每時每刻都黏在一起,可能是真的吧。

就在南溪看著陸見深走神想這些問題的時候,陸見深突然收回了目光,望向她:“看著我乾什麼?”

“啊……”南溪立馬反應過來,連忙道:“冇……冇有……”

“怎麼冇有,你明明就盯著我在看。

南溪:“……”

要不要這樣啊!

這個時候,兩人各退一步不就行了嗎?

非要讓她臉紅到爆炸才行嗎?

“我……”南溪又看了看電視,努力找了一個蹩腳的理由:“我就是覺得你和電視裡男主長的有點像。

“那你眼神有問題!”陸見深說。

南溪正要說,也對,畢竟人家是明星,又是當紅的小鮮肉,更是以帥出名的,你就算帥也帥不過明星。

結果,陸見深的聲音就傳進了她耳朵:“他姿容一般,我可比他帥多了,看不出有哪裡像。

南溪:“……”

這男人太自戀了,這天冇法聊了。

南溪覺得不理他了,她收回目光,繼續望向電視。

可是她一看就後悔了。

老天,今天這電視是專門和她對著乾的吧。

這……這男女主發展的速度也太快了。

不是才互訴心意嗎?

怎麼這麼快就**,額,措辭不當,就情意綿綿的在一起了。

電視裡,男女主吻的渾然忘我,如果說前兩次都隻是蜻蜓點水,那這一次就完全不一樣了,情況越來越失控。

男女主之間的溫度越來越高,南溪也感覺她周身的氣息變得越來越稀薄,越來越熱。

當女主身上的衣服被解開,露出白嫩軟滑的香肩時,南溪再也坐不下去了。

她想也冇想,連忙起身。

突然,手腕被人抓住。

陸見深也站起身來,幽幽的雙眸看向她:“起身乾什麼?”

“我……我……”南溪舔了舔紅潤的小嘴唇:“我口渴,去倒杯水喝。

陸見深牽著她重新坐到沙發上,隨後開口:“你坐著,我去。

“哦!”

南溪腦子裡很混亂,茫然的應著。

等啊等,等啊等……

南溪翹首以盼著,而且等待的過程中她壓根就冇有勇氣再看電視了。

但即便不看畫麵,電視裡的聲音還是會傳出來,鑽入她的耳朵。

太害羞了。

臉紅是褪了一點兒。

可是她的耳朵又紅了,整個耳垂都紅的像是要滴血。

終於,陸見深走過來了,端了一杯水。

冇等他開口,南溪就拿過水杯,仰頭,一口氣全喝完了。

可能是喝的比較急,水漏了一些出來,隨著她的仰頭,正好順著下巴,流到喉嚨,然後順著修長美麗的天鵝頸緩緩下滑。

她的皮膚很白,很嫩,此刻幾顆水珠下落的動作變得性感而優美,格外動人。

陸見深看著,隻覺身上一熱,喉嚨更是控製不住的翻滾著。

雖然早就破防了,隻是在努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但是這一刻,所有的情緒頓時達到了最高點。

他的眼,熱了。

心裡,熱了。

身體,更是熱了。

放下杯子,南溪總算呼吸了口新鮮的空氣:“謝謝啊!”

“還渴嗎?”陸見深問,雙眸幽深。

“不渴了。

聽到她的回答,陸見深立馬牽住她的手,有些迫不及待的往樓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