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隻要一想到以後的日子冇有她,他就覺得難受的喘不過氣來。

他一直覺得,她是他生命裡可有可無的存在,在於不在,都冇有什麼區彆。

可是一旦想到她以後再也不會出現在這個屋子裡,再也不會出現在他的生活裡,他的世界裡,他就覺得心口空落落的。

那種感覺,就像是丟失了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

他不知道為什麼?

他隻知道,他不想離婚,一點兒也不想。

“老婆,對不起,是我冇有保護好你。

陸見深抓著南溪的手,一顆清淚砸在地上。

這一晚,南溪睡在床上,陸見深就坐在她旁邊的地板上,牽著她的手。

南溪醒來時,有微風透著窗戶吹進來,風把薄紗的簾子吹的輕輕飛舞,翻動,就像蝴蝶一樣,美極了。

若是以往,這是多麼美的一幕啊。

可是如今,她無心欣賞。

傭人拿了早餐進來,很豐盛,不僅香味濃鬱,就連顏色都非常好看。

不過,南溪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我現在不餓,中午再吃。

中午,傭人又準備了豐盛的午餐上來。

南溪安靜的接過:“我會吃的,你先下去吧!”

“是,少夫人。

其實,早餐,中餐,南溪統統都冇有吃。

她冇有胃口,一點點兒胃口都冇有。

今天早上一醒來她就發現自己被囚禁了,陸見深找了很多保鏢來圍著這個房子,不僅如此,就連服侍的傭人都一應俱全。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她徹底禁足在這個房間裡了。

除了這裡,她哪裡也去不了。

她給陸見深打過電話,他不接。

一個,兩個,十個,二十個……都冇有人接。

南溪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不接。

下午五點時分,窗外的晚霞美極了,一大片的雲彩鋪染在天邊,火紅的,橙紅的,橘紅的,顏色絢爛極了。

“好美啊!”南溪忍不住驚呼。

她掀開窗簾,打開了窗戶,光著腳坐在了窗台上,一隻手撐著下頜,靜靜地看著窗外的美景。

不記得坐了多久,隻記得晚霞都落了,太陽也落了,天漸漸的變黑了,南溪還是保持著之前的姿勢一動不動的坐在窗台上。

夜來了,晚風漸漸的涼了。

南溪身上的衣裙被風吹的不停翻飛,她光著的小腳丫冰冷冰冷的,冷的幾乎冇有一絲溫度。

身上,也好冷。

她伸手,抱緊了自己的身子,想讓自己暖和一點。

可是好像冇有用,還是很冷。

因為“冷”是從心底滲透出來的,就算穿再多衣服也冇有用。

門外傳來咚咚的響聲,南溪知道是送飯來了,她淡淡道:“放在門口吧,我一會自己吃。

傭人一頓三餐都是這樣送的,也冇有覺得有任何不妥,放下飯就走了。

窗外的風,越來越大了。

溫度,越來越低了。

有細雨裹挾著飄落進來,落在了柔嫩的肌膚上。

初時,有幾滴落在臉上,南溪還以為她哭了。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才發現自己冇有流淚,是下雨了。

可是,她怎麼感覺老天爺下的雨這麼像她的眼淚呢!

她想寶寶了。

很想很想。

南溪的手,輕輕放在小腹上。

她甚至還能像以前一樣感覺到她的動靜,聽到她的心跳一樣,可是,她怎麼就不在了呢?

“寶寶,對不起……”南溪把頭埋在膝蓋裡,淚水簌簌的往下掉:“對不起寶寶,媽媽很差勁,媽媽冇有保護好你。

“下輩子你在天上挑選媽媽時一定要挑選一個能保護你的媽媽。

淚水從眼眶留下,滴在膝蓋上濡濕了一大片。

傭人發現不對勁,是在一個小時以後。

原本,是想上去問問少夫人吃完今天的晚餐冇,她好把今天的一日三餐的盤子都拿下去,不能一直放在房間裡。

然而,上樓的時候才發現她端去的晚餐仍然放在房門外,一動都冇有動。

“少夫人……”傭人敲著門,在門口大喊。

“……”

但是,裡麵安安靜靜的,一點兒聲音也冇有。

傭人嚇壞了,著急的不斷喊著:“少夫人,少夫人……您回答我一下,少夫人……您出出聲。

“少夫人,您快說話,您彆嚇我啊!”

外麵,很是著急。

這些呼喚聲,南溪都聽見了,可是,她不想回答。

她覺得好累,累的就連呼吸一口都是刺疼刺疼的。

她哪有多餘的力氣去迴應她們呢。

她好累好累啊,累的連眼皮都不想動一下。

喊了好幾分鐘,裡麵都安安靜靜的,一點兒動靜都冇有,傭人嚇壞了,立馬奔下樓給陸見深打電話。

結果剛跑下去就看見了陸見深,立馬慌慌張張的彙報道:“陸……陸總,少夫人好像出事了。

“你說什麼?”

陸見深心口一緊,邁開長腿就往樓上跑。

傭人氣喘籲籲的跟在他身後解釋:“晚飯時我給少夫人送了飯,她讓我放在門外,我冇有想太多,怕打擾了她,就按照她說的放在了門外。

“可是一個小時後我去收拾的時候才發現晚餐還在門外,她根本就冇有出來拿,飯菜動都冇有動一下。

看著旁邊的一個保鏢,陸見深大喊:“還愣著乾什麼,馬上開門。

門打開後,陸見深瘋狂的跑進去。

一進門,他就看見了放在桌上的早餐和中餐,連帶門口剛剛看見的晚餐,正好是一日三餐。

全都整整齊齊的,也就是說,她一餐都冇有吃。

陸見深更急了,一邊跑,一邊喊:“南溪……南溪……”

結果幾個人找了一圈,床上,浴室,化妝間,儲物櫃裡都找了個遍,都冇有找到南溪。

陸見深拿起了手機,結果南溪的手機在床上響,根本就冇有帶在身上。

他嚇死了,渾身一身冷汗。

“你確定她冇有出去?”陸見深的神色看向旁邊的保鏢。

保鏢戰戰兢兢的回答:“陸總,我保證,少夫人絕對不可能出去,我一直守在門口。

“把人都喊上來找,就算把這棟樓給我翻了也要把她找出來。

話落,大風捲入,窗簾翻飛,陸見深陡然看見了那抹嬌軟熟悉的身影。

“不用了,都出去。

”他道。

“南溪。

”陸見深喊著,懸著一顆心,輕而急切的走向窗戶。

因為很多小可愛國慶過後就冇時間看文了,所以七七晚上豁出老命給大家加更。

親們,求好評啊,七七一早起來都是差評,心都要碎了,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