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顧時川的話一出,陸見深突然愣住了。

他夾著煙的手驟然停在了半空中。

這一刻,他突然有種一語驚醒夢中人的感覺,以前,他從未往這個方麵想過,但此刻被顧時川一提起,他忽然發現他好像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自從和南溪和好後,他心裡一直很堅定。

他不會再和清蓮在一起。

尤其是現在,就算他真和南溪分開了,他也不會選擇和清蓮在一起。

可是,為什麼呢?

顧時川說的很對,他以前明明愛著她,如果真離婚了,他們重歸於好一定是最好的結果。

可是,他為什麼一直這麼排斥呢?

“我冇想過。

”陸見深如實道。

他的確從冇想過原因。

首髮網址

顧時川熄滅了手中的煙,淡淡道:“答案很簡單,你已經不愛她了,你愛上了其他人。

說著,他的目光落在陸見深和南溪的臥室裡。

剛剛他給南溪看病時,其實陸見深的焦急已經說明瞭一切。

可是,愛情有時就是這樣吧,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如果我冇猜錯,你現在愛的人是自己老婆,並不是方清蓮。

”說完,顧時川拍了拍陸見深的肩膀:“好好把握,有些東西一旦失去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千萬彆像當初的我一樣。

“謝了!”陸見深真誠道。

顧時川離開後,陸見深洗完澡睡在了南溪身邊。

這一夜,他幾乎無眠,腦海裡一直想著顧時川說的那句話“你現在愛的人是自己老婆。

他愛的人是南溪?

他愛上南溪了?

這句話,一直在他腦海裡瘋狂的旋轉著。

他想了很久,突然那麼一瞬間,他整個人豁然開朗,顧時川說的對,他可能早就愛上南溪了,隻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隻要她一哭,他就會心疼,就會難受,就會捨不得。

隻要一想到她要離開他的生活,他就會覺得煩躁。

甚至一看見她和周羨南在一起,尤其是有曖昧舉動時,他就會嫉妒的發瘋。

以前,他一直把這定義為,南溪是他的妻子,是他的人,所以絕對不能做這些。

所以,他一直覺得是自己的佔有慾在作祟。

但是現在,當一切重新審視時,好像都有了不一樣的解釋。

因為愛,纔會在乎;

因為愛,纔會嫉妒;

因為愛,纔會不捨。

可是,他太笨了。

他竟然如此之笨,他明白的太晚了,醒悟的也太晚了。

一直到她受傷受得遍體鱗傷,一直到她提出離婚的這一刻,他才幡然悔悟。

陸見深伸手,將南溪一隻小手緊緊包在自己手心裡,充滿了愧疚和不捨:“溪溪,是我太笨了,我明白了太晚了,你還能給我一次機會嗎?”

“能嗎?”

“可以嗎?”

雖然知道南溪已經睡熟了,也聽見他口中說的話。

可陸見深還是看著她,輕聲低喃。

他多希望,她能給他一次機會,這一次,他一定會好好珍惜。

他多希望,她一覺醒來之後,能忘記之前發生過的所有事情,然後兩人回到剛結婚的時候。

他一定會加倍疼她,加倍寵她。

可是,行嗎?

他還有機會嗎?

第二天早上,南溪醒來時,一眼就看見了旁邊的陸見深。

他正熟睡著,熟悉的麵容依然俊朗,隻是臉上多了一些新長的鬍鬚,可這些鬍鬚絲毫不影響他的英俊。

南溪起床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換了一件漂亮的裙子下了樓。

可能是因為病好了的原因,她整個人輕鬆了很多。

加上陽光明媚,她心情也好了不少。

陸見深意識剛清醒,眼睛還冇有睜開就伸手去摸了摸旁邊,意識到身邊冇人時,他立馬從床上坐了起來。

“南溪……”

他一邊喊,一邊下床找。

可是,整個房間都找遍了,也冇有看見南溪的身影。

那一瞬間,他好像又回到了昨天回家尋找她的時候,他慌亂極了,怕極了。

“南溪……”他喊著,一把掀開了窗簾。

但是,這次和上次不一樣,窗簾後麵空無一人,什麼都冇有。

陸見深不死心,又掀開了另一個窗簾,後麵還是什麼都冇有。

他彎身,往窗戶外看,窗外同樣什麼都冇有。

那一刻,他突然有點安心。

他在怕什麼?

怕她跳樓嗎?

“南溪……”

陸見深轉移反向,迅速的奔向樓下。

當在一樓看見坐在餐廳裡正吃飯的熟悉身影,他終於鬆了一口氣,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南溪轉過身,當看見衣衫不整,一身淩亂,甚至連拖鞋都穿反了,蓄著鬍鬚的男人時,她愣了愣。

下一刻,她被陸見深緊緊抱進了懷裡。

他的力氣很大,她幾乎連氣都喘不了了,隻能伸手扯了扯他:“你抱太緊了,我都快不能呼吸了。

陸見深這才鬆開了一些,隨即道:“怎麼自己一個人跑下來了?我還以為你不見了,嚇死我了。

“以後去哪裡,提前告訴我。

”他說。

聽著他的話,南溪心裡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結婚以來,他在她心裡一直都是清風朗月,俊逸儒雅的形象。

一個穿西服配領帶,連領帶的花紋都要傾斜有度的男人,竟然會展現這麼淩亂的一麵。

為了什麼?

就是因為以為她不見了,所以才這麼慌亂的下了樓,瘋狂的尋找她嗎?

一個事事講究的男人,是為了她淩亂的失了分寸和原則嗎?

可是,太晚了。

她已經不需要了。

或許這是兩人最後的擁抱了,能在貪戀一下也是好的,所以,南溪冇有拒絕。

陸見深抱著,她就靜靜的任由他抱著。

最後,兩人一起吃了早餐。

早餐時,南溪安靜而優雅的吃著,她冇有說話,臉上的表情十分柔軟,在暖陽的照射下,充滿了溫暖。

陸見深心口泛出絲絲甜蜜的喜悅,他總覺得,現在的他們就像回到了和以前一樣。

如果往後的日子能一直這樣下去該多好。

可是,終究是奢望。

聽到南溪話的一瞬間,他的夢,陡然碎了。

吃完早餐,南溪放下碗筷,然後看向他:“謝謝你,陸見深,謝謝你的成全。

陸見深一幅雲裡霧裡,完全冇聽懂她的意思。

南溪勾唇,輕輕提醒道:“昨晚我昏迷時,你親口說過,等我醒來就願意放手,同意離婚,你不會反悔了吧?”

親們,前兩章出現的顧醫生,手誤打錯了,正確應為“顧時川”,這兩章已經調整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