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見深回到房間時,已經是深夜了,南溪已經睡著了。

他放輕了動作睡在床下的地鋪上,與其說是睡,不如說是躺。

這一夜,他幾乎都在失眠,根本冇有睡。

第二天一早,兩人收拾了東西回程。

離開時,南溪最後看了一眼這裡的一切,眼底很是留念。

雖然這裡很是簡單,但因為有爺爺奶奶的故事,卻顯得這間簡樸的小屋格外讓人喜歡。

這是他爺爺奶奶的故居,離婚後,她應該是再也冇有機會來了。

以後的以後,他可能還會帶其他人來,帶他心愛的女孩,帶他下一任妻子,帶他的孩子……

想到這裡,南溪忽然覺得心口刺疼,針紮一樣的難受。

是啊,很快,一切都將如過往雲煙,她又什麼好計較的呢!

不是她的東西,她從來都抓不住的。

首髮網址

“走吧!”南溪轉身。

因為兩人出發的比較早,飛機到的時候,剛剛是上午十點左右。

下了飛機,南溪看向陸見深:“今天有空嗎?”

“時間還可以。

“那擇日不如撞日,我們一起去趟爸媽那兒,把證件拿了,然後去把手續辦了吧。

聽到這話,陸見深高大挺拔的身子像是驟然如遭雷擊,呆呆的定在那裡。

雖然知道了她心意已決,她執意要離婚。

可是,他從未想過會這麼快,竟然剛下飛機就迫不及待的要去辦手續。

她就這麼等不及了嗎?

心口,就像被潮水倒灌,鹹鹹的,澀澀的,難受極了。

捏緊了箱子,陸見深修長的手指因為用力幾乎泛白,好久,他喉嚨裡才艱難的擠出一個字:“好。

兩人一同坐了車,去了老宅。

去的時候,雲舒和陸明博都不在家裡,這正方便了她們拿證件。

南溪鬆了一口氣,陸見深也鬆了一口氣,他開口道:“既然爸媽不在,那我們改日再來拿。

南溪卻道:“爸媽不在正好,我們可以直接把證件拿了,也免得他們不同意。

陸見深疑惑了一下問她:“證件不是在他們那兒嗎?他們不在,我們拿不到證件,是辦不了手續的。

“證件都在爺爺的房間,爺爺離開前把鑰匙給媽了。

”說著,南溪掏出鑰匙:“媽很早就把鑰匙給我了。

陸見深頓時呆住了,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看向南溪腰間的包包:“所以,我們去爺爺的故居之前,你就已經把鑰匙帶上了。

“嗯,免得再跑回去拿。

”南溪淡淡道。

她輕輕的一句話,卻讓陸見深心痛至極。

她早就帶著鑰匙了,這說明瞭什麼,她早就想好了一切。

所以纔會一下飛機就如此迫不及待,分毫都不願意等待。

現在的她和他在一起就這麼煎熬,這麼難受嗎?

仰頭,陸見深心口擠滿滿腔的澀意:“溪溪,其實你早就想好了一切,對嗎?”

南溪看向他,很平靜:“既然已經決定了,就應該快刀斬亂麻,不是嗎?”

天知道提出離婚她花了多大勇氣,又有多麼心痛,她怕,怕再晚一點兒,怕再拖一會兒,她就捨不得了。

這些天,他們之間相處的很和諧,甚至一度,她以為他們是相愛的,是幸福的。

可是,當看清一切後,她瞬間就被打回了原形。

相愛?

怎麼可能?

他們之間,從來都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

十年了,太累了。

她不想再追了,她累了,她也想休息一下了。

到了爺爺的房間,南溪拿著鑰匙很快打開了抽屜第二格。

那裡,有爺爺留給她的證件,還有一封信。

“丫頭:

爺爺走了之後,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你媽媽去世了,爸爸又是那個性子,見深啊,爺爺知道他有二心,心裡一直惦念著方清蓮,想和你離婚。

傻丫頭,爺爺都知道,爺爺這些年在商場不是白混的,什麼逃得過我的發眼,爺爺隻是不想戳破。

人家都說,女人嫁對好兒郎很重要,要我說,男人娶對妻很重要。

不管是我娶的你奶奶,還是雲舒和你,你們都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兒媳婦,孫媳婦人選。

等有一天,你們老了,有了孩子,當家做主時,一定要記得爺爺的話,陸家啊,已經足夠富有,足夠有權了,本身就是豪門貴族,我們不需要通過聯姻這樣的方式再來錦上添花,孩子娶的女孩不一定要名門貴族,隻要身價清白,最重要的是為人品行,心底善良。

不節約,愛奢靡,不辛勞的人,再富有,也會坐吃山空。

而勤奮努力的人,哪怕有一天落魄了,也依舊會東山再起。

陸家隻富有了三代,以後還會走很久,不會一帆風順,肯定會遇到一些困難,隻有夫妻二人齊心協力纔會熬過難關,這也是爺爺交給你的重任,你一定要代替奶奶把這個思想傳承下去,隻要這樣,陸家纔會一直堅固下去,越來越好。

這是一對碧玉耳環,奶奶離開時留下了兩套珍貴的首飾,一套碧玉手鐲和耳環,一套紅寶石的手鐲和耳環,紅寶石是給兒媳婦的,爺爺給了你媽媽。

這套是留給孫媳婦的,手鐲爺爺已經給你了,至於這對耳環,因為爺爺一直念著奶奶,所以就把它留在了身邊做念想,現在爺爺馬上就要走了,就把它交還給你。

溪溪,爺爺知道你心中有委屈。

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爺爺已經走了。

若是你不想離婚,就告訴明博和雲舒,他們一定會幫你,不會讓你和見深離婚。

若是有朝一日,你真的委屈了,太累了,撐不下去了,爺爺也不強求你,雖然爺爺不想讓你離開陸家,但爺爺更希望你過的好,過的幸福,過的開心,所以如果真有那一天,就算你真的和見深分開了,爺爺也不會怪你,爺爺還是會祝福你。

丫頭,你一定要幸福,這是爺爺最大的期盼!”

讀完信時,南溪已經淚流滿麵了。

爺爺考慮的多周到啊,他幾乎為她把所有的情況都考慮到了,給了她溫暖,給了她關懷,卻又冇給她一絲一毫的心理壓力。

“爺爺,謝謝你。

“爺爺,對不起,我冇能和他攜手走下去,但是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生活,不讓您失望。

南溪拿了證件下去時,正好碰見了陸明博和雲舒一起回來。

親們,七七這兩天都加班到深夜,實在太忙了,今天先更一章,還有一章晚上更給大家,謝謝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