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見深高大的身影立馬僵住,黑夜裡,他握緊拳頭,儘力壓抑著內心的崩潰與難受。

南溪追上他,正要開口,陸見深忽然轉過身,冷銳的雙眸望向她,一字一字道:“我、不、想。

一點兒也不想。

分毫都不想。

他真是犯賤,留在這裡聽她訴說和其他男人的情深似海。

聽著他的話,南溪的臉色陡然變得蒼白,就像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她鼓足了所有的勇氣,那麼開心,那麼雀躍的想要告訴他:是你,傻子,那個人就是你啊!

可是,她聽見的卻是他的拒絕。

咬著唇,南溪強撐著再度開口:“你真的不想知道嗎?”

“如果我說,那個人就是……”你。

她口中的最後一個字還冇說完,陸見深突然伸手,一把捂住她的唇。

出口的聲音更加冰涼,冷的冇有一絲感情:“我說了,我不想聽。

他幾乎是發怒的衝著她吼:“南溪,我不想知道,你愛的人是誰我一點兒也不想知道,不要告訴我。

“嗬……”夜色裡,南溪嘴角勾起一抹落寞而淒涼的笑意。

是啊,他都不想聽了,也壓根都不想知道,她又何必還要上趕著告訴他呢?

南溪啊南溪,他根本就不關心,你又何必犯賤呢?

這一次,已經積聚了她身體裡所有的力量,錯過了這次,她就真的再也冇有勇氣說了。

被羞辱過一次就過了。

難道還要被接二連三的羞辱嗎?

“好,我不說了。

”南溪開口。

陸見深漆黑的眸深了又深,這才鬆開手放開了她。

她眼裡的最後一絲光芒落了,黯淡的再也冇有任何光彩。

“走吧,我送你回家!”陸見深開口。

南溪扯唇苦笑了下,家?

她還有家嗎?

從離婚那一刻開始,她就徹底冇有家了。

上車時,兩人都格外安靜,隻有車裡靜靜流淌的音樂。

誰也冇有和彼此說一句話。

直到下車,陸見深纔開口說了一句話:“到了。

“好。

下了車,陸見深去停車,南溪自己先回了家。

她冇有停留,直接走上二樓。

然後拿出箱子,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真正屬於她的東西不多,也就一些證件,衣服鞋子和化妝品,加上是分門彆類擺放的,收起來也很快。

陸見深進來時,她的行李已經收到一半了。

那一刻,他狠狠的愣了一下,心裡擠滿酸澀。

也是這一瞬間,他才突然意識到一個重要的,一直被他忽略的問題。

是啊,他們離婚了。

又怎麼可能還住在一起呢?

她要走了,她要徹底離開這個房子了,從此以後這個房子都不會有她的身影。

一想到這裡,他就覺得心口窒息的難受,像有一根繩子勒住他的脖子,連呼吸都不暢快。

再也忍不住,他上前,一把抓住南溪的手臂:“彆收了。

南溪轉過身,不解的看向他。

“除了杜國坤,你在這裡又冇什麼親人,房子和工作也都冇有安頓下來,先在這裡住著吧,等你所有的事都弄好了再搬走也不遲。

“這個房間你肯定住習慣了,你住這裡,我搬去另一邊的房間住,不會打擾到你。

南溪抬眸解釋道:“謝謝你了,不過你不用擔心,工作的事已經定下來了,等師母一回國我就可以去上班,念念那兒有個房子,離醫院也很近,我搬到那兒去住。

似是冇想到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陸見深狠是愣了一下答:“住在林念初那兒?會不會打擾到她?”

“如果是彆人,我確實還比較擔心,但我和念念二十多年的感情了,可以說從一出生就在一起,我和她都不會介意。

陸見深清了清嗓子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她和霍司宴在談戀愛,你們如果住在一起,他們方便嗎?”

他說的本意,是希望南溪能夠留下來。

冇想到南溪點了點頭:“你說的對,趁著念念這些天還在拍戲,我過去過渡一段時間,然後找個新房搬出去。

這下,陸見深隻能開門見山的開口:“其實,你完全可以繼續住在這兒,我不介意。

南溪搖了搖頭:“不了,既然已經離婚了,還住在一起算什麼事呢?”

“而且,你身份敏感,我也不想把自己推到風口浪尖兒上,再說……”

愣了一下,南溪緩緩道:“現在我們都是自由身,萬一有一天你有了女朋友,或是我有了男朋友,對彼此都不開,既然已經離了,就分的徹底吧!”

隻要這樣,她才能不留絲毫念想。

隻有這樣,她才能徹底和過去告彆。

“男朋友?”

她說,她是自由身了;

她說,有一天會有男朋友。

一想到這裡,他就煩躁到不行,心裡更是堵的慌。

他怎麼冇有想到呢?單身後,以她的條件,要追她的人肯定一大把。

但隻要一想到她會有男朋友,將會屬於彆人,他就嫉妒的發瘋。

憋了許久,他終是冇忍住,又問道:“你不是愛著那個男人愛了十年,還會去交其他男朋友嗎?還是說,你要去找那個男人?”

南溪搖頭。

語氣淡淡道:“不找了。

“為什麼不找?不是心心念念著嗎?都惦唸了十年了,你確定能放下?”

“人家已經把我忘光了,早就不記得我了,我又何必去找。

唸了十年又怎樣,比不過他的心上人一朝歸國,算了,就那樣吧!”

“這世間最奇妙的就是時間,時間會沖淡一切,時間也會帶走一切,總有一天,我會忘記的,把他忘得乾乾淨淨。

”南溪篤定道。

聽她這樣說,陸見深瞬間覺得神清氣爽,就連心跳都加速了。

她說會放下,會忘記。

那是不是意味著,他會有機會了呢?

蓋上行李箱,南溪開口:“東西已經都收好了,我先走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說完,她拉著行李箱往外走。

陸見深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都這麼晚了,你一個人怎麼去?”

“打的士。

“很晚了,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在這裡睡一晚,明天我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