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為什麼要騙我?”南溪鼓著一張小臉,很生氣的問。

霍司宴見狀,很有眼色的先離開了。

“你先坐。

”陸見深說。

相較於南溪的氣憤,他顯得格外冷靜,好像一切都不值一提的樣子。

可他越是這樣冷靜,南溪就越覺得生氣。

“我不坐。

南溪搖頭拒絕了,繼續追問:“我就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騙我?”

她問完,陸見深抬起雙眸,一對漆黑的眸子深邃如墨的望向她。

下一刻,他菲薄的唇吐出答案:“怕。

一個字。

隻有一個字。

可就是這一個字讓南溪突然愣住了。

“你怎麼會怕?你怕什麼?”南溪不可置信的問。

陸見深突然起身,他伸手,一把抓住南溪的手,一路將她帶到了酒店一個相對私密的地方。

然後喘著氣,雙手捏著的她瘦弱的肩膀,眸色認真極了的道:“因為我怕你知道了真相,會疏遠我。

南溪一把推開他:“那你也不應該騙我,你這樣隻會讓我更加疏遠你。

“你知道當我真的以為自己發了酒瘋,會隨便拉一個陌生男人陪著休息時,是多麼害怕嗎?”

“我甚至在想,幸好……”

說到這裡,意識到什麼,南溪驟然閉上了嘴巴。

“幸好什麼?”陸見深追問。

“算了,冇什麼。

說完,她垂下眼眸。

她甚至慶幸,幸好她拉的人不是彆人,而是他。

他知道她當時有多害怕,有多擔心嗎?

“我有個問題想問下你。

”想到念唸的話,南溪說道。

“你問。

“那個……”說到開口,南溪有些羞赧,不太好意思開口。

但為了弄個清楚,她還是鼓起了勇氣開口:“念念說,你特意來海南是為了找我,是這樣嗎?”

不可否認,問出這句話時,她心裡還是存了一絲期待的。

等答案的幾秒裡,她的心跳驟然加速,砰砰的跳著。

很著急,

也很緊張。

他會怎麼回答?

是嗎?

還是不是?

問完,南溪幾乎屏住了呼吸,靜靜等著他的答案。

想到自己差點弄巧成拙,嚇到她,陸見深斂了斂眸子,答道:“不是,正好這邊有公務要處理,霍司宴說來探班給林念初一個驚喜,我們就一起來了。

“巧閤中遇見的你。

等到答案了,然而,根本就不想她想要的答案。

南溪剛剛升起一點光亮的眸子又驟然黯淡下去。

心裡,苦苦的,澀澀的。

她就知道,不應該抱希望,畢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可怎麼辦?

還是覺得心口堵堵的,好難受。

強迫自己整理好情緒,她抬起頭,努力露出一抹笑容:“謝謝你的如實回答。

“朋友一起結伴出行確實挺合理的,好了,我知道了。

說完,南溪迅速的轉過身。

然後拉開門,迅速的跑開了。

她怕。

怕如果再在那裡呆下去就會泄露自己心底所有的情緒,她的失望,她的落寞,她的難受。

到時,他隻會像看笑話一樣看著她吧!

本來就是正常的出行,是她自己想多了。

也是,兩人都離婚了,早就是她過的她的獨木橋,他走他的陽光道了。

南溪,你個笨蛋。

都離婚了,你還在期待什麼呢?

到了酒店,她迅速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出發去了機場。

一直到了機場,她纔給林念初打電話:“念念,不好意思,我已經到機場了,我打算今天回去了。

“什麼?”林念初自然意外:“你這纔來了兩天,不是說好明天回去的嗎?我送你。

“不了。

”南溪搖頭。

接著道:“其實我知道,你劇組很忙,你是為了我特意請的假,後麵你肯定要徹夜趕戲,非常辛苦。

“而且……”

想到後麵的原因,南溪的聲音明顯就低了下去:“我問了,他否認了。

“他說不是的,是霍司宴想給你一個驚喜,所以冇有提前告訴你,他確實是跟著一起來的。

林念初一聽,忽然覺得特彆懊惱。

都怪她,如果不是她說,溪溪肯定不會去問,也就不會再受一次傷。

“對不起,溪溪,我……”林念初想解釋,想安慰。

話說到一半,卻不知道後麵要如何安慰。

“念念,冇事的,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怎麼會怪你呢?”

“我現在就是有點不想見到她,等你拍完戲回來了,時間還有很多,我們再聚。

林念初隻能念念不捨的掛了電話:“好,溪溪,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回去照顧好自己。

“放心吧,我會的。

掛了電話,林念初哀怨的歎了口氣從臥室出去。

“怎麼呢?”霍司宴問。

“陸見深。

”林念初直接咬牙切齒道。

“他什麼時候惹你了?”

“虧我還替他說話,以為他是追著溪溪追到這裡來的,結果呢?壓根不是,人家是出差,順便到了這裡來,湊巧碰見了溪溪。

“渣男,真是氣死我了。

林念初越說,越覺得生氣。

霍司宴愣了下,疑惑道:“順便?誰告訴你的?”

“他自己親口告訴溪溪的啊!”

霍司宴搖頭,隨即道:“不可能,他明明就是為了追南溪到這裡來的。

“算了,你們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敢信了。

“我發誓。

”霍司宴鄭重道:“陸見深的確是來追南溪的,是專門,而不是順便。

“算了。

”林念初搖頭:“現在糾結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溪溪已經回去了。

“回去了?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剛剛。

霍司宴立馬給陸見深打了個電話:“有個不好訊息告訴你,你前妻已經飛回去了。

“你說什麼?”陸見深完全冇料到,整個人都錯愕極了。

掛了電話,陸見深立馬給南溪打電話,但南溪電話已經關機了。

飛機直入雲霄,南溪閉上眼,將自己整個人陷入座位裡。

兩個小時的行程很快就到了,因為路上冇休息好,回家後,南溪隨便吃了碗泡麪,就去休息了。

直到,門外的鈴聲瘋狂響起。

看了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她一覺竟然睡了快四個小時?

門外,鈴聲依然瘋狂的響著,一遍接著一遍,吵的很。

肯定不會是念念,那是誰呢?

拖著疲憊的身子,南溪打開門。

然而,在看見門外的人時,她瞬間愣住了,整個人猶如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