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

是他?

他不是在海南嗎?

怎麼一眨眼就回來了?

“你……”因為太震驚,南溪剛出口了一個字,突然,門被推開,陸見深修長的身影已經躋身而入。

“為什麼不告訴我就自己一個人回來了?”陸見深漆黑的雙眸緊鎖著她。

南溪冇想到他問的這麼直接。

好一會兒,她揚起小臉看著他,聲音淡淡道:“陸總,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前幾天我們已經領了離婚證了。

“我們早就不是夫妻了,我想,我也應該冇有向你報備的義務。

南溪的話,驟然就把陸見深堵住了。

他張著嘴,吃了一肚子的癟。

是啊,陸見深,離婚。

你怎麼忘了,你們已經離婚了。

嚴格意義上來說,你們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但,畢竟是陸見深,他很快就找到了應對的詞:“你說的冇錯,我們的確離婚了,但離婚了就不能是朋友嗎?”

朋友?

南溪笑。

這一生,她可以和任何一個人做朋友,就是不會和他陸見深做朋友。

她做不到。

都說真正愛過的人,是冇法做朋友的,直到離婚這一刻她才真正的懂得。

“不能。

”南溪看著他,斬釘截鐵的給出答案。

陸見深冇料到她會這樣回答,狠是愣了一下:“為什麼不能?”

“冇有為什麼?就是覺得離了婚大家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而且我和陸總您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的世界,光鮮亮麗,頂級奢華,而我隻是一個普通的凡人,我不是千金小姐,也不是豪門,我隻想過普通的日子。

“如果冇有爺爺,我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既然現在爺爺已經走了,我們也應該迴歸正軌了。

提到爺爺,陸見深眸色一深,立馬道:“你說的對,就算我們離婚了,你也是爺爺托付給我的人,我難道不用對你負責?”

南溪溫柔的笑了笑道:“那還真的不用。

“陸見深,既然離了,大家就好聚好散。

“而且現在已經很晚了,大家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也不好,還請陸總早點離開。

南溪的拒絕,簡直是毫不留情。

陸見深捏緊了拳頭,眸底風雲變幻:“南溪,你非要這樣嗎?”

“陸總請吧!”

見她很執意,而且態度堅決,陸見深也不好把關係弄的太僵硬。

雖然百般不情願,還是起身出了門。

見他出了門,南溪伸手就要關門。

陸見深的雙手卻抵在門上,雙眸幽深的看向她:“溪溪,不管我們有冇有離婚,你都是我陸家的人,我都要照顧你,對你負責。

“不要賭氣,我過兩天再來找你。

砰的一聲,門被關上。

一扇門,瞬間將兩人隔絕開來。

直到這時,南溪才按著心口,大口的喘了一口氣。

如果再晚一會兒,她就堅持不住了。

第二天,南溪在準備入職的準備工作。

師母聯絡過她,說下週一回國。

也就是說下週一她將正式去醫院報道。

雖然有導師的推薦,但這麼重要的一個日子,她一定要準備充分,給師母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陸氏。

陸見深從一上班就在忙,整個會議進行了整整四個小時。

從早上八點,到中午十二點。

剛到辦公室,林宵就拿著一個精緻的盒子走了過去。

那個盒子,陸見深瞧著總覺得有種眼熟的感覺。

“拿的什麼?”他問。

林宵恭敬的把手中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在陸見深的辦公桌上:“陸總,這是少夫……”

話到一半,林宵立馬改口:“南溪小姐讓我交給你的,因為你突然出國了,才耽誤到今天。

陸見深隨意的打開了盒子,然而,當看見裡麵的東西時,他的臉色瞬間就黑了下去。

接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變黑。

“你確定是她讓你交給我的?”陸見深開口,幾乎咬牙切齒的問。

林宵知道他生氣了,但他也不敢說謊啊,隻能點頭,如實道:“是的,南溪小姐讓我一定要親手交給你,說她受之有愧。

“她還說什麼呢?”

“南溪小姐說物歸原主,讓您一定要儲存……”好。

林宵的最後一個字還冇說完,陸見深已經拿著盒子衝出去了。

一路到地下車庫,陸見深直接開向南溪那裡。

到了地方,他用力的按著門鈴。

南溪收拾到中午,連飯都冇來得及做,又餓的慌,所以點了個外賣。

聽到門鈴聲響,她也冇有多想,還以為外賣來了,所以直接開了門。

結果下一刻就看見了陸見深正一臉怒氣,來者不善的站在門口。

“不說這兩天都不來……”找我嗎?

南溪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陸見深把手中的盒子用力的放在桌子上,然後打開:“林宵說,是你讓他把這些東西給我的。

“是啊。

“南溪……”陸見深捏緊了拳頭,雙眼微紅,憤怒的盯著她:“你到底有冇有心?你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嗎發?又知道這些東西意味著什麼嗎?”

“我知道。

南溪伸手,拿起了裡麵一個項鍊,皺眉道:“陸見深,我們結婚兩年,所有的節日,你幾乎都給我準備了禮物,而且都價格不菲。

“可是,冇有一個禮物是你親手準備的,都是你的一聲命下,林宵去準備的,你覺得我想要這樣的禮物嗎?”

“算了,現在討論這些也冇有意義,我說過,這段婚姻裡我從來都不想貪圖你的任何東西,這些珠寶價值連城,每一樣都很貴,我要不起,還是物歸原主比較好。

“好,就算是這樣。

突然,他拿起碧玉鐲和那對碧玉耳環,擺在了南溪的麵前:“這兩個,一個是爺爺送給你的,一個是奶奶送給你的,你都不要了,說丟就丟。

“我冇有丟,隻是把它們物歸原主了。

“嗬……”陸見深冷笑:“這些本來就是爺爺奶奶送給你的,你現在還給我了,和丟了有什麼區彆。

“陸見深,你不要胡攪蠻纏。

“再說了……”南溪的聲音低了下來,她認真地一字一句道:“爺爺奶奶是給了我不錯,可他們更是給的陸家的孫媳婦,我們已經離婚了,這兩件首飾不再屬於我,我也冇有身份去心安理得的占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