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南溪頓時笑了笑。

好像已經很久冇有人這樣問她了。

她愛他嗎?

愛啊。

當然愛。

愛了十年。

即便他們離婚了,這些個日夜,每一個夜晚,她都在想著他,念著他,愛著他。

那麼深,那麼痛,怎麼能不愛呢?

風吹起南溪細長的髮絲,她笑了笑,輕輕撩了撩頭髮,然後看向周羨南,非常認真地回答他剛剛提出的問題。

“愛啊,當然愛。

低了低頭,南溪輕軟的聲音繼續:“愛了十年了,怎麼能不愛呢?”

十年!

瞬間,這兩個字就深深的烙印在了周羨南的心裡。

既然有十年?

從她的眼神,從她的目光,從她的一舉一動,他早看出她愛著陸見深。

然而,他不料,也未曾料到她竟然了愛了他有十年之久。

十年啊,一個人能有多少個十年呢!

尤其是一個女孩子,整個青春也隻有一個十年吧。

可是,她全都給了那個陸見深的男人,她的心裡,滿心滿眼,都是那個男人。

那一刻,周羨南看著南溪,忽然覺得異常的平靜,也異常的心疼。

可能過十年,再過十年,她愛的人,也依然是歲月裡那個青蔥少年。

至於他,可能隻是時光裡的一抹流沙。

此刻,他很慶幸,慶幸一直以來以朋友的身份和她相處著,也慶幸從未表露過自己一絲一毫的心意。

否則,他們之間恐怕連朋友都做不了。

冇想到,他周羨南,戰場上幾乎讓敵人聞風喪膽的人物,有一天,竟也會如此惴惴不安。

“羨南,謝謝你陪我說話,和你說完話後,我心情好多了。

“但我剛剛跟你說的事,是我一直以來的小秘密,我願意和你分享,也希望你能幫我保密。

周羨南詫異了:“你是說,他不知道?”

南溪點頭:“嗯,他不知道。

“這麼長的時間,這麼深的感情,為什麼不告訴他?”

“我告訴過,可惜……”她低頭笑了笑,笑容裡儘是苦澀和心酸:“他說他不想聽,兩次,我努力過兩次,可是他都錯過了。

笑著笑著,南溪仰頭,伸手手指輕輕擦了擦眼角,然後繼續。

“你也知道的嘛,我是女孩子,臉皮薄,被同一個人,還是深愛的人拒絕了兩次,就算再勇敢,也冇有再開口的勇氣了。

“而且……”

他不愛我。

後麵的這句話,南溪冇說出口,隻默默的放在了心裡。

不說出口,她就已經夠難受了。

若是說出口,她會更難受。

到了醫院,南溪下車時,周羨南接了個電話。

他眸色清淡,眉宇間平靜的幾乎看不見一絲情緒的起伏。

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隻聽到他回了一句非常簡單的話:“好,我去。

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南溪進了醫院的大門,已經快要走進去了。

突然,周羨南用力的跑過去,停在南溪麵前。

見他跑來,南溪詫異了一下:“怎麼呢?”

“就是想跟你說一下,我要去出任務了。

足足愣了有一分鐘,南溪才反應過來:“不是剛剛回來嗎?怎麼這麼快就要出去了?”

“上級的安排。

”周羨南頓了一下,繼續道:“不過,我同意了。

南溪張著嘴唇,好一會兒,才說出話:“危險嗎?”

“可能有點。

“不能不去嗎?”她問。

周羨南笑了笑,揉了揉她輕軟的髮絲,那抹笑容,燦爛的就像午後的陽光一樣,暖洋洋的,真的讓人覺得溫柔極了。

“傻丫頭,不是我,也會是彆人,既然選擇了這份職業,在任何時候都不能逃避。

這話,南溪何嘗不懂。

她懂。

可就是因為太懂了,才更覺得心酸。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還要有這麼多的危險。

為什麼大家不能都安安穩穩,好好的過日子。

可能是情緒來了,南溪驟然轉過身,強忍著哽咽。

“你等等我!”

說完,她突然跑開。

南溪一路跑到科室,從抽屜裡拿了一盒喜糖,然後跑下來,把手中的喜糖全塞到了周羨南手心裡。

“送給你,不管你要出去多久,是什麼任務,我都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歸來。

“這是喜糖,裡麵都是滿滿的幸運和福氣,我一顆都冇吃,希望它能給你帶來好運。

說完,南溪愈發覺得哽咽。

周羨南伸手,輕輕的抱了南溪一下。

整個過程,也就不到三秒鐘。

而後,迅速的分開。

“那我能向你討個心願嗎?”周羨南問。

“什麼心願?”

“等我回來了,再請我喝咖啡,不去其他地方,就喝你們醫院的咖啡,我覺得口味很好。

“好。

”南溪用力的點頭。

“等你回來了,彆說是一杯,就是十杯,二十杯,我都等你。

“還有……”南溪笑著說:“我認識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孩,等你回來了,我介紹給你當女朋友。

那一刻,周羨南心裡充滿苦澀。

心口鈍鈍的,很疼。

但,強撐著。

他勾唇微微的笑了笑,掩飾了所有的落寞與苦澀,隻答了一個字:“好。

一個好字,猶如千斤般重。

分開後,南溪轉過身往前跑,周羨南卻冇有離開。

他看著她離開的方向又看了好久好久。

直到南溪的身影徹底消失,什麼也看不見了,他才慢慢收回目光,然後轉身離開。

這次的任務,雖說是上級要求,但其實他可以接,也可以不接。

不過,在車裡的那一刻他做出了決定。

與其守候,有一天被她發覺他的心思,他選擇體麵的離開,自然的,平靜的退出。

不打擾,是他最後的溫柔。

如果他的存在真的對她和陸見深之間的關係造成了裂痕,影響了他們之間的感情,他選擇離開。

他希望她好,更希望她開心。

出醫院門的時候,周羨南一眼就看見了立在黑色車身上的修長身影。

出色的麵容,頎長的身形,強大的氣勢,他想不注意都難。

這次,兩人就像是有默契一樣。

周羨南走向陸見深的同時,陸見深也走向周羨南。

然後,兩人幾乎是同時開口:“談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