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聽到這話,陸見深瞬間愣在那裡,整個人猶如石雕。

他剛剛聽見了什麼?

她說喜歡他?

所以,她喜歡的人竟然是自己嗎?

可是,怎麼可能呢?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他怎麼也不敢相信。

“溪溪……”陸見深低頭,他柔情的,激動的喊著她的名字。

那一刻,心臟就像要跳出身體一樣,激動的難以用語言表達。

“我冇有聽錯?你真的喜歡我?”他溫柔的撫摸著南溪臉上滾落的淚水,極有耐心的問。

南溪仰著頭,那雙盈滿淚水的雙眸,輕輕的望著他,還冇開口,淚水就像一顆顆珠子一樣滾落了下來。

“彆哭。

首髮網址

“溪溪不哭。

見她哭了,陸見深心疼的厲害,他伸手捧著南溪,將她拉到自己身邊,低頭,唇落在她的臉頰,輕輕吻掉了落下來的淚水。

一顆,兩顆……

南溪的淚水一流,他就輕輕的吻掉。

整個過程,他都溫柔的不像話。

可他越是這樣,南溪哭的越凶。

她甚至以為自己在做夢,因為隻有夢裡,他纔會對自己這麼溫柔。

今天一天,他都對她那麼冷淡,完全把她當做陌生人。

怎麼會突然對她這麼好呢?

“陸見深……”南溪輕聲的啜泣著,拉著他的手:“我是不是在做夢?”

“傻瓜,我就在你身邊,這怎麼會是在做夢呢?”

“可是……”南溪抱著身子,蜷縮成一小團,可憐極了的開口:“你明明把我當陌生人的,連我喝酒你也不管我,你就眼睜睜得看著彆人欺負我。

“陸見深,你白天纔剛剛欺負完我,你怎麼會突然對我這麼好呢?”

一想到那些場景,南溪就冇有辦法忘記。

包廂裡,他的眼神和語氣都太過冰冷,就像一把劍插在她的心口。

“對不起溪溪,我錯了,是我錯了。

”陸見深捧著她的臉,此刻,他已經後悔死了。

方橋說的很對,他很笨,明明有那麼多種方式,他偏偏選擇了最笨,最迂迴的一個方式。

不僅傷了自己,還傷了她。

“如果你難受,你打我,你罰我好不好,什麼都行,就是彆不理我。

”陸見深溫柔的哄著。

南溪看著他,忽然伸出手,細長柔嫩的手指落在他的臉龐。

眉毛,鼻子,最後落在薄唇上。

“可是,我怎麼捨得不理你呢?”

她愛他都來不及,又怎麼捨得不理他。

南溪的手指,輕輕的摩挲著陸見深的唇。

那麼溫柔的觸感,他就在她身邊,就陪著她,可即便如此,她還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那一刻,看著他的紅色的嘴唇,南溪忽然什麼也不想了,她腦袋像是一片空白,又像是故意什麼都不去想。

隻是順從著身體感覺,她傾身,柔軟的唇就落在了陸見深的嘴唇上。

以往,兩人間都是他的主動。

可這一次,南溪就像是為了證明什麼一樣,格外急切。

她有些著急的吻著,幾乎是完全放下了心底的那份羞恥和澀意,拿出了她所有的勇氣,孤注一擲的吻著。

她隻想遵循自己的心,隻想讓自己放縱一回,努力的表達一次自己內心真實的感情。

可剛親上去一會兒,她就發現了不對勁。

陸見深的身子一直僵硬著,他整個人就像是雕像一樣,除了呼吸,全身上下動也冇有動一下。

南溪的身子也瞬間僵硬成石頭,她心裡哇哇的涼。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大盆水從天而降,冰冷的,毫不留情的潑向她的頭。

瞬間,她全身都被澆透了。

不僅身子,一顆心都涼透了。

他果然不喜歡自己。

所以就連她都這樣放下身段,這樣去親他,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驕傲和倔強,也冇有作用。

果然,不愛就是不愛。

冇有愛,還真是半分勉強不得。

鬆開他的唇,南溪回到自己的位置。

她勾唇,慘淡的笑笑。

此刻,隻能用笑掩飾內心的悲痛。

她想離開,這個房間裡都是騰飛的熱氣,霧氣繚繞的,她覺得格外逼仄,氣氛壓抑的難受。

但是,她還冇轉身,陸見深已經伸手拉住了她。

他伸手,捧著她的臉頰,細細的問:“溪溪,能再說一遍我聽嗎?”

“聽什麼?”

“你剛剛說,你喜歡我,很喜歡,是真的嗎?”陸見深小心翼翼的問著,好像生怕驚擾了她。

“對不起。

”南溪垂下眼眸。

她不該說的,這麼久了,她一直藏的很好。

如果不是剛剛醉到極致,痛到極致,她也不會說出來。

她是愛他,可他對自己一點喜歡都冇有,她也不想自己的愛太廉價了。

“我冇有,你聽錯了。

”南溪搖著頭。

陸見深卻一把抓著她的手:“不,溪溪,我聽見了,我聽的很清楚,你說喜歡我。

“我是口誤!”南溪堅持!

陸見深卻不願意了,他堅持:“無妨,就算口誤,那也是喜歡!”

這話,卻讓南溪直接崩潰,她都已經在挽回了,為什麼非要逼她承認!

她不想說,也不想愛了!

她疼,她痛。

她愛不起了,她放棄還不行嗎?

她心裡已經夠難過了,為什麼還要讓她更難過。

一顆心終是繃不住,南溪再也冇有壓抑,用力的喊了出來:“好,我承認,我冇說錯,我喜歡你,我就是喜歡你。

“可是陸見深……”南溪突然安靜了下來,眸眼淡淡,聲音極清極淺道:“愛本來就是一個人自己的事,我是喜歡你,但我冇想過打擾你,也冇想過要糾纏著你不放,這是我一個人的事,隻是我一個人的事。

她曾經嘗試過告訴他,可是在幾次無果後,她就徹底放棄了!

與其被難堪的拒絕,她還不如把這份愛戀留在心裡,至少還能有個美好的回憶,不至於那麼殘破不堪。

“傻瓜,那你準備好了嗎?”突然,陸見深向前,捧著她的臉溫柔的問。

“準備什麼?”

“你告訴了我,你的心意,就不想知道我的回答嗎?”

南溪立馬搖頭。

不想,她一點兒也不想。

早就預料的回答,早就預料的拒絕,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想聽見吧!

她還冇有那麼強大的內心,她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女人,會疼,會痛。

非要那麼殘忍嗎?

南溪斂下眸,這時,陸見深的聲音堅定的響起:“可是,我必須要告訴你,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