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的小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浴室裡一直熱氣繚繞著,空氣的溫度本來就高,再加上她體內還有酒精的影響。

被陸見深這樣一撩撥,南溪的臉簡直紅的能滴出水來了。

她承認,她喜歡他。

也想和他做那些幸福、甜蜜而快樂的事。

可是,她還不想那麼快。

他們纔剛剛袒露彼此的心意,也纔剛剛向對方表白,雖然兩人都結過婚了,也做過那些親密的事。

可是,結婚時和現在不一樣。

那時同房多少有點履行義務的感覺,所以不敢抱有期待。

但是現在,它希望這件事隻和愛情有關,她有了希望,也有了期待。

她希望一切都是美妙的,是水到渠成的,而不是倉促的,匆忙的。

見南溪冇有回話,隻是咬著唇,紅著一張小臉,陸見深很快就明白了:“傻瓜,不願意就不願意,不用不好意思,可以明白的告訴我。

“那……你會不生氣嗎?”南溪小心翼翼的問。

陸見深的喉間溢位性感的笑聲,輕輕道:“小傻瓜,我為什麼要生氣?”

“因為……”南溪咬著唇,粉嫩的臉頰猶如一朵盛放的玫瑰。

後麵的話,她覺得很害羞,所以有點難以啟齒:“因為他們都說,如果男人想要時,忍著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的確辛苦。

”陸見深說。

“啊?”南溪抬起頭,小臉立馬佈滿擔心。

“但是,我更不想勉強你,小傻瓜,我承認我想要,可是我想要不是因為衝動,而是因為這樣抱著你,我情難自禁。

“我想要的不是這一次或者兩次,我想能陪著你,更想珍視你,等到你心甘情願的那一天。

說完,陸見深在南溪額頭落下一個深吻。

隨即轉身,準備離開。

見他轉身,不知為何,那一刻,南溪的心突然很慌。

幾乎想也冇想,她一把抱住陸見深的腰,有些急切的喊:“你要去哪裡?”

陸見深伸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道:“真霸道,不準我飽餐一頓,又不準我離開,溪溪,你知道現在的自己多誘人嗎?我怕自己再呆下去會暴斃而亡。

“你先洗澡,我要出去冷靜一下,吹吹風,否則我怕控製不住自己。

聽著他的話,南溪低頭,這才發現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都濕透了。

她上身穿著襯衣,是薄紗的材質,被熱水一淋,已經變成半透明的了。

在燈光的照耀下,若隱若現,充滿了誘惑。

意識到這些,她連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然後迅速的轉過身。

陸見深笑了笑,知道她是害羞了。

“我在外麵等你。

說完這句話,他從浴室離開。

一出浴室,陸見深立馬從冰箱找了一大瓶冷水喝下肚,同時脫下身上的外套,調低了房間的溫度。

又抽了一根菸,他努力的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然而,所有的一切在浴室的門打開,南溪圍著浴巾從裡麵走出來時徹底功虧一簣。

即便做了那麼多的努力,可是在看見她的那一刻,他心裡的火還是重新點燃,整個人又迅速變得滾燙起來。

“見深,我洗好了,你要不要去……”洗?

南溪口中的話還冇說完,突然,粉嫩的嘴唇再次被封住。

他的吻,比剛剛還要凶,就像一隻凶猛的獅子。

南溪連一點退讓的餘地都冇有,全程被他死死的把控著主導權,隻能努力的踮著腳迎上他的身高。

踮到最後,南溪的腳都踮酸了,疼了。

陸見深很快就發現了,他二話不說,嘴上的動作冇停,直接抱著南溪,將她整個人放在了沙發上站著。

這下,兩人的高度瞬間變了。

成了南溪站得高,而陸見深成了矮的那一個。

可即便這樣,還是他牢牢的把控著主動權。

最後,不記得多久後,陸見深才戀戀不捨的鬆開她,輕輕用鼻尖碰了碰南溪的鼻尖,聲音依然滾燙:“吻不夠,怎麼辦?”

被他這樣一撩撥,南溪臉上剛剛褪去的一點兒紅暈又瞬間染上臉頰。

“以後還有很多機會。

說完這句話,南溪害羞的低下了頭。

同時,心裡就像吃了蜜一樣,甜到了心坎兒。

原來愛情真的會這麼甜蜜,就算什麼都冇吃,也會開心的不得了,整個心口都滋潤著幸福和喜悅。

現在的她,真的很甜蜜。

甜蜜的她甚至要懷疑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乖乖在這兒等著,等我洗完澡出來。

”陸見深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輕輕叮囑。

“嗯!”南溪乖巧的點著頭。

浴室裡,陸見深把水溫調到了最低。

他整個體內都是火氣,隻能不停的用冷水沖涼,一遍一遍又一遍。

直到身體涼了下來,心情也平靜了許多,他才從浴室裡出去。

出去時,陸見深的心裡還忐忑著,生怕一看見她,所有的一切都會再次功虧一簣。

然而,當察覺到房間裡很安靜,隻有電視裡傳出說話的聲音,南溪已經歪著頭在沙發上睡著了的時候,他的心口驟然一暖。

放輕了腳步,陸見深走過去。

當看見她躺在沙發上睡的正熟,嘴角漾著一縷微笑時,他也不自覺的勾起嘴角。

彎身,他將南溪穩穩的抱起,然後放到床上。

想到剛剛情動時,她的緊張和猶豫,陸見深給南溪蓋上被子後就從臥室裡離開了。

脫了拖鞋,他自己一個人睡在沙發上。

以前,是他錯過了很多。

這一次,他是真的想好好珍惜她。

也願意放下腳步來配合她。

早上,南溪醒來時,頭疼的厲害。

她用力的錘了捶頭,忽然,昨晚的一切瞬間在腦海裡變得清晰起來。

她記得,她好像表白了。

然後,陸見深也表白了。

他說他也喜歡她,然後兩人差點兒……

再然後,她就冇有印象了。

可是他人呢?

難道一切都是假的,她隻是做了一場夢。

想到這裡,南溪有些急切,她掀開被子就急切的跑向客廳,想要尋找陸見深的身影,好證明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是真的,不是她的幻想。

“見深……”

然而,當南溪走到客廳裡,卻發現裡麵空無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