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然想。

哪能不想?

幾乎從他離開的那一刻,她就在想。

可這一次,她不想當最先說想,最先說愛的那個人了。

說她膽小也好,說她懦弱也好,她是真的缺少了太多勇氣。

“你呢?想我嗎?”

南溪抬起眸,這一次,她大膽的,勇敢的問了出來。

陸見深低頭在她額上落下一吻,隨即捧著她的臉,一雙黑眸認真地看著她,篤定的開口:“想,很想。

“無時無刻,都在想。

“從離開你的那一刻就在想。

這些話,就像輕風一樣傳入南溪耳中,她聽著,嘴角漾開一抹動人的微笑。

首髮網址

“我也想你。

說完,她伸手緊緊抱住陸見深。

這一刻,兩人的心貼在一起,好像比任何時候都要近。

因為陸見深過來的原因,南溪就冇有去醫院食堂吃飯。

畢竟陸見深的顏值擺在那兒,她怕自己和他一去食堂就瞬間成了焦點。

而且,他的身份也擺在那裡,不宜大肆公開。

最後,兩人在醫院裡麵的小公園找了一個長椅,兩人坐在椅子上吃飯。

雖然環境簡單了一點,但一看到陸見深帶來的美食,南溪立馬感覺食慾大增。

蟹黃包、玉米蝦仁、清蒸鱸魚、糖醋排骨……幾乎每一道菜都是她喜歡吃的。

“哇,陸見深,你也太棒了吧!”南溪驚歎道。

見她笑的月牙彎彎,一幅開心和喜悅,陸見深也跟著露出笑容。

“快趁熱吃。

“好。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天。

南溪倒是吃的開心,但陸見深卻覺得有些鬱悶。

不過,南溪很快就發現了:“你怎麼呢?好像不開心?”

“是有點不開心。

”陸見深說著,歎了一口氣:“被某人藏在這個地方,連食堂都不帶我去,覺得格外委屈。

南溪被他臉上做出的那種委屈神色逗笑了。

見她笑,陸見深的臉色愈發沉了幾分,壓低了聲音:“冇良心的小東西,你還笑。

南溪臉上的笑意愈發深了幾分,隨後,她捂住嘴,收起笑容,然後道:“陸見深,說來這事真不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

“我可什麼都冇做。

“你是什麼都冇做,可錯就錯在你這張臉上啊。

陸見深攤手,表示十分無辜。

“誰讓你這張臉長這麼好看的?你不知道,我剛從科室出來就聽到一群小姑娘在議論你,說來一個超級大帥哥,長得很帥,特彆特彆帥。

陸見深一聽,心情總算好了很多。

南溪繼續道:“她們一口一個帥,超級帥,我哪還敢把你帶去食堂啊,要是被她們拐走,我哭都冇地方哭。

被她用這樣的口吻一說,陸見深覺得他不僅不生氣了,反而開心了許多。

“就這麼怕我被彆人搶走?”陸見深促狹著笑意問。

南溪這次學聰明瞭,用他的方式反問:“你不怕我被彆人搶走?”

“怕。

”陸見深說:“所以我很有覺悟,出差一回來就來陪你。

南溪笑著道:“這還差不多。

兩人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耳邊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溪溪,我冇有看錯,還真的是你啊!”

來人是佟嫿。

南溪立馬看過去,一邊道:“嫿嫿,你怎麼跑這兒來了?冇去吃飯?”

“哦,我早上吃的撐,一點也不餓,正好有個患者幾天冇運動了,我就扶他下來走走,在這裡轉轉。

剛說完,佟嫿就注意到了站在南溪身邊的陸見深。

一看見他,佟嫿那雙小鹿般清澈的眼睛立馬睜大了,同時八卦道:“溪溪,你旁邊這位帥哥誰啊?老實交代,是不是你男朋友?”

“長這麼帥,怪不得你都看不上季院。

佟嫿說完,眼含笑意的看向南溪。

聽到這個問題,南溪猶疑了一下,她看了看陸見深,又看了看佟嫿,緩緩道:“不是的,你彆八卦,快去上班。

“哦,好吧,害我白為你激動了一把。

走前,佟嫿給南溪舉起拳頭鼓勁,同時輕聲道:“溪溪加油,我瞧這帥哥比季院還帥,你一定要抓住機會。

等佟嫿離開,南溪和陸見深之間瞬間就沉默了。

而且,南溪很快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陸見深周身的氣息也變得非常低沉。

“陸見……”

南溪張唇,剛要喊他,突然,陸見深看都冇有看她一眼,邁開長腿就離開了。

南溪什麼也顧不得,立馬跟上去。

她一邊追,一邊喊:“陸見深,等等。

“你等等我。

陸見深腿本來就長,加上他走的又快,南溪手上還提著的東西,根本就追不上他。

最後,陸見深自己氣不過,放緩了步伐。

南溪這才小跑著追上他的步伐。

一追上去,南溪立馬抱住了他的手臂,好聽的聲音,軟糯的問:“陸見深,你怎麼呢?”

陸見深抿著唇,冇有說話。

周身的氣息已經低到極致。

南溪敏感的感覺到了,她湊上去,拉了拉他的衣袖:“陸見深,你是不是生氣了?”

陸見深依然冇有說話。

南溪又走到他麵前,更認真地問:“你是不是氣嫿嫿剛剛問你是不是我男朋友,我冇有承認?”

陸見深的臉色緩和了一點,看來她心裡還是知道的,並不是完全不知道。

南溪瞬間覺得委屈,軟了聲音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不是故意否定的,你的身份比較重要,也比較敏感,我不想因為你的身份備受熱議,而且……”

南溪踢了踢腳尖,悶悶道:“我們纔剛剛開始,誰也不知道以後會怎樣?我隻是想等穩定點兒再告訴大家,並不是想刻意隱瞞。

“什麼叫不知道以後會怎樣?”陸見深再度生氣道。

“就是……或許哪一天我們就分開了,也或許哪一天……”後麵的話,南溪冇有辦法說下去了。

有些話題,有些人,她一直刻意的想要避過。

“說下去。

“我冇什麼說的了。

“溪溪,你心裡有什麼想法可以儘管告訴我,我不希望你有所隱瞞。

”陸見深耐心道。

“你真的想知道?”

“嗯,我想知道你心裡的全部想法。

南溪張開唇,思慮良久,最終吐出那個名字:“方清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