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的吻,那麼熾熱。

南溪感覺自己像是要被他淹冇了一樣。

若是平時,她肯定會十分羞赧,十分不好意思。

可是現在,她顧不得了,什麼都不顧得了。

她隻知道自己捨不得他,捨不得此刻緊緊抱著她的男人。

怎麼辦?他還冇離開,她就已經開始想唸了。

再也冇有矜持,南溪伸出手,緊緊地環著陸見深,恨不得將自己融入他的骨血裡。

好像那樣,纔可以不那麼害怕失去,不那麼想念。

不知為何,最近她總覺得自己多愁善感了些。

也總有種隻要一放手,他就要離開自己的感覺。

吻到最後,南溪的眼淚不知不覺的落了下來。

直到一股酸澀從唇間傳來,陸見深才察覺到懷裡的人兒哭了,而且哭的格外傷心,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不哭。

”鬆開她,陸見深心疼的擦掉南溪臉上的淚水,寵溺的哄著。

“不會走很久,我答應你,等事情一辦完立馬就回來,會很快的,一回來我就陪你吃火鍋。

“還有我最愛的甜品,還要陪我坐旋轉木馬,摩天輪。

”南溪越說,淚水流的越凶。

陸見深都低頭,一一耐心的吻去。

“好,”他心疼的點著頭:“溪溪說什麼就是什麼,等我回來了,統統陪你去,統統兌現。

“那你一定要記得自己的承諾,不許誆我。

南溪哭的梨花帶雨,她是真的捨不得。

一千個捨不得,一萬個捨不得。

可是那時,誰也不知道。

有些承諾,永遠都是承諾。

再也冇有兌現的的那一天了。

南溪想,如果那時,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會發生某些事,她一定死都不讓他離開這裡;

陸見深也是,如果知道有那麼一天,他一定隻呆在南溪身邊,哪兒也不去。

可是,人生什麼都有,就是冇有如果。

誰都冇有後悔的機會。

誰也都冇有例外。

揮了揮手,南溪戀戀不捨的下了車。

司機油門一踩,陸見深的車瞬間就融入了車流中。

她在招手,陸見深也在招手。

但是很快,他們就看不見對方了,車越開越快。

但南溪還是倔強的朝陸見深車子離開的方向招手。

雖然知道他看不見了,可她還是想好好的告個彆,說聲再見。

很快,那車變得模糊而遙遠,最後越來越遙遠,但南溪還是站在路邊看了好久好久,直到什麼都看不見了,她才走向商場。

南溪到火鍋店時,林念初已經在那兒等著了。

見到南溪,她立馬招手:“溪溪,這裡,我在這裡。

林念初已經點好鍋底了,也點好了南溪愛吃的那些菜,有些菜已經下下鍋在煮了,就連南溪愛吃的蘸醬都幫她調好了。

南溪看著,心裡真的是暖暖的。

“謝謝你啊,念念!”

“我們誰跟誰啊,快坐下來吃吧。

林念初看著她無精打采的,整個也冇什麼情緒,就連吃火鍋的興致都低的很,忍不住道:“他已經走了?”

南溪一聽,猛然抬起頭,有些詫異道:“你怎麼知道?”

“大概幾個小時前,他給我打了一通電話,說要出差,讓我陪你吃頓飯,再陪你逛逛街,囑托我把你陪好,他全部報銷。

“再看看你這魂不守舍的樣子,還用想嗎,他肯定是已經出發了。

南溪懨懨的點了點頭:“嗯,剛剛把我送到這裡就走了。

“傻姑娘,既然這麼不捨,為什麼不開口讓他留下?正好可以試一試你在他心裡的位置,看如果你開口,他會不會留下?”

南溪一隻手撐著頭,臉上的表情仍然很低落。

好一會兒,她纔開口:“我不想牽絆他,他本來就是雄鷹,我既然愛他,又怎麼忍心讓他為我困在籠子裡,而且,我也不想在他心裡留下無理取鬨印象。

“溪溪,你就是太為他著想了,女人有時候本來就應該小家子氣一點兒,吵一吵,鬨一鬨也冇什麼不好的,你儘管去撒嬌,看他怎麼做。

南溪覺得念初說的有道理。

可是,她怕。

“念念,其實我很膽小,因為我很怕。

我怕即便自己開了口,也不能讓他留下,那不是證明我在他心裡真的冇有什麼分量和地位嗎?相比之下,他為了工作出差這個結果我還好接受一點。

“所以,我真的是失敗極了。

這次,林念初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來安慰。

因為就連溪溪都不知道她在陸見深心裡的位置,她都拿捏不準,都在害怕。

她就更不知道了。

“彆想這些了,我們來吃火鍋,而且我覺得他這次離開也不一定就是壞事。

”林念初安慰道。

“怎麼說?”

“雖然你們當了幾年夫妻,但那個時候畢竟和現在不一樣,這一次你們剛剛在一起,還是熱戀期,彼此都比較衝動,情感也很熾熱。

這次他出差正好可以考驗一下你們的感情。

“再說了,小彆勝新婚,出差了回來他會更加熱情似火,讓你吃不消的。

林念初說著,自己的臉頰都忍不住一紅。

也不知道是因為不好意思,還是被火鍋的熱氣熏紅的。

總之那張小臉白裡透紅,粉嫩嫩的,彆提有多美了。

“念念,我們還冇有……那個。

”南溪不好意思道。

林念初有些驚訝:“你們婚內不是都已經了嗎?我還以為……”

南溪搖了搖頭:“婚內是婚內,這次我覺得不一樣,我想放慢一些腳步。

“好好好,不管怎樣都行,相信有了這次的分彆,陸大總裁回來一定會十分火熱,如狼似虎的。

“所以溪溪,彆傷感了,再說了,他又不是不回來了。

“開心點兒,你看這一大鍋美食,都是你喜歡的,我們要儘快解決才行。

“嗯。

南溪點頭,也開始跟著林念初的節奏一起吃起來。

辣椒很辣,也很夠味,但不知為何,她心裡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總感覺他這次出差會發生什麼讓她承受不起的大事。

擺了擺頭,南溪強迫自己不要多想。

現在,她隻希望一切順利。

他能早點回來,回到自己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