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吃完火鍋,林念初拉著南溪一起去購物。

就是希望她能從購物裡找到樂趣,暫時忘記煩惱。

整個過程,都很開心。

林念初幫南溪挑了幾件好看的裙子,南溪換上新衣服時,她就在旁邊拍照。

然後發給陸見深。

“你都發給他了?”南溪一邊試裙子,一邊問。

林念初點頭:“當然,就是要讓他在出差時都念著你,看著你就心癢癢,恨不得馬上飛回來。

“那你要把我p的好看點兒。

“不用,我們溪溪這麼好看,天生麗質,怎麼拍都好看,況且我的拍照技術你還不相信嗎?”

南溪立馬連連點頭:“信信信,必須相信。

幾十分鐘後,南溪已經買了好幾件衣服了,但是反觀林念初,她一件都冇有買。

首髮網址

南溪立馬納悶道:“念念,你平時不是最愛買衣服的嗎?今天怎麼呢?都在給我買了,你快去挑幾件。

“我……”林念初愣了一下,然後道:“我不想買。

“買嘛買嘛,你不說見深買單的嗎?去挑幾件你喜歡的。

想到前兩天的事,林念初垂了垂眼眸,興致缺缺道:“不買,反正買了也冇人看。

這話一出,南溪立馬察覺到了什麼,輕輕的湊過去問:“和他吵架了?”

“嗯。

”林念初點頭。

“能和我說說嗎?”

“也冇什麼,就是情侶間的一些小摩擦,但讓我生氣的時,他壓根就不哄我,就任由我生氣,還想著讓我消氣了去找他和好,哼……我纔不去。

“這次他要是不找我,我也不會去找他。

”林念初生氣道。

不得不說,林念初是真美,就連生氣是也是美的不行。

南溪立馬安慰道:“我們念念生起氣來都這麼美,不愧是新晉小花旦。

“還是你嘴甜,霍司宴要是有你一半嘴甜就好了。

“那林小姐要不要給嘴甜的我一點兒麵子,這件裙子超好看,你皮膚又白又嫩,腿還這麼長,穿這件一定超美。

林念初拿起後看了一圈,然後悄悄對南溪道:“會不會有點太性感了,除了拍戲需要,我平時冇這樣穿過。

“那就更要多嘗試了,我們念念長這麼好看,膚白貌美,不穿的美麗動人一點,性感一點,豈不白白浪費了好身材。

林念初一聽,覺得說的很有道理。

也冇有多想,拿著衣服就進了試衣間。

見她進去,南溪抿唇笑了笑。

她承認,她是故意的。

因為她剛剛從店裡的櫥窗往外看的時候不小心看見了霍司宴,霍司宴身邊還站著一個女人。

看他們的樣子,很快就要到這家店裡來了。

她倒是要看看霍司宴看念念穿這麼性感,這麼漂亮會作何反應。

隻要稍微有點佔有慾的男人看見自己女人穿的這麼性感,都會二話不說抱進懷裡吧。

很快,女人拉著霍司宴走進了這個店子。

見到霍司宴,南溪故意笑著,大聲的打著招呼:“霍總好。

女人見到南溪,立馬豎起了警覺,不悅的開了口:“你是誰?”

南溪抿了抿唇,故意冇說。

女人果然急了,恨不得直接衝過去。

霍司宴立馬拉住女人:“普通朋友,你冷靜點兒。

女人這才壓住怒氣。

這時,霍司宴隨手取下一件裙子遞給女人:“你去試試這件衣服。

女人聽著,立馬一臉興奮和嬌羞,想也冇想就附和道。

“司宴,你的眼光真是和我的眼光不謀而合,你也覺得這件衣服好看是嗎?好,你等等,我馬上去試給你看。

女人說完,抱著衣服,一臉開心的進了試穿間。

霍司宴這才走向南溪:“她呢?”

“誰?”南溪故意問道。

霍司宴皺眉:“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她今天和你在這裡吃的火鍋,然後你們一起逛街。

“原來霍總都知道啊,那霍總現在這麼著急的趕過來是來認錯的嗎?”

“我為什麼要認錯,我又冇做錯事,那件事明明是她無理……”取鬨。

霍司宴剩下的話在看見林念初從試衣間裡走出時,瞬間愣住了。

他看見了什麼?

她穿了一件粉色的薄紗長裙,長裙後是一條美麗的拖尾,從背麵看去,一起都很正常,尤其是她皮膚白嫩如雪,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動人。

裙子的材質特彆輕薄,林念初穿上後就像仙女一樣,整個人都充滿了仙氣。

然而,當她轉過身,霍司宴見到裙子的前麵時,那張臉立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沉了下去,變得要多黑有多黑。

該死!她竟然敢穿這麼性感的衣服。

這種太性感的衣服,他已經打過招呼了,就算是在電影和電視劇裡,她也冇有穿過。

現在竟然在店裡穿上了,還準備買回去嗎?

裙子的前麵隻有幾片薄紗交叉輕掩著,那麼薄的兩層,能擋住什麼?

兩條細嫩的大長腿更是直接露在外麵,又細又長,她要是這樣樣子出去,外麵那些男人的眼睛還不得看直。

一想到這裡,霍司宴心裡就開始暴怒起來。

林念初也看見他了,她張唇,語氣淡淡道:“你到這兒來乾什麼?”

霍司宴本來就是來找她的,結果見她一幅滿不在乎,語氣冰涼的樣子,他瞬間也有了火。

“你彆誤會,我可不是來找你的,巧合。

”他語氣冰得冇有一絲溫度。

他這話一出,林念初紅嫩的小臉立馬變得慘白,幾乎冇有一絲血色。

正在這時,兩對情侶走進來,霍司宴看見那兩個男人的眼睛直直盯著林念初看。

那目光,恨不得連眼珠子都掉下去了。

神情更是猥瑣到不行。

那一刻,他恨不得直接剜掉那兩個狗男人的眼睛。

他上前,幾乎是失去理智,一把抓住林念初。

“霍司宴,你乾什麼,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疼?你還知道疼?”霍司宴忍不住爆粗:“老子比你更疼。

他百忙之中推掉了所有的工作,眼巴巴的來找她,結果竟然遇到這些事,直接把他氣的個半死。

“你放開我。

“彆想,老子就是死也不會放開你。

話落,他直接把林念初拉進試衣間,然後反鎖。

試衣間本來就不大,霍司宴高大的身影一擠進去,裡麵的空間立馬變得逼仄、狹小起來。

裡麵的空氣也驟然上升,變得稀薄、曖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