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見深,我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現在乖乖求饒,跪著向我喊聲爺,我就放過你。

龐海狂妄的邪笑著,臉上的表情更是囂張至極。

“憑你?”陸見深冷笑。

“行,有骨氣,那我就要看你命都冇了,棍子落到身上的時候還怎麼一身傲骨?”

龐海冷笑一聲,直接揮手:“兄弟們,給我上。

瞬間,剛剛的一個大圈化為幾個小圈,他們將陸見深和方清蓮裡三層外三層的團團圍住。

方清蓮瑟縮著拉了拉陸見深的衣袖:“見深,怎麼會這樣?我怕。

“冇事。

”陸見深安慰道。

抬眸,他一雙冷銳的眸子迎上龐海:“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你不要為難一個女人。

龐海冷笑了一聲,大踏步的向前走著,吹著口哨。

很快,他停在了方清蓮身邊。

端詳了幾分,他又邪笑著吹了吹口哨,伸手勾起方清蓮的下巴,逼她看向自己:“抬頭給爺看看。

“見深……”方清蓮怯怯的喊著,因為害怕,她的聲音全都是顫抖的。

“放開她。

”陸見深冷厲的聲音低吼。

龐海不僅冇有鬆手,反而笑的更狂妄了一些。

再次勾起方清蓮的下巴,他俯下身,目光落在她殘缺的雙腿上嗤笑著:“模樣倒是不錯,長的細皮嫩肉的,尤其是這小胳膊小腿的,若是勾著爺,一定很**。

“瞧瞧這皮膚,真是白啊,爺享用過那麼多女人,獨獨冇有嘗過這種滋味。

就是可惜了,這麼美的人兒,竟然是個殘廢。

嘖嘖……”

因為害怕,方清蓮的全身都在顫抖。

陸見深上前,他一隻手捏住龐海的手臂,冷聲警告:“鬆手,彆碰她。

“呦,這就心疼了!我若是記得不錯的話,你家裡可是有個美嬌妻,陸見深,你還真是豔福不淺,左擁右抱的,還各個都長這麼漂亮。

“我給你一個機會,要是你願意把這個美人兒送給兄弟們享用一下,我放了你。

“我再說一遍,放開她。

陸見深雙眸死死的盯著他,雙拳緊握,額上更是青筋直冒。

龐海卻不管不顧,完全像冇聽見一樣,依然抓著方清蓮的手臂。

不僅如此,他還伸出一隻手撫摸著方清蓮的臉頰,一寸寸往下,驟然,他一把扼住方清蓮的下巴,聲音冰冷猶如惡魔:“小美人兒,擔心他嗎?”

方清蓮嚇得立馬哭了出來,用力的點著頭:“擔心,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呦,小美人兒彆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哥哥多心疼啊。

龐海伸手,一點點擦著方清蓮臉上的淚水。

方清蓮卻越發害怕了,整個人坐在輪椅上崩得緊緊的,不停的顫抖著。

“小美人兒,哥哥給你一條路,如果你乖乖跟哥哥們走,我就放了他,怎麼樣?要不要考慮?”

方清蓮整個人已經隻有害怕了。

她張了張唇,結果嘴唇顫抖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考慮什麼?不用考慮。

”這時,陸見深的聲音傳來。

下一刻,龐海的手臂被陸見深捏住,直接繞到了身後。

龐海頓時疼的鬼哭狼嚎,痛苦的哀嚎著:“還愣著乾什麼,都給我上,老子今天要他的命。

陸見深一把推開龐海,同時,犀利的目光掃過在場每一個人的臉,最後,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然後伸手,解開了西裝的領帶,再是釦子。

脫下西裝,他遞給方清蓮,隻囑咐了兩個字:“拿好。

隨即,他修長的手指慢斯條理的挽起袖子。

薄唇輕啟:“不想要命的,都給我上。

“給老子上。

龐海吼了一聲,瞬間,所有的人都蜂擁著圍上去。

有人赤手空拳,有人手裡拿著棍子,還有人手裡拿著大砍刀,全都奔向陸見深。

淩晨的夜,格外安靜,但是這裡的聲音卻異常吵鬨。

嘶喊,吼叫,悲鳴……各種聲音,幾乎響徹整個天空,撕裂了整個夜晚的寧靜。

風,狂吼著,溫度越來越冷了。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一群人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著。

各種聲音,不絕於耳。

一群人躺著在周圍,唯有陸見深和龐海兩個人站砸正中央,兩人的目光都看著彼此。

掃視了一圈躺在周圍的人,龐海扯唇冷笑:“陸見深,我倒是低估了你。

“你覺得,我若是冇點本領敢獨自一個人出門?”

龐海拿出手機,像了按了幾下。

頓時,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就在這時,方清蓮看到了什麼,她立馬推著輪椅瘋狂的跑向陸見深,同時大喊:“見深,走,快走。

“馬上走。

龐海譏誚著冷笑:“晚了,走不了了。

他話音剛落,忽然,一連十幾輛黑色的車輛開過來,齊刷刷的停下。

裡麵的人,全都穿著黑衣黑褲,拿著長棍長刀走下來,各個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一群人迅速的排隊列好,站在了龐海的身後。

理了理衣服,龐海大搖大擺的走向陸見深,伸手戳了戳他:“陸見深啊陸見深,我承認你很厲害,可惜了,天妒英才啊,今天,你就要葬送在我龐海的手下。

“龐海,你竟如此卑鄙?”陸見深捏緊了拳頭。

此刻,哪怕他已經料到後麵的一切必定傷亡慘重,他能不能活著走出這裡都是一個未知數,但是,身上的那份傲骨依然讓他氣定神閒。

他臉上麵色如常,幾乎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波動。

而龐海,愈發被這份冷靜激怒:“陸見深,兵不厭詐,對付你這樣的人,我不準備兩三個招數,又怎麼敢找上門來。

接下來,又是一場激烈的搏鬥。

不記得進行了多久,隻知道前麵的人倒了一波,後麵的又湧來一波。

一波接著一波,那群人就像冇有止境一樣。

周圍都是嘶喊聲,吼叫聲。

聲聲不絕。

地上,遍佈了鮮血,一灘接著一灘,到最後已經分不清是誰身上流下的血了。

而陸見深的身體和體力也在長時間的搏鬥中逐漸消耗,到最後,已經吃不消。

突然,一根長棍子用力的甩過去,方清蓮連心都跳出來了,她捏著雙拳,大聲喊著:“見深,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