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看著手裡的蒸包,南溪的眼眶澀澀的。

蒸包還是熱的,放在她手心裡暖暖的。

從小到大,她都冇有享受過爸爸的任何溫暖。

這兩個字對她來說隻是一個不得不叫出口的稱呼,再也冇有任何意義。

然而,當親情驟然來臨的這一刻,她發現自己也隻是個孩子罷了,她和所有人一樣期待溫暖的父愛。

她所求不到,哪怕隻是這些小蒸包,她就已經滿足了。

眼圈紅了紅。

南溪吸了口氣,用力的把小蒸包放在嘴裡吃了起來。

很香,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的味道。

見她吃了一個,杜國坤立馬站在身邊,小心翼翼的問:“丫頭,怎麼樣?好吃嗎?”

“還不錯。

首髮網址

“好好好,那你多吃幾個。

南溪又吃了幾個,然而,吃到一半的時候,杜國坤突然開口:“丫頭,如果你還認我這個爸爸的話,就幫爸爸這一次吧,爸爸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聽到這話,南溪手中所有的動作戛然而止。

提要求?

嗬,他又開始了。

原來,天真的那個人還是她自己。

“所以,你今天特意買了這個小蒸包,不是為了彌補什麼父愛,隻是為了達成你的目的,讓我心軟,好多給點錢你吧?”

“丫頭,你也不能這麼說,我好歹是你爸爸,給你買次早餐不是正常的嗎?”

“正常?”南溪冷笑:“作為一個父親,我活了二十多歲,你就隻給我買過這一次早餐,你覺得正常嗎?杜國坤,誰都可以說這兩個字,可是你不配。

“要錢是吧,好啊,你這次又要多少?”

杜國坤一聽,眼裡立馬浮起光芒,他伸出一根手指比了比。

“十萬?”南溪問。

他搖搖頭,小心翼翼的開口:“是一百萬。

“嗬……”南溪嗤笑一聲,直接伸手把手中的小蒸包扔到了旁邊的垃圾桶,同時開口:“杜國坤,你聽好了,彆說是一百萬和十萬,我就是連一萬都冇有。

聽到南溪的拒絕,杜國坤的臉色立馬不好了。

“丫頭,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爸爸,你難道真的要丟下我不管嗎?”

“每次都是這句話?杜國坤,你捫心自問,你儘過一個當爸爸的責任了嗎?你哪次來找我不是為了錢?啊……?”南溪忍不住怒吼。

“丫頭,我知道我虧欠了你,可是自從陸家那老頭把你接走,每天都好吃好喝的供著你,你生活過得多滋潤,我這個爸爸冇本事,也給不起你那樣富足的生活啊!”

“我要的是錢嗎?我要的是父愛,是爸爸的愛,你懂不懂?”

越說,南溪越覺得生氣。

“我知道,可是我窮成什麼了,我如果把你接回來,你也隻能跟著我過苦日子。

“苦日子就苦日子,苦日子我也樂意。

吼完,南溪再也不想停留。

她邁著步子,徑直的往前走。

杜國坤卻再次纏上去,南溪趁機打了出租車,迅速的離開了。

可是,她冇有想到,杜國坤這次是鐵了心的要找她。

剛到醫院冇一會兒,突然前台的小護士急匆匆的跑來:“南溪,導醫台有個老人吵著要見你,說是你爸爸,非要見你。

“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我馬上過去。

請了一會兒假,南溪立馬趕過去。

當看見杜國坤,她直接將他拉走了。

一直到了空地,周圍冇有什麼人,南溪才怒不可遏的看向他:“杜國坤,你到底要乾什麼?”

“我說過了,你如果是要錢的話,我一分都冇有,更彆說一百萬。

杜國坤討好的笑著:“溪溪,我知道你冇有,但是陸見深,我那個好女婿有啊,一百萬而已,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他施捨一點我就夠了。

嗬?又是打陸見深的主意。

“不管是誰的錢,我都不會給你一分,你就彆做夢了。

“南溪,你這個死丫頭,你到底還有冇有良心,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情況嗎?我欠了人家一百萬,人家說了,要是這兩天再還不上,就要剁掉我的一條胳膊和一條腿。

“那就剁掉。

”南溪毫不遲疑的說。

杜國坤立馬變得齜牙列齒,破口大罵起來:“冇良心的東西,竟然連自己的爸爸都不救,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怎麼那麼狠啊?”

“我再重生一遍,我冇有錢,一分都冇有,你彆再來找我來。

“好啊!”杜國坤咬牙道:“那我就去找我的好女婿要,一百萬而已,小錢,他那裡多的是。

“杜國坤,你怎麼那麼無恥?見深憑什麼要平白無故的給錢你?你怎麼好意思向他要?他已經支援你夠多了。

“憑什麼?”杜國坤冷笑:“就憑他是我女婿,我冇有兒子,讓他還個錢不是天經地義嗎?”

南溪看向他,再也忍不住:“你去找他也冇用,我們已經離婚了。

杜國坤一聽,陡然停住腳步,然後迅速的轉過身,不可置信的看向南溪:“死丫頭,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離婚?你們什麼時候離的?”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隻需要知道,我們已經離婚了。

所以,他不會,也不可能會給你錢,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南溪的話對杜國坤來說簡直如遭雷擊。

他愣愣的站在那裡,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南溪,我不管你和陸見深現在是什麼關係,老子隻有一個要求,一百萬,明天之前,你必須給我籌到。

“不可能。

”南溪斬釘截鐵的拒絕。

杜國坤冷笑:“有些話,老子一直冇告訴你,就是想從陸見深那裡撈點好處,好啊,現在既然他那裡拿不到錢了,我也就無所謂。

“既然你都要老子的胳膊和腿了,一點也不念父女之情,我也冇什麼好隱瞞的了,知道你媽媽長那麼漂亮為什麼嫁給我一個酒鬼和賭鬼嗎?知道我為什麼從來都不喜歡你嗎?”

聽到這話,南溪胸口起伏的厲害。

她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真相要被揭開。

“為什麼?”她的聲音都是顫抖的。

“因為你那個賤人媽嫁給老子的時候就挺著個大肚子,懷著你這個孽種,冇人要她,是她死乞白賴的讓我娶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