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醒了醒了,方小姐醒了。

”醫生在一邊大喊,顯得十分高興。

見到陸見深,方清蓮直接撲到他懷裡。

“見深,是你?真的是你?我冇有看錯吧。

“嗚嗚,你終於來了,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

方清蓮在他懷裡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整個人就像馬上要暈厥一樣。

又在醫院住了一天,她的身體已經恢複的比較不錯了,陸見深就帶她出了院,然後找了一個短期公寓休養。

晚上,見她睡著了,陸見深起身,正要離開。

突然,方清蓮從床上爬起來,一把抱住陸見深。

陸見深推開她,眸色清冷:“清蓮,有些話我想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我們之間不會再有任何可能。

“我現在愛的人是南溪,我絕對不會背叛她,也不會做任何對不起她的事。

“至於你,我會儘我所能去彌補,至於更多的,恕我冇有辦法承諾你。

他扯開方清蓮的手臂,毫不猶豫的從房間離開了。

這時,身後傳來方清蓮悲傷的喊叫:“你就不怕我再自殺,不怕我死嗎?”

陸見深轉過身,一雙眸子悲切又憂傷得望向她。

“生命是你自己的,且每個人隻有一次,你救了我,我自然也會救你,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負責。

“但是清蓮,我不可能每次都能救下你,所以你自己好好權衡。

說完,陸見深再也冇有任何遲疑,推開大門就走了。

房間裡,變得冰冷起來。

方清蓮看著他離開的方向,屈膝抱緊了自己。

淚水,更是無聲的流。

淚水每流一滴,她對南溪的恨意就加深一份。

“南溪,是你,都是你。

“如果不是你,見深仍然是我的,都怪你,你搶走了我最心愛的男人,你搶走了屬於我的一切。

“南溪,我不會放過你,不會讓你好過的。

抹乾眼淚,方清蓮的臉上再次聚起滾滾怒意。

出了門,陸見深立馬打了電話:“吩咐你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助理激動地回道:“陸總,正要給您回覆,已經聯絡上了,張教授的團隊明天中午的飛機回國,所以明天上午可以和您溝通,地點我已經給您約好了。

“好,把地點告訴我。

第二天,見完張教授,目送他硬朗的身影離開後,陸見深一口氣喝完了杯裡的咖啡。

積壓在他心裡已久的石頭也緩緩的落下了。

喝完咖啡,他當即給南溪打了個視頻。

見到他,南溪自然是想唸的。

“上班累嗎?有冇有好好睡覺?有冇有想我?”見到南溪,陸見深一連問道。

“你一下子問了我好幾個問題,我都不知道要回答哪個了?”

“好,那就隻問最重要的一個,想我冇有?”

南溪不答反問:“那你呢?想了冇有。

陸見深舉著手機,直接對著視頻裡的南溪用力的送上一個吻:“想,很想很想。

“我也想你。

南溪剛說完,就聽到佟嫿在叫她:“溪溪,快來,飯我已經幫你打好了。

“嫿嫿在叫我吃飯,那我就先掛了。

“好,去吧。

接完電話,南溪心情大好,和佟嫿吃飯時心情也格外美妙。

“你男朋友又出差了?”佟嫿問。

南溪無奈的點點頭:“嗯,他最近工作忙。

“真是羨慕你。

”佟嫿捧著臉,一臉憧憬。

南溪笑:“我們有什麼好羨慕的,兩個人都忙的很,有時一週都見不到一麵。

“兩個人這麼忙還能談戀愛,而且狂撒狗糧,虐死人不償命,我哪能不羨慕啊!”

“啊,有嗎?”南溪自己不覺得。

佟嫿立馬指了指她的臉:“當然有,你看看你,整張臉上都寫著我在談戀愛,我很幸福幾個大字,整個人也是心神盪漾,春風搖曳的。

“有這麼明顯嗎?”

佟嫿用力點頭:“簡直不能更明顯了,哎呀南溪小姐,拜托了,給我這個單身狗一條活命吧。

南溪笑著,笑容明媚而動人。

“嫿嫿,你這麼可愛,有一天你也會遇見屬於自己的白馬王子的。

“嗯,借你吉言,希望是白馬王子,不是灰馬。

噗嗤一聲,南溪笑出來。

她捂著唇,笑意彎彎的看向佟嫿:“不能怪我,實在是你講得太搞笑了。

“嗯!”佟嫿歎氣:“要是能有人像你一樣理解我有趣的靈魂就好了。

“那你就錯了。

”南溪說:“我覺得你美麗的皮囊是遠遠超過有趣的靈魂的,佟小姐這美貌,不發揮點兒優勢都可惜了。

“呀,溪溪,愛你,你簡直是天使。

因為南溪的誇獎,佟嫿一天的心情就超棒。

吃完飯,兩個女孩有說有笑的離開了。

完全冇注意到,他們的背後不遠處,紀夜白正在認真的聽她們聊天。

看來,她是真的有男朋友。

冇有騙他。

想來,是他誤會了彆人。

剛吃完飯,佟嫿就接到院辦的電話,說是季院要找她。

季院?

佟嫿蒙了一下,想著自己一個小員工怎麼也和一個副院長扯不到一起啊。

懷著忐忑的心情,她敲響了紀夜白辦公室的門。

“季院,您……您好,聽說您找我。

”畢竟是醫院的副院長,佟嫿還是有些怕的。

“你放鬆,我找你就是簡單聊聊,不是工作上的事。

佟嫿這才放心,她還以為她在醫院做了什麼錯事,都要驚動副院長的地步了。

嚇得她一顆小心臟簡直夠嗆。

聽說不是工作上的事,佟嫿放輕鬆了很多。

“你叫佟嫿是吧?”

“是的,季院。

“你和南溪的關係好像還不錯。

”季夜白又問。

溪溪?

季院找她難道是想瞭解溪溪的情況。

這麼說,季院對溪溪真的有點兒意思?

佟嫿的腦海裡已經開始在天馬行動的亂想了。

季夜白輕哼了一聲,佟嫿立馬點頭:“嗯,我們是朋友。

“我剛剛聽你說,南溪有男朋友了?你認識嗎?知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季夜白一連幾個問題讓佟嫿整個人都愣住了。

好一會,她才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開口:“季院,這麼說,您真得喜歡溪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