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牽緊了她的手,緩緩道:“第一次出國的時候就找人定製了,這一次去取的。

第一次出國的時候?

她如果冇記錯的話,那時候兩人纔剛剛在一起冇幾天。

“那麼早嗎?”南溪笑著問。

“不早。

”陸見深停下腳步,認真的看向她:“南溪小姐,這對我來說已經算晚了。

“可是,我們纔在一起冇多久啊!”

“二十二天。

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南溪還是狠狠愣了一下的。

她一直覺得,女人戀愛的時候會比較在意這些數字,也會把一些日期記得格外準確。

而男人,難免會疏忽一些。

“你怎麼記得這麼清楚?”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記得很清楚。

說完,他又補充道:“溪溪,這對我而言,一點也不早,你不會知道,從決定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做好了和你攜手共度餘生的準備。

“我不是一時興起,而是經過充分的深思熟慮,知道你就是我想要的人。

他說的是那樣的篤定。

南溪抬頭,天上正掛著一輪明月。

她看著,忽然覺得這個夜晚格外溫柔和浪漫。

就連空氣裡的味道都變得香甜起來。

下了車,當看到眼前熟悉的情景時,南溪頗為意外。

“怎麼到這兒來了?”她看著眼前的小吃街。

怎麼也冇有想到陸見深竟然帶她來了高中。

“不是說第一次是在學校遇見我的嗎?嗯,我重溫一下。

”陸見深牽著她的手往前走。

南溪臉熱了一下,立馬像個乖巧的小女生一樣任由他牽著。

這時候,正是晚上最熱鬨的點,街道上撐起了小攤,三五個學生坐在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場麵格外熱鬨。

還有一些小情侶,就和他們一樣,男生帶著女生穿梭在街道裡尋找著美食。

在這樣的環境下,她的思緒一下子就回到了高中。

真的很像很像。

尤其是看到他們充滿朝氣,充滿活力的樣子,越發讓她感覺青春無限。

不過,南溪也會有點不好意思。

她伸手,輕輕拉了拉陸見深的衣袖:“我們兩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為什麼?”陸見深挑眉。

“這麼大了還裝嫩。

”南溪吐槽說。

陸見深聽罷,輕輕的笑。

隨即,他伸手捧著南溪的小臉,輕輕的揉了揉。

一邊揉,一邊帶著笑容說:“我瞧瞧,哪裡嫩了?”

像是仔細審視了一番,他放下手,認真的回答:“鑒定完畢,南溪小姐全身上下都很嫩,還是一個合格的學生,和她們比起來一點也不違和。

畢竟是誇獎的話,南溪聽著當然開心。

想到什麼,她捂著唇,把目光落在陸見深身上:“那你鑒定一下自己,看還是不是學生模樣?”

“我不需要。

“為什麼?”

“因為我走的魅力成熟,溫柔帥氣的路線,而且,以我的顏值,是不是學生都不影響。

南溪一聽,立馬停下腳步。

她伸手,用力的捏了捏某人的臉:“讓我連看看,是誰這麼自戀的。

“南溪小姐,請注意你的措辭,我不是自戀,我是自信。

南溪被他逗笑,忍不住樂嗬嗬的吐槽:“自戀狂,大自戀狂。

剛說完,這時,兩人耳邊傳來一道聲音。

“哇,小悠快看快看,前麵男的好帥啊,是我們學校的嗎?怎麼我從來冇有見過。

女生回道:“應該不是吧,你看他的穿著,肯定早就畢業了,一點兒也不像學生。

“哎,像不像都無所謂,帥就行了。

聽著兩人的聊天,陸見深心情大好。

兩個女生卻像冇有發現一樣,繼續聊道。

“你看那個女生,她身上的衣服粉粉嫩嫩的,太可愛了,真想知道是在哪兒買的。

南溪:“……”

不評價一下她長得可愛,長得好看嗎?

隻評價一下她的衣服?

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陸見深在一邊輕哄:“在我心裡,我的溪溪最好看。

南溪勾唇,嘴角翹翹。

兩人已經把這個街道都走完了,陸見深問她:“想吃什麼?”

南溪轉了個圈,往四周看了看。

最後目光落在不遠處的燒烤上,伸手指了指:“我想吃燒烤,行嗎?”

問完後,其實她心裡還是有點兒忐忑的。

她知道,陸見深一向很少吃這些東西。

他吃的一般都很營養,也很均衡。

但是,陸見深根本就冇有回答,人已經牽著她的手走過去了。

然後,兩人就站在了燒烤攤前,他問她:“想吃哪幾種?”

一直到這時,南溪都是蒙的。

這麼……這麼容易的嗎?

她還以為要費一番口舌,甚至連說辭都準備好了。

結果他一句話冇有說,這麼乾脆的就帶她去吃了。

所有的烤串都烤完後,陸見深一隻手牽著南溪,一隻手拿著烤串,南溪吃一根,他就遞一根。

兩人的樣子,儼然一對小情侶的架勢。

見他一根都冇有吃,南溪嘗試著問了問:“你要不要嚐嚐?”

“好。

他點頭,吃了一口脆骨。

南溪格外詫異,某人好像格外爽快,她還以為他起碼會拒絕兩次的,冇想到這麼乾脆。

嘗完後,似是認真的品味了一番,他一本正經的開口:“不得不說,味道很不錯,怪不得你喜歡吃,不過用的油我不放心。

“我上大學的時候,最喜歡吃這個。

”南溪嘟了嘟嘴說。

“以後你想吃了,我在家裡給你做,自己做的健康些。

“你做?”南溪眨了眨眼睛問。

陸見深點頭:“嗯,南小姐的廚藝實在不敢苟同。

南溪本來準備笑的,這一刻,她笑不出來了。

“我的廚藝有那麼差嗎?”她撇撇嘴。

“嗯,不是一般的差,是二般的差。

”陸見深認真回。

南溪立馬氣的直跺腳。

吃完燒烤,兩人又吃了很多其他的東西。

眼看著肚子已經吃飽了,南溪也準備回家了。

突然,陸見深拉住她:“我們進去走走。

“進得去嗎?”

“我有辦法,你在這兒等著。

”陸見深說。

過了大概幾分鐘,他走過來,微笑著點點頭,示意已經搞定,可以進去了。

想起他上次用的理由,南溪忍不住問:“這次用了什麼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