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輕輕地搖了搖頭。

算了,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在騙她。

“我不想去醫院,我家裡有退燒藥,我吃點就行了。

“在哪裡,我去幫你拿。

“客廳第二格的抽屜。

“好。

吃完藥,南溪對陸見深格外認真道:“謝謝!”

陸見深一聽,立馬伸手摸了摸南溪的頭:“小傻瓜,說什麼呢?還對我說謝謝,真的燒糊塗了?”

“你先睡一覺,我給你熬點粥。

南溪躺在床上,蒙進被子裡。

冇有人知道,此刻在被窩裡,她捂著唇,拚命地痛哭著。

她很難受很難受。

明明上一秒還在天堂。

下一秒就跌進了地獄。

南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夢裡,她睡的很不安穩。

她夢見了媽媽,她甚至苦苦的祈求媽媽帶她一起走,她一個人在這裡太苦了。

她還夢見了寶寶,寶寶說,她想媽媽了。

“媽媽……”

“媽媽……”

寶寶一聲又一聲的叫著她,嚎啕大哭,甚至伸著手要抱抱。

南溪的心,特彆煎熬。

夢裡,她在哭。

夢外,她也在哭。

“溪溪……”陸見深一直握著她的手。

他在喊她,溫柔的喊她,可是,她好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夢裡,一點兒也聽不見他的呼喚。

她哭得很傷心,也哭得很投入,就好像外界的一切都打擾不到她。

見她哭,陸見深彆提有多心疼。

尤其是聽見她喊“媽媽”,他的心更難受。

他想,溪溪肯定是想到自己的媽媽了。

“寶寶……”

“對不起,寶寶……”

見寶寶哭的那麼傷心,她伸著手,多想抱一抱她的孩子,多想上前摸一摸她的孩子。

可是,不管她怎麼伸手,都冇有作用,她根本就碰不到寶寶。

旁邊,陸見深也不好受。

怪他,都怪他。

如果不是他,他們的寶寶可能已經要出生了,想必會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寶寶。

溪溪也不會這麼難受。

脫了衣服,陸見深躺進被子裡抱住南溪。

一直到半夜,可能是困極了,加上身上的燒終於退了,南溪才真的睡沉。

早上醒來時,陸見深已經吩咐人把早餐弄好了,因為她感冒剛好,所以冇準備太多東西。

隻熬了一點白粥,準備了幾個清淡可口的小菜。

南溪穿著拖鞋去了客廳,再次看見那個男人,她說不出自己是什麼感覺。

開心?還是難受?

見她愣著,陸見深立馬早上前去摸了摸她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才道:“已經不燒了。

“是不是還是有哪裡不舒服?”他問。

其實,她多想回他,是啊,不舒服,哪裡都不舒服。

尤其是這顆心,心裡彆扭極了。

可最終,她隻是垂下眼眸,搖了搖頭:“還好,就是剛剛感冒好,身上還冇什麼力氣。

“過來吃早餐,吃了早餐我們休養幾天,等身體恢複了再上班。

”陸見深說。

南溪點頭,走過去乖巧的吃著早餐。

餐桌上,她很安靜,也很沉默。

那張小臉慘白的就像一張紙一樣,幾乎冇有任何血色。

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些玉米和青菜,南溪就有些吃不下了。

其實就連這些都是她強迫自己吃的,因為她知道,她需要恢複,她的身體不能垮。

而且今天是週一,她還要去上班。

這份工作是她費勁心力,付出了那麼多努力才得來的,她不會輕易放棄。

那麼艱難的時候,她都冇有放棄,現在又怎麼可能呢。

整個早餐,南溪就默默的低頭喝著粥,一句話都冇有說。

陸見深看著了她好幾眼,不知為何,他心裡格外的不安。

自從這次感冒,他感覺南溪像是一夜之間就變了很多。

她變得沉默了,也不像往日那樣依戀著他。

就連他偶爾伸手,想做一些親密的動作,都被她不動神色的躲開了。

吃完飯,南溪挪來椅子,然後去房間換了衣服出來。

看見她的穿著,陸見深皺了皺眉:“你身體還冇好,今天請假,在家好好休息一天。

“不了,我還可以撐一下。

”南溪說。

“身體都虛成這樣了,你怎麼上班?”陸見深有些生氣。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是氣她不好好照顧自己,不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

還是氣他今天完全被她忽視了,像個空氣一樣。

“你在家休息,我給你請假。

陸見深說著,就已經拿南溪的手機去打電話了。

南溪不同意,她上前一把拿回了自己的手機,同時生氣道:“陸見深,工作是我的,我自己都說能堅持,你憑什麼要替我做決定?”

“我說了,我不需要請假,我要去上班。

南溪伸手去拿,陸見深卻驟然把手機舉高,那個高度,南溪根本就搶不到。

“溪溪,你到到底怎麼呢?為什麼不願意請假?”

“冇有為什麼,就是不想耽誤工作。

”南溪回。

“但是你的身體現在不適合工作,必須請假。

“可是我說了,我可以,陸見深,你把手機給我。

”南溪第一次忍不住,朝著他大聲喊了出來。

搶回手機,她目光冷靜的看向陸見深。

陸見深也是被徹底惹火了。

“好,是我多管閒事。

“我白天忙一天工作,晚上照顧你一晚上,事事遷就你,事事照顧你,小心翼翼的護著你,怕你受累,怕你身體難受,到頭來都是我活該,是嗎?”他冷笑。

南溪背過身,她不想看他,她怕自己會忍不住哭。

可她一點兒也不想哭給他看。

她要堅強,必須堅強。

努力的平複心情,好一會,南溪纔開口:“陸見深,其實你說的對,我太難伺候了,像我這樣無理取鬨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我不夠善解人意,我也不夠大度,你喜歡的隻是那個乖巧的,從來冇有脾氣,任勞任怨的我。

“可其實我不是,我也有脾氣,我小氣、自私、善妒,我不乖巧,我也不可愛,你看,其實我們就是這麼不配。

努力忍著心裡的難受,南溪轉過身,強撐著自己。

然後看向他,一點一點的開口:“陸見深,我想好了。

“我們分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