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見深身體一僵。

一把扯掉方清蓮的手,他轉過身,立馬走向南溪。

然後牽著南溪的手往外走。

“你放開我。

“陸見深,你把我抓疼了。

南溪掙紮著,但陸見深還是把她拉到了另一個房間。

“溪溪,不是你看見的那樣。

”他解釋。

“那是哪樣?”她平靜的問。

另一邊,病房裡。

陸見深離開後,方清蓮就越發囂張起來。

她端起杯子,慢悠悠的喝了口水:“真是稀奇,林大明星竟然紆尊降貴的來看望我。

林念初冷哼:“看望?方清蓮,你的臉還真夠大的,我就冇見過像你這樣恬不知恥的人。

“那你跑到我這兒來乾什麼?”

“問得好,本小姐今天閒來無事,特意來看看賤人是怎麼興奮作浪的。

“林念初,管好你自己,這是我和見深的事,你憑什麼插手?”方清蓮氣的臉色發白。

她放下水杯,從桌子拿起指甲剪。

同時開始慢悠悠得剪她的指甲。

雖然很恨很恨,但她心裡還是拚命壓抑著,冇有讓自己爆發出來。

“溪溪是我閨蜜,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欺負了她,就是欺負了我林念初,方清蓮,我勸你早點收起那副惺惺作態的架勢,我不吃你那一套。

“溪溪也不是怕你,之所以冇有下狠心去打擊你,不過是因為她對陸見深還有那麼點兒眷戀,你以為她是怕了你?”

方清蓮依然剪著指甲。

隨著清脆的響聲,指甲一個接著一個的掉落。

看著掉在垃圾桶的指甲,突然,方清蓮的目光變得陰狠起來,心裡也出現了一個狠辣的想法。

好啊,林念初,林大明星。

她倒想看看她的臉要是廢了,還怎麼做大明星。

冇有了明星這個花架子,她還怎麼在她麵前傲?

想到這裡,方清蓮再剪指甲時,故意把指甲剪成一個又一個尖銳的口子,像一把利劍一樣。

“林念初,彆把你們姐妹說的那麼高尚,當初要不是南溪,我早就和見深結婚了,孩子都生了一堆了,就算有第三者,那也不是我。

“是南溪。

是她不要臉,插足了我和見深的感情,她纔是小三,是名副其實的第三者。

林念初也被氣到了。

她嘴裡有的是話去反駁這個賤女人。

但是她現在不想用嘴了,她的好脾氣已經被她磨完了。

她現在隻想用手。

有些人,就是欠打。

打一場,就老實了。

一個箭步上前,林念初冇有客氣,直接拿著方清蓮剛剛喝完的水杯,直接把水從方清蓮的頭頂淋下去。

瞬間,她的頭髮全都濕透。

熱水順著方清蓮的頭髮落到被子上,很快,她蓋著的被子全都濕透了。

“啊,熱,好熱^”

“林念初,你個瘋婆子,你瘋了。

”方清蓮怒吼。

這哪裡是個明星?

這簡直是個潑婦。

這水是她剛剛喝的,溫度還是熱的,雖然不是滾燙的,但還是很熱的,潑到頭上的那一刻,她兼職頭皮發麻。

林念初冷笑。

好啊,熱是吧。

那她就讓她好好涼快一下,降降溫。

拿起杯子,林念初衝到洗手間,她接了一杯冷水。

回來後,想也冇想,照著方清蓮的頭直接毫不客氣的潑下去。

“啊,冷……”

方清蓮又開始叫。

冷水從她的頭頂淋過,冰得她直哆嗦。

“不是嫌熱了嗎?我好好給你降降溫。

“如果熱的話,我不介意再幫你降降溫。

林念初說完,冷笑一聲,把杯子擲地有聲的砸到桌子上,整個人更是冷若冰霜。

但是,她冇有想到,就在她準備離開床邊的時候。

突然,方清蓮像是瘋了一樣,她坐起身,伸出雙手,一把抓住林念初的頭髮。

然後,下了狠心的拚命拽。

冷哼一聲,林念初怒目看向方清蓮:“這麼下三濫的手段你也玩?”

果然,越是賤的人越喜歡拽頭髮。

她林念初生平最討厭的事情之一就是彆人拽她的頭髮,有時睡覺她的頭髮被霍司宴壓住了,她都要心疼半天。

她有多愛惜自己的頭髮?

長這麼大,除了髮質不好的時候需要修剪一下髮尾,她從來都捨不得剪頭髮。

就連現在各種各樣的染髮和燙髮,她也是挑最好的做,次數能少就少,生怕傷了這一頭長髮。

她這麼精心保護的頭髮現在被這麼一個瘋女人抓著拽,她哪能不生氣。

瞬間,心頭的火氣蹭蹭蹭的往上長。

她的怒氣更是直冒。

好啊!

下三濫的手段,那她就用下三濫的手段和她玩玩兒。

好歹拍了這麼久的戲,她也練過一些招式,身體又輕盈,她就不信自己還比不過一個瘸子了?

林念初伸手,抓著方清蓮的頭髮就往下拉。

方清蓮頓時疼的頭髮麻,但她不會求饒,隻是冷笑:“剛剛還笑我的手段下三濫,那你呢?你現在是在乾什麼?”

“高貴的人用高貴的手段;低賤的人用低賤的手段,對付你這樣的人,就該用這樣的手段,方清蓮,彆得了便宜還賣乖,我親自動手都是給你麵子了。

林念初的話把方清蓮氣的夠嗆,簡直是七竅生煙。

兩人都拽著各自的頭髮,誰都不肯放手。

場麵一時十分混亂。

兩個女人也都是下了狠心的。

被子上,地麵上,很快就落下了很多頭髮。

不過,多數都是方清蓮的。

幾個來回後,方清蓮就不行了,漸漸不敵了。

林念初成功將自己的頭髮從她的魔爪中解脫出來,同時勾唇:“再敢作妖,我不介意把你一頭的頭髮都拔了。

方清蓮冷笑,她仰起頭,當看見林念初的白嫩的臉頰時。

她勾唇,忽然笑了笑。

下一刻,那雙魔爪,瘋了一樣的抓上去,那一撓很用力,簡直是下了十足的狠心。

“啊……”

瞬間,林念初喊出了聲。

她反應夠快,一把抓住方清蓮的手,冇有給她進一步的機會。

同時,雙手捏住了方清蓮的手腕,整個人冷到不行,目光森冷至極。

“念念……”

這時,南溪和陸見深聽到聲音立馬跑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