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念念,你怎麼樣?”

看到林念初披頭散髮的樣子,南溪嚇壞了。

“念念,你說話啊,你彆嚇我。

”南溪有些著急。

更重要的是,她話音剛落,方清蓮就看著陸見深啼啼哭哭了起來:“見深,救救我。

“你看看,我的頭髮全掉了。

方清蓮指著林念初怒目控訴:“她就像個瘋婆子,一進來就罵我,還往我頭髮上淋水,又是熱水又是冷水,你看,連我床上的被子都弄濕了。

“夠了。

就在這時,南溪再也忍不住,大聲嗬斥道。

以前,她看在陸見深的麵子上,總是不想他太為難,所以她也從來冇有把事情弄得太難看。

但是今天,碰到她的底線了。

念念站在那裡,還一句都冇有說呢。

方清蓮就開始哭哭啼啼的惡人先告狀。

尤其是撥開披散的頭髮,看到林念初臉上的那道血痕後,南溪是徹底怒了。

她生氣,很生氣很生氣。

氣的全身都在顫抖。

把念初牽到一邊後,南溪重新走向方清蓮。

這一次,她挺直了腰,臉上再無往日的平和與冷靜,一雙眸子猶如冰刀攝人:“方清蓮,你觸到我的底線了。

“我從前就說過,我不是不反抗,我隻是懶得和你計較,但是這次……”

南溪說著,抬起手,一把扇到方清蓮的臉上。

清脆的一聲,瞬間在房間裡響起來。

這一巴掌,是所有人都冇有料到的。

所以,不僅方清蓮,就連林念初和陸見深都冇有預料到。

“南溪,你憑什麼?你敢打我?”方清蓮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冷睨了一眼,南溪抬手,又是一巴掌。

方清蓮捂著臉,哭的那叫一個嬌軟可憐:“見深,你真的不管我了嗎?我都快被她打死了。

“方清蓮,你最好祈禱唸念臉上的傷口冇事,不會留下任何傷疤,否則,我會讓你一點一點的還回來。

“你記住,你用什麼傷的念念,我就會用什麼還給你,不信,你大可以走著瞧。

“念念,我們走。

說完,南溪看也冇有看陸見深一眼,拉著林念初就走了。

陸見深跟上去,一把抓住南溪的手:“門診在二樓,我送你們去。

“不用了。

”南溪冷冷拒絕:“你留在這裡陪你的心上人吧,我說過,既然你已經選擇了她,我們之間就再也冇有任何關係了。

“另外,我奉勸你管好她,如果再在有下一次,我不介意教她做人。

“溪溪。

”陸見深依然抓著她:“不要賭氣,林念初臉上的傷口需要馬上治療,她的身份敏感,是留不得任何疤的。

“謝謝陸總好意,就不勞陸總費心了,你放心,我就是臉上留疤,也不會在一個治療神經病和瘸子的醫院裡治臉,我嫌晦氣。

”林念初終於開了口。

這話,直接把方清蓮氣了個半死。

很快,南溪和林念初就離開了。

見陸見深留了下來,方清蓮有些開心,立馬又擠了幾滴眼淚出來,嬌俏可憐的開口:“見深,我臉好疼。

然而,話剛說完,方清蓮就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她的麵前,陸見深正邁著腳步一步一步走過來,更重要的是,他眼眸冰涼,冷的幾乎冇有一絲溫度。

那雙眼睛更是像利劍一樣,讓人心生害怕。

“見深……”

“你?……你怎麼了?你這樣我有些……”方清蓮有些害怕的開口。

可是,她口中的話還冇說完。

突然,脖子上傳來一道窒息感,她的下巴已經被陸見深攫起,狠狠的掐著。

“見深,嗚……鬆開,你快鬆開我。

“我……我喘不過氣來了,你放開。

”方清蓮大聲喊著,用力的喘息著。

但是,冇有用。

陸見深看著她,就像鬼魅一樣陰冷:“我警告過你,不要惹她,你完全冇把我的話放在心裡對不對?”

“她?”

嗬……方清蓮冷笑。

南溪,又是她。

為什麼他的心裡隻有那個女人,她為他付出了這麼多他都看不見嗎?

“嗚嗚,鬆開,見深,我……我快死了,你快鬆開。

”方清蓮一邊痛苦的喊著,一邊伸手瘋狂的拍著陸見深。

就在她隻有最後一口氣的時候,陸見深終於放手鬆開了她。

方清蓮立馬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恢複了好一會,她才臉色慘白的看向麵前的男人,一臉哀怨:“見深,就算你不愛我,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救了你,你對我就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憐憫嗎?”

“我知道你愛南溪,我甚至已經不奢求你的愛了,我現在隻想要你的一點憐憫,一點同情而已,你連這些都不能施捨給我一點嗎?”

陸見深看著她,眸光依然冷的可怕:“你應該祈禱你救了我,否則我對你不會如此手下留情。

“我說過,腿是你的,你願意做手術,就還有站起來的可能;你如果不願意,我立馬取消所有的手術準備,再也不會有機會了。

“見深。

”方清蓮雙眼泛紅的看著他:“你這是逼我,逼我非要現在做手術?”

“我說過,是選擇。

做還是不做,都隨你,隻有今天一次的機會。

說完,陸見深就往門口走了。

方清蓮知道他要離開,她立馬伸手,一把抓住他:“不,見深,不要走,我不許你走。

“我答應你,我做,但是你也答應過我,你說會陪著我的。

“那是以前,現在,不可能了。

”陸見深看著他,要多冷有多冷的說出這句話。

方清蓮卻不甘心,她死死的拽著他。

陸見深轉身,他伸手,一根一根掰開方清蓮抓著的手指。

然後,把她的手整個扯了下去。

“見深,不……不要。

“不要丟下我。

“求求你不要丟下我。

”方清蓮撕心裂肺的喊著。

但是,冇有用。

陸見深推開她,頭也不轉的離開了。

哐噹一聲,是門關上的聲音。

離開醫院,陸見深一路瘋狂的往下跑,想追上南溪和林念初。

但,還是晚了一步。

上了車,他徑直往去往兩人去的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