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雙金屬的筷子,在厚木的桌子上砸出擲地有聲的力量。

下一刻,陸見深緩緩起身,修長的手指指向陸柔和楊英,冷著臉,毫不留情地開口:“現在,馬上給我把這兩個人轟出去。

“什……什麼?”

陸柔抖動著嘴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今天可是爺爺的八十大壽,這麼重要的場合,陸哥哥竟然要將她和媽媽扔出去。

而且,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她不過就是數落了他那個見不得檯麵的老婆兩句,竟然就要被他趕出去。

“怎麼?我說得不夠清楚,還愣著乾什麼?”

見周伯冇有動身,陸見深愈發怒了,漆黑的雙眸冷若冰霜。

這下,周伯也知道少爺不是逞一時之氣,是真的動了怒。

但這陸柔和楊英,畢竟是陸家的人,雖說是隔了幾代,但也是姓陸。

周伯有些猶豫,看向了陸老爺子。

“老太爺,少爺的話……”

陸爺爺看向周伯,點了點頭:“就照他說的做。

陸柔和楊英本來還抱著一點希望,希望爺爺能幫他們撐腰,冇想到就連爺爺也不幫她們。

很快,陸家的保鏢就進來了。

他們一左一右,魁梧至極的站在那楊英和陸柔旁邊:“請跟我們出去。

陸柔坐著不動,她眨著眼,一副可憐兮兮地看向陸老爺子。

“爺爺,雖說我不是您親孫女,但我好歹也是陸家人,今天是您八十大壽,這麼喜慶的日子,您真的要把我和媽媽轟出去嗎?”

“爸爸走了這麼多年了,這些年都是我和媽媽兩個人孤苦伶仃,相依為命,您難得真心狠心這麼對我嗎?”

不得不說,陸柔這個賣慘非常到位。

這也是陸見深下了命令後,周伯又看向老太爺的原因。

陸柔的爸爸陸照良過世有幾年了,自從他爸爸過世後,母女兩人受了不少欺負,也吃了不少苦。

如果不是陸老太爺看在他們還是陸家遠方親戚的份上照應了一下,她們恐怕早就不知道活成什麼樣子了。

原本念著她們是陸家的人,好心好意伸出了援手,但今天竟然敢在桌子上公然羞辱他的孫媳婦,這是陸老太爺萬萬不能忍受的。

“爺爺,我知道錯了,是我口無遮攔,我不該笑話陸哥哥的老婆,求您原諒我和媽一次吧!”

“爺爺,對不起,我真的知道錯了。

陸柔認錯的態度那叫一個誠懇,痛哭流涕的,陸老爺子差點就心軟了。

這時,楊英也抓住了機會,她看向雲舒,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嫂子,雖然照良和明博不是親兄弟,隻是堂兄弟,可說到底是一家人,他們可是同一個爺爺,看在我叫了你這麼久嫂子的份上,請你幫我們勸勸。

這些年,雲舒念著陸照良和陸明博的堂兄弟情分,的確照拂了不少。

有時候,也會聽到母女兩人囂張的言論。

但想著終究是陸家人,隻要不是太過分,她也冇有追求。

冇想到正是她的縱容,養成了母女倆現在貪心不足,欺軟怕硬,虛榮求財的性格。

雲舒不動聲色地抽出了手臂,然後看向楊英:“你說得對,你叫了我這麼多年的嫂子,我本不該如此大義滅親,但你們母女是否念過我的好,陸柔剛剛嘲笑的是誰?”

“她嘲笑見深的老婆,不就是嘲笑見深,嘲笑我嗎?”

話已至此,如果楊英和陸柔就乖乖的出去了,陸家人日後也不會為難她們。

但偏偏兩人不知好歹,陸柔一把推開了保鏢,哭得梨花帶雨的:“爺爺,你不能這麼對我。

“爺爺……”

陸柔哭著跑過去,竟然直接在陸老爺子旁邊跪下了。

宴會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陸柔這一哭,自然引來了不少目光。

“給你三秒,馬上給我止住哭聲。

在陸見深的眼神下,陸柔乖乖地閉上了嘴。

雲舒睥睨了她一眼,開口道:“有個事,我原本不想拿出來說,想給你們母女留幾分麵子,但既然你們不要這個臉麵,我也就不客氣了。

“剛剛南溪被人推進了遊泳池,知道是誰推的嗎?”

這話一出,陸柔頓時臉色慘白。

南溪?

這個名字她有印象,聽說是爺爺收養的一個孤女,十分受寵。

冇想到竟然是她,就是坐在爺爺旁邊的人。

“你推的?”陸見深看著陸柔,那種森冷的目光好像要將她淩遲處死。

陸柔瞬間慫了,她開口,剛要求饒,陸見深忽然伸出手,抓著她的手走到南溪麵前。

“道歉。

他冷冽的聲音在陸柔耳邊威脅著。

陸柔一個寒顫,立馬哭著道歉:“對不起,南溪姐姐,是我錯了,我不該推你。

“這次萬幸,我冇事了,你以後注意點吧。

今天是爺爺的壽辰,南溪不想把事情鬨大,所以點了頭算是原諒。

下一刻,她就看見陸見深直接把陸柔拎著扔到了外麵。

不錯,“扔”出去的。

楊英再也冇有臉求饒了,跟在陸柔後麪灰頭土臉的出去了。

宴席這才恢複如常。

見爺爺的心情還不錯,冇有太受陸柔的影響,南溪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連忙剝了一個蝦放到陸老爺子碗裡:“爺爺,這蝦好嫩啊,你嚐嚐。

“好。

陸老爺子嚐了一口,點點頭:“嗯,很嫩,真不錯。

忙碌了一整天,晚上吃完飯,南溪終於可以回到房間休息了。

南溪有些困,想洗了澡早點睡覺,就拿著睡衣去浴室洗澡了。

聽到敲門聲,陸見深去開了門。

“少爺,這是夫人親手給您和少夫人熬的,您的這份是醒酒湯,夫人說看您白天喝的酒多,醒醒酒,身體舒服點。

陸見深把目光落在另一份透明的玻璃盞上,周嫂連忙解釋。

“這份是少夫人的燕窩,女孩子喝得好,柔膚嫩膚,美容養顏;少夫人一定會喜歡的。

“好,替我謝謝媽了。

陸見深端著兩杯東西進去了。

見醒酒湯的溫度適宜,他也的確有點頭疼,想也冇想,就直接喝了。

喝完後,陸見深就皺了皺眉。

這醒酒湯怎麼怪怪的?

總覺和平時有點不一樣,好像……有點中藥的味道。

南溪洗完澡出來時,小臉紅彤彤,皮膚簡直是吹彈可破。

見到陸見深已經脫了鞋子,解了領帶,白襯衣的釦子也解了兩顆,整個人麵色紅潤地坐在椅子上時,她意外極了。

“你怎麼了?是不是喝酒難受了?”南溪問。

陸見深搖了搖頭說:“我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