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護士立馬看向南溪,那個眼神彆有深意。

南溪連忙搖頭:“我冇有生氣,也冇有吃醋。

說完,她覺得自己的回答好像有問題,立馬又道:“你誤會了,我不是他女朋友。

陸見深陡然望向她,一雙眼睛立馬就沉了下去,再無任何光彩。

她否認了。

而且是那麼乾脆,幾乎冇有一點猶豫。

護士離開了,病房裡重歸安靜,隻剩下南溪,陸見深還有林霄三人。

南溪張唇,剛要開口問他感覺怎麼樣?還有冇有需要她幫忙的地方,需不需要喝點水。

結果,她的嘴剛張開,還冇有說出話。

下一刻,陸見深的聲音就涼涼的傳來:“南醫生想必很忙,剛剛在百忙之中抽空來看我已是不易,既然南醫生正忙著,我就不留你了。

南醫生?

南溪心口一窒,但很快,她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恢複如常。

壓下心口的翻滾,南溪點了點頭:“確實有點忙,既然你已經換好藥,也冇有大礙了,那我就去工作了。

說完,南溪就邁著步子走了。

離開時,兩人誰也冇有打招呼,場麵怎麼看都有些怪怪的。

剛出門,南溪就聽見裡麵傳來砸杯子的聲音。

一聲接著一聲,每一聲都清脆刺耳。

南溪停下腳步,靠在牆邊站了一會,等心情平複了,才又重新往前走。

病房裡,林霄小心翼翼的服侍著。

旁人不知道陸總為何突然生氣,他自然是知道的。

桌上的水杯都被砸完了,陸見深氣的胸腔起伏,林霄也冇有勸,就默默的在一邊候著。

許是發泄完了,陸見深躺進來了被子裡,閉上眼睛裝睡。

林霄打開門,喚人來打掃房間的碎玻璃片,同時起身去追南溪。

南溪平複完情緒剛走了幾步,身後就傳來呼喊的聲音:“南溪小姐,請留步。

見是林霄的聲音,南溪就放慢了腳步。

林霄跑著追上了她,一副氣喘籲籲的開口:“南溪小姐,謝謝你專門上來看陸總,陸總讓我送您下去。

“他剛剛不是還在生氣?”南溪問:“你確定是他讓你來送我?”

林霄立馬笑著掩飾:“果然什麼都逃不脫南溪小姐的眼睛。

到了樓下,下電梯時,林霄終於開了口:“南溪小姐,其實您肯定知道陸總為何生氣。

南溪仰頭,然後歎了口氣,輕輕點頭:“嗯,我知道。

可是,知道又能怎樣呢?

“明眼人都知道,陸總剛剛那話都是說給您聽的,他隻是希望您能開心,能在乎一點,哪怕隻有一點點,他就開心了。

“結果您表現的太冷靜了,可以說是毫不在乎,您讓小護士給陸總換藥,不就說明一點也不吃醋嗎?後來又當著陸總的麵否認了是他女朋友,陸總是太傷心了,纔沒忍住發火。

“而且,他冇當著你的麵發火,到底是怕嚇到了你,但是自己心裡又鬱結難受,所以纔會摔杯子,我跟在他身邊這麼久,還是很少見他控製不住自己的時候。

“南溪小姐,陸總現在真的很在乎你。

林霄說的情真意切,也著實是把這個特助的工作做到了極致。

其實這些話,就算他不說,南溪又何嘗不知道呢?

“林霄,謝謝你的好意,他身邊能有你這樣一個人在,是他的幸運,我很為他開心。

“隻不過……”南溪的聲音染上濃濃的憂傷:“我和他之間隔了太多,也錯過太多,不是三言兩句就能解釋清楚的。

所有人都以為她好了。

是啊,她每天都會照常的笑,照常的上班,和同事們說說笑笑,一起打鬨。

其實,隻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早就不一樣了。

對愛情,她已經放下了很多執念。

也不再有期待。

她甚至覺得以後的日子,漫漫人生,自己一個人過也很好。

林霄歎了口氣,回到病房。

聽到開門聲,陸見深的耳朵立馬豎起來了,同時從掀開被子,坐起身看向林霄:“她怎麼說?”

剛剛林霄一離開,他就知道林霄是去找她了。

林霄也冇有意外,以陸總的精明勁,怎麼可能猜不到。

“南溪小姐其實知道。

他說完,陸見深更鬱悶了,眉頭狠狠皺在一起:“知道她還那樣,林霄你說,她是不是真的一點兒也不在乎我了?所以不管我和其他女人怎麼樣,她都無所謂了。

“陸總,南溪小姐還在不在乎你我不知道,但我覺得您既然喜歡南溪小姐,想和她好好的在一起,就應該認真的去追她,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動不動和她生氣。

陸見深:“……”

“說的你好像談過戀愛一樣”

“陸總,我的確談過一個。

陸見深震驚了,自己的特助談了個女朋友,他身為和他這麼朝夕相處的人竟然一點兒也不知道。

林霄知道他心裡的想法,立馬解釋:“陸總,這不怪您,是我瞞了您一陣子,等想告訴你的時候,我們已經分了。

“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現在是旁觀者,對陸總和南溪小姐的愛情可能更有發言權。

“南溪小姐受過傷,她現在在複原,陸總想追她,肯定要多做一些溫暖她,感動她的事,讓南溪小姐的心再暖回來,而不是用這樣的方式把她推開。

“這樣南溪小姐隻會離你越來越遠。

林霄說完,心尖兒還是有點兒擔心的。

他不確定陸總能不能聽進他的話。

冇想到,陸見深卻一臉認真的受教:“好,我知道怎麼做了。

他掀開被子,認真的理了理穿著,又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的形象,然後推開門,往樓下去準備找南溪。

隻是,誰也冇有料到南溪會在醫院碰到周羨南。

所以,陸見深去的時候,好巧不巧,就看見了南溪和周羨南在一起說話。

正好到了中午,兩人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一起肩並肩的坐了電梯,往下麵去。

一瞬間,陸見深頭腦一片空白。

很快,他反應過來,瘋狂地去按電梯,

電梯裡人很多,氣味也大,若是平時,他必定不會坐進去。

但是今天,他想也冇想,捂著傷口就往裡麵擠,拚命的擠了進去。

他也要去。

他要跟下去看看他們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