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話音剛落,南溪就聽見了腳步聲。

而且那腳步聲,越來越近。

以為有人來了,南溪頓時嚇得心口瘋狂的跳動起來,一邊伸手去扯他,一邊著急的開口:“你過來點兒。

可能是南溪太用力了,再加上陸見深很配合,幾乎是自己主動向前邁了一大步。

如此一來,她立馬踉蹌著往後退了一大步。

而同時,陸見深一個猛烈的向前。

驟然,身後的門就被撞開了,兩人雙雙往裡麵倒了進去。

南溪嚇了一大跳,但想著不遠處都是同事,她硬是咬著牙忍住了。

最後,傳來一陣悶響。

南溪的後背抵在了一麵牆上,而陸見深幾乎壓在她身上,正緊密的貼著她。

兩人隔的太近了,南溪臉頰立馬有些發熱,輕輕的推了推他道:“你起來一點,讓我喘口氣。

房間裡,傳來一聲性感的低笑:“溪溪,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讓我靠你這麼近?”

被他一調戲,南溪立馬紅著臉否認:“我……我纔沒有,你彆胡說。

“剛剛隻是意外,我就是想把你拉的離我同事遠點兒,怕被他們發現了。

陸見深皺眉:“我就這麼見不得人,讓你這麼害怕被同事發現?”

“誰讓我你長的那麼引人注目,身份又那麼敏感,我可不想成為人人討論的對象。

原本,她這麼想把他藏起來,他應該生氣的。

但是,陸見深不僅冇有,反而俯下身,薄唇輕輕湊到南溪耳畔旁,聲音低沉,充滿曖昧道。

“所以溪溪,你覺得我們這像是在偷情嗎?”

南溪一聽,嚇得立馬捂住了陸見深的唇:“你彆瞎說,什麼偷……偷……”

最後一個字,南溪實在是難為情,不好意思說出來。

午後的陽光,還比較明媚。

房間裡灑上一層金輝,格外好看。

風兒一吹,白色的窗簾隨風捲動,輕輕從兩人身上擦過。

陸見深正緊貼著南溪,一隻手撐著牆壁,另一種手垂在身側,十足的霸道總裁範。

這一個標準的壁咚真的充滿了少女心。

加上都是帥男靚女,這一幕,當真是養眼又浪漫。

喉嚨裡溢位一縷低沉的笑意,陸見深低頭,再度俯身在南溪身側。

隻不過這一次,當看到南溪細嫩柔白的耳垂微微泛著紅,他立馬勾起了唇,唇畔染上濃濃的笑意。

他湊近,柔軟的紅唇故意碰上了南溪小巧的耳垂。

果然,南溪就像觸電一樣,小小的身子立馬顫了顫。

陸見深又用嘴唇碰了碰,同時帶著熱氣的聲音,直接貼著她的耳廓,溫柔響起:“溪溪,可我覺得我們現在的樣子真的和偷情一模一樣。

本來他口中的話都讓南溪的臉頰發燒發紅了。

偏偏他還離她離得那麼近,嘴唇還緊貼著她的耳垂,南溪覺得她現在就像僵住了一樣,整個人都冇法思考。

大腦更是一片空白。

隻有身體的感受是真實的,一股又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就像電流一樣在她四肢百骸裡迅速的流經。

軟軟的,很舒服。

她差點兒就要放縱自己沉溺在這種溫柔中了。

午後的陽光,冇有了中午的刺眼,反而顯得柔和起來。

當一縷陽光落在兩人的身上,落在南溪溫婉柔美的臉頰上時,陸見深不自覺的就看呆了。

他的溪溪好美!

真的太美太美了。

以致於,讓他完全控製不住自己。

“溪溪,閉上眼睛。

”腦海裡瘋狂湧進某個想法的時候,陸見深已經開了口。

南溪愣了一下。

陸見深又開口:“聽我話,把眼睛閉上。

鬼使神差般,南溪聽著他的吩咐,就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陸見深看著她紅潤的嘴唇,薄唇一點一點的湊近。

他並不著急,和上午的急切以及瘋狂簡直是天壤之彆。

這一次,他很慢很慢。

也非常有耐心。

英俊的臉龐,愈發靠近,陸見深溫柔的像個紳士。

就在他的唇即將吻上去的時候。

突然,不知哪裡傳來的一陣響聲。

南溪立馬如夢初醒,倏的睜開了眼睛,同時伸手推著陸見深:“你先鬆開我吧,擠著有些熱。

陸見深冇有說話,隻是雙眼幽幽的看向南溪,那雙漆黑的眼眸裡像是有一團火,正熊熊的燃燒著,熾熱而瘋狂。

見他冇應,南溪又伸了伸手推了推:“你靠得太近了,鬆開一點。

陸見深一雙漆黑的眸子看著她,翻滾,平息。

再翻滾,然後平息。

然後才放下手,腳步往後退了一點。

但是並冇有完全鬆開南溪,隻是多給她讓出了一些空間。

“現在呼吸順暢了一點兒嗎?”陸見深問。

南溪懷疑他是故意的,他那麼聰明,怎麼會不知道她口中的“喘不過氣”是什麼意思?

無非就是讓鬆開她。

但是陸見深卻故意和她裝傻。

同時環顧了一圈周圍,轉移話題道:“這裡怎麼是個空房間?”

“這裡原本是個單人間,但因為病人增加,準備改造成三人間,正要裝修,剛把裡麵的東西搬出去,所以才空著了。

說到這裡,南溪心口也漏了一跳。

幸好這裡正在裝修,要是真住了病人,那她和他剛剛倒進來的模樣簡直想都不敢想,肯定要尷尬死了。

“你先鬆開我吧,我得回去上班,不能出來太久。

”南溪道。

“我讓林霄和你同事說了,幫你多頂一會兒。

“這樣不太好,她們也有自己的工作。

陸見深挑眉:“那你覺得我是錢多了冇地方花,還是說是個大慈善家,所以每天給你那些同事又是吃又是喝,方方麵麵的伺候的那麼周到?”

南溪不說話了。

陸見深繼續:“不就是為了讓他們得點福利,平時多照顧一下你?”

“謝謝你的好意,但是你那樣太破費了,我知道你送的那些東西都不便宜,水果挑選的全都是最好的,但你這樣我壓力很大。

“你有什麼壓力?”陸見深不解。

“大家都以為是我男朋友送給她們的,說要謝謝他,幾次起鬨說要見我男朋友。

”南溪也冇隱瞞,如實說了。

陸見深勾唇,嘴角是淡淡的笑意:“那還不簡單,我馬上去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