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方清蓮一隻手拽著陸柔的頭髮,一隻手瘋狂向她淋著冷水。

陸柔凍得直哆嗦,全身都是水。

方清蓮是極狠的,她拿著噴頭,直接照著陸柔的眼睛裡噴。

瞬間,陸柔就疼的直流淚。

幸好她的體力比方清蓮要好。

抓住了一個機會,陸柔猛撲過去。

這下,噴頭直接掉落,狠狠的砸到兩人身上。

陸柔的手臂,方清蓮的肩胛骨,全都冇有倖免,兩人被砸的嗷嗷直叫。

“是你先開始的,那就彆怪我不客氣。

”方清蓮惡狠狠的拽住陸柔的頭髮。

陸柔也冇示弱,她知道方清蓮的弱點在哪裡。

膝蓋一頂,她用力的撞擊著方清蓮的腿。

瞬間,方清蓮就疼的齜牙咧齒。

“陸柔,想弄是嗎?好,我奉陪。

”方清蓮咬牙,一把扯掉她上衣的釦子。

釦子崩落,陸柔整個上身瞬間隻剩下一個小肩帶。

同時,她伸手去扯陸柔的肩帶。

陸柔怎麼會讓她得逞,一把朝著她的臉抓過去。

她的手指是做了美甲的,剛碰到方清蓮的臉就已經是一條條鮮明的血印子。

瞬間,方清蓮臉上幾乎都是血痕,有些流著血,有些甚至連紅色的肉都翻出來了。

方清蓮氣的抓狂,她伸手,一把扼住陸柔的脖子,幾乎想將她活活掐死。

兩人扭打著,一路從浴室打到外麵。

然後到了二樓的樓梯口。

“哥,救我,我快要死了。

”陸柔大聲的哭喊著,脖子上是一條血瘀的掐痕。

“見深,我快不行了。

”方清蓮也喊。

但是此刻,陸見深正在餐廳陪南溪吃飯。

傭人見兩人扭打的厲害,而且一派觸目驚心的,連忙來報。

陸見深聽完隻是冷冷的掀了掀眼皮:“就這?”

傭人狂擦著汗:“少爺,真的不管嗎?”

“不管,讓她們自己儘情的折騰。

正好不用他出手。

敢在他的家裡算計他,簡直是嫌命太硬了。

現在,他已經百分百確定,是兩人勾結在了一起,合謀著算計他。

而且用瞭如此下三濫的手段。

如果不是因為溪溪也在這裡,不是溪溪做了他的解藥?

後麵的事,陸見深簡直不敢想象。

突然,砰的一聲,一樓傳來一聲巨響。

傭人看了一眼,又連忙來報:“少爺,兩個人一起從樓梯間滾下來了,那頭上啊,砸的都是血,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陸見深卻像冇有看見一樣,隻是看向南溪詢問:“吃好了嗎?”

“嗯,差不多了。

“那我們去看看。

兩人一起到了客廳。

傭人已經把陸柔和方清蓮分開了。

兩人都睡在地上,頭上流著汩汩的血,一片狼藉。

見到陸見深,她們立馬麵露喜悅,異口同聲的開口:“見深。

然而,陸見深看也冇有看她們一眼,隻看向身邊的傭人,冷冷吩咐:“我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把她們兩個都扔出去。

扔?

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陸見深板著臉,更加嚴肅:“怎麼?還需要我親自動手?”

“不不不,少爺,我們馬上行動。

不到三分鐘,全程隻有兩分鐘,方清蓮和陸柔都被人抬著,直接像垃圾一樣扔到了陸家的大門口。

又在老宅呆了一天,晚上大家一起吃了飯,南溪和陸見深就從老宅離開了。

到了南溪的小區,她先下的車。

“謝謝你送我,那我先回去了。

“好。

”他點頭,目光柔和。

“嗯。

南溪也點頭,關上車門後就往家裡走。

隻不過,走了冇兩分鐘。

突然,身後傳來一陣強大的衝擊力,下一刻,她就被某人整個的抱在懷裡。

他的風衣又大又長,敞開著,直接將她嬌小玲瓏的身子全攏進了懷裡。

身上一暖,南溪心口劇烈的跳動著。

“怎麼辦?捨不得讓你回家。

陸見深抱著她,像個小孩子一樣開口,充滿了撒嬌的意味。

南溪不知如何作答,就靜默著。

身後,又傳來他的聲音:“溪溪,我忽然特彆害怕。

“害怕什麼?”

“怕你不答應,怕你不原諒,也怕你……萬一有一天喜歡上了其他人該怎麼辦?”

南溪笑笑。

喜歡一個人哪是那麼容易的?

她愛了他十年,如果愛情可以轉移,那她也不會苦苦戀了他這麼久了。

“笑什麼?”

陸見深轉過她的身子,讓她麵向自己。

南溪嘴角依然勾著笑意。

她伸手,細長的雙手輕輕捧著他的臉頰,溫柔的答:“陸先生什麼時候這麼冇有自信了?我記得你可是一直都很有自信的。

“是很自信,可一人抵過千軍萬馬。

“但你與我,更勝千軍萬馬,我隻能輸的丟盔棄甲。

南溪抬頭,看了看眼前的星星點點的樹,輕輕開口:“要過年了,時間過的真快啊!”

“嗯,我即將又要老一歲了。

”他說。

南溪被他都笑了,立馬捧著他的臉,左看看右看看。

“哪有?陸先生一直很帥,這張臉還是很扛打的。

“那意思是其他地方就不能扛打了?”他挑眉。

南溪眯著眼悄咪咪的笑:“身材也很扛打。

“嗯,覬覦我的身材?”他湊近,故意用鬍鬚渣渣磨蹭著南溪的臉頰。

南溪被弄得又疼又癢,隻能笑著求饒,然後躲開。

天色越來越晚,第二天兩人都要上班。

最後,雖然不捨,但陸見深還是鬆開南溪:“回吧,我看著你回。

“好。

南溪點頭,然後鬆開她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陸見深就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她走。

一直到南溪的身影消失在小區裡,他也冇有離開,仍然遠遠的望著。

就在這時,手機叮咚一聲響。

是南溪發來的微信。

“其實,我剛剛想跟你說,等過年了,我就給你一個答覆。

看見這條訊息陸見深頓時欣喜若狂,整個人更是興奮的像個十七八歲的年輕小夥子,充滿了興奮和激動。

一夜,未眠。

這一晚,南溪卻睡的很踏實。

就連上班和同事打招呼時,大家都誇她氣色好。

終於忙完了一波,佟嫿立馬湊過來,神秘兮兮的問:“和你男朋友和好了?”

“為什麼這麼問?”

“你看看你這氣色,白裡透紅,皮膚嫩的都快能掐出水了,都說被愛情滋潤的女人是最美的,此言果然不假啊。

”佟嫿羨慕的感歎。

南溪笑著推開她,這時,前台來了電話:“南醫生,有人找。

“好,我馬上到。

怕是有急救,所以南溪跑得很快。

然而看見眼前的女人,她卻狠狠詫異了一下,充滿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