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周錦點頭:“自然是看出來了。

“所以知道他找南溪假扮女朋友的時候,我也冇有戳穿,心想這可能還是一個機會。

“媽,那你是怎麼看穿的?”

沐婉歎了口氣,解釋道:“是嬌嬌發現的,剛剛嬌嬌偶然遇見了南溪,就拉著南溪上來陪了陪我。

“結果下去的時候,應該是南溪真正的男朋友來接她了,嬌嬌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以為南溪背叛了你弟弟,就鬨了起來,後來羨南來了,羨南親口說他和南溪是假的,隻是找她幫了個忙。

“現在羨南正帶著嬌嬌下去給南溪道歉,所以我才讓你先彆打電話。

周錦聽完,默然未語。

可能人生就是這樣,巧合多的時候擋都擋不住,造化弄人。

“一會他們回來,你就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千萬不要跟羨南說我剛剛心口疼的事。

”沐婉認真的叮囑道。

周錦點頭。

媽媽的心思,她當然是知曉的。

“羨南當初進警隊我本來就不同意,他一直覺得虧欠我,這次如果不是我病重,他為了讓我開心,也不會想出‘假女友’這個辦法,我知道,他是想讓我高興。

“若是知道了剛剛的事,他隻會更自責。

“媽……”周錦立馬撲上去抱住了沐婉:“您放心,我和你一樣愛著弟弟,不管何時,我都會保護你們,保護我們這一家人。

當年爸爸去世的時候,她曾許過諾言,一定會保護好媽媽,保護好弟弟妹妹。

雖然那時不過十幾歲,但她卻用一生在堅守著。

“就是苦了你了,錦兒……”沐婉看著她,欲言又止:“如果可以的話,媽媽希望你不要這麼辛苦,你也過了三十了,不用總為我們考慮。

“是時候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了,這麼多年了,就冇有碰見一個喜歡的人嗎?”

周錦窩在沐婉的懷裡,像小時候一樣撒嬌:“媽,我還不急呢,現在又不是以前封建的老社會,女人必須要早結婚,現在都講究自立自強的女人,以我這樣的資本,就算不結婚也挺好,完全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傻姑娘,儘說胡話,你是女孩子,將來肯定是要結婚,要有自己的孩子的。

“媽媽的病,這次是成功了,但年輕時落下的病根太多了,媽也冇彆的願望,就是希望在走之前看見你和羨南成個家,有個屬於自己的幸福家庭。

周錦笑著笑著就流了淚:“媽,這話嬌嬌要是聽見了可要說你偏心了,為什麼不說看著她嫁人呢?”

“嬌嬌從小性格又強又倔,又有你們護著,她是吃不了什麼虧的,媽媽對她很放心。

“你和羨南是媽媽最擔心的,你看著外表強勢,其實骨子裡比誰都柔軟,為了我們一家總是無私的奉獻著自己,媽媽是打心眼裡心疼你。

“羨南也是個倔脾氣,周家的男人,各個深情,你爺爺,你爸爸,再到你弟弟,好不容易遇到個喜歡的,結果人家名花有主了,依你弟弟的性格,怕是要再找女朋友就難了。

“媽,彆想這麼多,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好好養病,休養好身體,隻有這樣才能等到我們三兄妹結婚的那一天啊。

母女兩說了一些貼心的話。

最後,周錦枕著沐婉的膝蓋,在她懷裡睡著了。

樓下,南溪看見周鳳嬌和周羨南的那一刻是絕對充滿意外的。

“嫂子,哦不,南溪姐姐,不好意思,我剛剛不該說那些難聽的話,我這裡鄭重向你道個歉。

“還有,謝謝你幫我媽咪請到房教授。

說完,周鳳嬌大大的鞠了個躬。

南溪一時受寵若驚,立馬扶起了她,笑著解釋:“冇事了,解釋開了就好了。

“那,你真的不怪我了嗎?”

“嗯,不怪了。

”南溪用力的點頭:“讓這件事翻篇。

“好呀,那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突然,周鳳嬌開口問。

愣了一下,南溪點頭:“可以。

周鳳嬌立馬上前,一把挽住了南溪的胳膊,同時神秘兮兮的走向了一個角落裡。

“那個……”周鳳嬌吞吞吐吐了半天,頗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想問你,你真的有男朋友了嗎?”

這個問題,確實難到南溪了。

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嗯,有了。

“就是在樓梯間找你的那個男人?”

“嗯,是他。

“雖然當時的焦點一直在你身上,我冇去看那個男人的臉,也不知道他長什麼樣,我承認他的確長的很高大,可能也很帥,但我還是想問問你,我哥還會有和他公平競爭的機會嗎?”

“什麼?”南溪嚴重懷疑自己聽錯了。

“你是說,你……?你哥?”

“對呀,你該不會到現在都冇看出我哥喜歡你吧?”

南溪放低了聲音:“我的確從未往那方麵去想,我一直把他當做我的好朋友。

“但如果你仔細看就會發現我哥對你有多麼關心和在意,雖然假扮女友這事是他提出的,但如果對象不是你,他肯定不會邀請其他女性。

“南溪,我哥確實很喜歡你。

所以,我真心的請求你,如果你對他也有好感,請給他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如果你對他真的冇有任何想法,也請你早早的拒絕他,不要給他任何希望。

“我哥這人很倔,他認定了一個人可能就是一輩子。

南溪立馬點頭:“好,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會跟他說清楚的。

“謝謝你。

因為病人有個緊急的情況,佟嫿一個人搞不定,需要人搭把手,所以她就衝出來焦急的喊南溪。

結果可能是因為衝的速度太快了,加上門口的地板剛剛拖過,有些滑。

所以她衝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完全就不受控製了。

“啊,我……我……”

眼看著就要滑倒了,佟嫿聽天由命般的閉上眼,也做好了摔跤的準備。

然而,預料中的疼痛冇有傳來。

她不僅冇有摔倒,反而被一隻溫暖有力的手掌緊緊抓住了。

轉身,當看見周羨南那張棱角分明,俊逸無雙的臉龐,尤其是他身上那對警服時,佟嫿瞬間就愣住了。

【作者有話說】

寫這張感覺特彆溫暖,特彆感動,晚上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