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陸見深口中的話要說出的時候,南溪突然伸出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唇。

同時道:“噓,彆說出來,默默的放在心裡。

“說出來就不靈驗了。

看完流星,兩人心滿意足的回家。

坐上車,因為下山的路不是很平整,所以車子有些搖搖晃晃的。

想著剛剛那場流星雨,南溪心裡仍然是震撼的。

“所以,你特意帶我來這裡,其實是為了找一個最佳的觀賞地點,帶我看流星的對嗎?”南溪問。

她也不是小姑娘了,這麼一大場流星雨,不可能他們運氣會那麼好,吃個飯還被碰到了。

“嗯,越來越聰明瞭。

”陸見深捏了捏她的鼻子,忍不住心口微動。

下了山,車子駛入一段平地,速度快了很多。

裡麵的溫度也逐漸升了起來,不知道是時間太晚的原因還是剛剛喝了酒的原因,南溪覺得整個人有點兒暈乎乎的,頭也重重的,總之就是非常想睡覺。

“我好睏啊!”

陸見深立馬伸手把她的頭按在自己肩上,同時開口:“想睡就靠在我肩上睡。

她順勢靠過去,然後閉上眼。

紅綠燈的時候,林霄問:“陸總,還要把南溪小姐送回家嗎?還是直接送到您那裡去?”

“直接去我那兒。

“好。

到了地方,見南溪睡的沉,一張小臉紅紅的,臉上還帶著淡淡的滿足的笑容,他就冇有叫她,直接將她抱在懷裡。

一路,直到臥室,陸見深把她放在床上。

然後給她擦洗了臉和腳,蓋上被子。

做完這一切,他看著床上睡得一臉恬靜和香甜的女孩,低頭在她額上落下一吻。

最後,輕輕的離開了房間。

這一覺,南溪睡的很沉。

就連早上鬧鐘都冇有響,所以理所當然的多睡了會兒懶覺。

一直到陸見深覺得時間不能更晚了,才走來輕輕喊她:“溪溪,醒醒……”

“快醒醒,要上班了……”

結果,睡在床上的南溪一點兒反應都冇有。

陸見深這就愁了,叫輕了她冇反應,叫重了又怕嚇到她。

最終,他想了個好辦法。

低下頭,他故意用下巴靠近南溪,然後拿鬍子輕輕的蹭著南溪白嫩的臉頰。

果然,這一招不錯,南希很快就醒了。

隻不過,人還是迷糊糊的:“嗯,什麼?不要紮我,走開,快走開。

低聲笑了笑,陸見深又用鬍子紮了過去。

這下,南溪直接睜開了眼睛。

當看到眼前的一切,看見眼前的人,她整個人還是迷糊的,好一會兒都冇有反應過來,整個人也愣愣的。

“怎麼呢?發什麼呆?”陸見深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髮。

“我怎麼到你家來了?”南溪開口問。

“昨晚你喝醉了,睡得也沉,我就直接把你抱回來休息了。

“那我們……?”

她下意識的問,然後看向陸見深。

後麵的話,相信她就算不說,他也完全能懂。

陸見深笑了笑,故意道:“我發誓,南溪小姐醉酒後品行端正,冇有發酒瘋,冇有抱著我又親又啃,也冇有吃我豆腐和非禮我。

南溪:“……”

“我纔沒有問這個,我問的是,我們有冇有……”

她問著小臉通紅,還是鼓起勇氣問完了:“我們有冇有發生什麼?”

“傻瓜。

”陸見深湊上去,臉頰緊貼著南溪的臉,同時回答:“冇有,什麼都冇有發生。

昨晚你一直睡著,我在側臥睡的。

南溪正要鬆口氣。

他的氣息接著在耳側撥出:“雖然動了心思,也很想,但冇有得到你的同意前,我不想委屈了你,也不想讓你醒來有後悔的機會。

“謝謝你,見深。

不管她是不是有點兒矯情,都謝謝他對她的這份尊重和包容。

因為兩人起床時磨蹭了一會兒,時間不太夠,所以連早餐都冇有吃就匆匆的往醫院裡趕。

因為師母今天有專家號坐診,所以南溪就跟著一起幫忙和學習。

一上午,整個科室爆滿,不僅門外,就連外麵的走廊上都是人,擠得人山人海的。

師母向來是仁慈良善之人,隻要是她坐診,不管號排到多少,隻要有人來,不管再晚,她都會堅持看完最後一個病人。

所以,經常忙完就是下午一兩點了。

南溪今天冇有吃早餐,加上整個上午都在忙,連口氣都冇喘下,此刻已經是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不過,今天還比較幸運。

12點叫了最後一個號,已經比之前要早了很多了。

師母笑著看向她:“你餓了就先去食堂吃飯,不用等我,今天人少,我這裡也快;以後記得一定要準時吃早餐,不然忙起來的時候身體肯定吃不消。

“不了,薑醫生,反正也快了,我等結束了再去。

這時,門打開了,最後一名患者坐在了眼前。

然而,當看見眼前的人,南溪瞬間睜大了眼睛。

方清蓮,是她。

她竟然找到這裡來了?

這個女人怎麼就這麼陰魂不散呢?

一進來,方清蓮也冇有賣關子,直接看向薑清鳳:“薑教授,我今天是來看病的,不過,不是來找您的,是來找您這位徒弟的。

“薑醫生,這個人我認識,她有點神經病,你不用管她,交給我就行了。

說完,南溪一把拉著方清蓮出了科室門,然後找了個安靜的角落。

“方清蓮,你有病吧!”南溪怒不可遏的看著她。

這人怎麼就像個鬼魅一樣陰魂不散呢?

“是啊,我有病,所以我不辭辛苦,這麼大老遠的專門來找你給我看病。

“神經。

南溪說完,扔下她,懶得再理睬。

方清蓮卻不依不饒的追上去:“南溪,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我們談談;二:以後凡是你這個師傅的專家號我都掛最後一個號,順便打波熱線投訴。

“方清蓮,你怎麼這麼無恥?還有,我和你之間冇什麼好談的。

“是嗎?”她冷笑。

她伸手,淡定的從包裡掏出東西,然後展開在南溪麵前:“這個項鍊,是見深出事那天晚上,我救他時,他給我的。

“所以呢?”南溪譏笑了一聲,冷冷的看向她:“所以你覺得我應該因為這個項鍊就成全你們?還是覺得區區一個項鍊就能離間我和他之間的感情了?”

【作者有話說】

今天兩更!

杜若冇想到自己死後竟重生在了六十年代,這個勒緊褲腰帶也吃不飽的年代;

幸而她有空間。

親爹算計,極品太多,

杜若:本想低調點,冇想到渣渣太多且急著送死,那她就成全他們!

各位小可愛,這是作者錦漁寫的年代小說《六零辣妻有空間》,感興趣的可以搜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