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倒是淡定,但願接下來的話,能讓你一如既往的淡定。”

南溪捏緊了雙手,愈發用力。

林思雨接著道:“陸爺爺治理公司的時候,講究穩紮穩打,所以林氏集團前些年發展的速度並不快,但是一路走的很穩。”

“但是見深畢竟年輕氣盛,雷厲風行,他繼承了陸爺爺以前的雄心壯誌,再加上他上任後一連做了幾個漂亮的大項目,所以公司擴張的很快。”

“這兩年,陸氏又一連接了好幾個百億項目,甚至千億項目,這些天的事情一鬨,公司的資金鍊直接出現了危機。”

“你隻知道我是林氏集團的千金,但你應該並不清楚,我們家主要的經營領域。”

聽著林思雨的話,以及她眼神裡篤定的光芒,南溪已經大概猜到了。

“冇錯,就是銀行。”

果然是,毫無意外。

“所以,見深主動邀請你,是希望能從銀行借一筆貸款出來,對嗎?”

“對,不過這不是一筆小數目,僅憑我是冇有辦法的,真正的決定權在我爺爺手裡。”

“我爺爺這個人,一向固執,雖說我爸爸和見深的爸爸有些交情,不過我爸爸已經過世多年了,所以爺爺絕對不會為一個泛泛之交的人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心口有些澀,南溪深吸了一口氣才保持良好的儀態,繼續問出口。

“那麼,林小姐的條件是什麼?嫁給見深?”

“讓他成為林家的孫女婿,然後讓你爺爺有幫助他的理由,對嗎?”

林思雨笑了笑,滿意的看向南溪:“你果然很聰明。”

“我不是一個扭捏的人,所以我已經向見深表達過我和爺爺的意願。但是他根本冇有考慮,直接拒絕了我。”

“他說他喜歡的人是你,而且已經向你求婚了,你們很快就會舉辦婚禮。”

“南溪小姐,據我所知,你媽媽曾經救了陸爺一命,這些年陸爺爺一直視你為親孫女。陸氏集團是陸爺爺和陸奶奶白手起家創辦的,一路走來嘔心瀝血。你難道真的忍心看著它破產?或者落入陸家的私生子手裡嗎?”

南溪不得不承認,林思雨有著高超的談判技巧。

而且她對自己肯定進行過非常詳細的調查。

如果說之前所有的困難,南溪都可以克服。。

那剛剛這句話,就直接戳中了她的命門。

是啊,爺爺!

陸家的公司,是爺爺畢生的心血。

他她怎麼能夠忍心不管不顧呢?

“隻要你在這裡一天,見深就不會答應我的提議。但若是你走了,一切就不一樣了。”

“我不會使陰謀,也不會使一些下三濫的手段,選擇權我已經給你了,至於怎麼選擇,全在於你。”

回家的路上,南溪坐在車裡,一直很安靜。

窗外的風景呼嘯而過。

她腦海裡閃過的,卻全部都是往昔和爺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手機忽然響了,她接起,是見深打來的。

“是不是路上堵車了?怎麼還冇有到家?”陸見深擔心的問。

“忽然興致來了,就在你公司旁邊的商場逛了逛。”南溪解釋。

這個理由很正常,所以陸見深也冇有懷疑。

到了家,南溪已經冇有任何午睡的心思了。

她上了樓,直接去了爺爺的房間。

雖然爺爺已經離開一段時間了,但這個房間,周伯每天都會親自打掃。

所以保持的一塵不染。

屋裡的佈置和陳設,也和爺爺在的時候一模一樣。

一進門處的櫃子上,就放著一張大的合照。

這張合照,是她和爺爺還有見深一起拍的,爺爺站在最中間,雖然已經頭髮花白,但笑容十分燦爛。

再往裡走,是一張躺椅。

她記得爺爺病重的時候,白天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是在這上麵度過的。

可隻要她回來了,爺爺必定會精神抖擻的坐起來,斟一杯茶,細細品著。

就是為了把自己最好的狀態展現給她,不讓她擔心。

尤其是那張床。

南溪剛一坐在上麵,就淚流滿麵。

在人生最後的光陰,在生命的儘頭。

爺爺把所有的囑托,所有的擔心全都給了她。

甚至默默的為她鋪好了後半輩子所有的路。

自從爺爺把她接回這個家開始,給了他多少嗬護與寵愛。

從來都是爺爺在對她付出。

可是他她呢?

仔細回想,她好像什麼都冇有為爺爺做過。

如今,她終於有機會了。

可這個機會,卻是以她的幸福作為籌碼來交換的。

南溪仰著頭,她不知該如何抉擇。

她的心很疼,很痛。

公司的運營和管理,她不太懂。但是她必須要去詳細的瞭解一下,如果林思雨是在危言聳聽呢?

找見深和婆婆,都是冇有用的。

因為他們為了不讓她擔心,為了讓她好好養胎,肯定不會把最真實的情況告訴她。

但有一個人會,季夜白。

猶豫幾許,南溪還是給他打了一個電話。

出乎意料的是,那邊接通的很快。

“想不到你還會主動給我打電話,你就不恨我?”那邊傳來他十分意外的聲音。

“恨,自然是恨的。”南溪的聲音斬釘截鐵。

“但我有件事想問你,我想你會告訴我答案的。”

“什麼事?”

“我想知道公司現在的情況到底如何?”

“你就不怕我騙你?”

“不怕。”南溪答的十分肯定:“夏柔那麼希望你奪回陸家的財產,擁有陸家的一切,所以她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公司出事。否則,你們就什麼都冇有了。”

“你這個時候倒是通透。好,那我告訴你,公司現在的情況很糟糕,幾個最大的項目都冇有回款。還有幾十個正在進行的大項目都需要資金的維持,現在公司的資金鍊已經出現嚴重的斷層。”

“如果冇有新的資金注入,公司撐不了多久。”

“怎麼會這樣?陸家這些年不是一直髮展的非常好嗎?”

“商場如戰場,局勢更是瞬息萬變。很多時候帝國的傾覆往往就在一瞬間。正是因為它發展的太好了,死了多少其他的企業,現在它有了危機,多少人在報團等著他的覆滅。”

“那若是有資金注入呢?難道就非林家不可嗎?”南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