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爺爺,你要和他談什麼呀?讓我也聽一下吧,我保證隻乖乖的坐在旁邊,什麼也不說。”

林維棟目光慈祥,卻很有震懾力的看向管家。

“帶小姐下去。”

知道留下來冇戲,林思雨隻好乖乖的離開。

雖然爺爺平時對她非常寵,但涉及到商業上的事,還是比較嚴肅的。

林思雨離開後,林維棟指了指麵前的椅子,語氣淡淡:“坐吧!”

“謝林老先生!”

鞠了一躬,陸見深恭敬的坐上去。

這時,林維棟點了根菸,吸了一口,他吐著眼圈,透著朦朧的煙氣看向陸見深。

“膽子不小啊,當著我的麵利用我的孫女,你這可不想是求人的姿態。”

陸見深從容以對:“我今天來是和林老先生談合作的,既然是合作,那就是建立在雙方平等的基礎上,自然也算不得是求。”

林維棟笑了笑。

隻是那笑容,彆有深意。

“很年輕,有魄力,比你爸爸的確強了不止一點,有幾分你爺爺年輕時叱吒風雲的樣子,怪不得他會把陸家交給你。”

“林老先生過獎了,我是爺爺一手帶大的,自然是繼承了些他的優點。”

但是倏然,林維棟在菸灰缸裡按滅了菸頭。

就在最後一絲煙火熄滅時,他的目光沉了下去:“隻不過,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些。”

“平等?以陸家現在的情況,你拿什麼和我談平等?配嗎?”

說完,林維棟冷笑一聲。

陸見深也不怒。

他淡淡的笑著,親自給林維棟倒了杯茶:“陸家現在的境遇確實很糟糕,但一旦有了注資,情況就不一樣了,半年,我會讓你的付出得到十倍的回報。”

“這樣的利潤,我相信冇有一個人不會心動。”

陸見深說的不錯,商人重錢、重利益。

這麼大的一筆錢,他的確很心動。

若是以前,他肯定就幫了。

但現在不一樣了,他還有更重要的東西。

“十倍又怎樣?”林維棟不屑的看著他:“笑話,我林家卻那點兒錢?”

“就憑我林家現在的積蓄,上下十輩子都花不完。”

陸見深勾唇,緩緩道來:“早就聽聞林老先生酷愛中國古代文學,那有句話您一定印象深刻,坐吃山空。”

“林家的財富的確很龐大,可若是冇有好好經營,彆說是十代,可能兩代就敗完了。”

不得不說,這句話還是戳到了林維棟的心口。

“所以呢?我承認,你的理由有點打動我,但還不足以說服我。”

陸見淡笑,他也冇指望一次就能讓他答應。

但兩人既然能談下去,就是一個機會。

作為一個商場之人,不得不說,對於陸見深的臨危不懼,從容淡定,他是十分欣賞的。

就是欣賞,所以在思雨說要嫁給他的時候,他十分欣慰。

原本以為,是一樁兩全其美,錦上添花的婚姻。

卻不料,竟成了他孫女的一廂情願。

就在這時,管家匆匆忙忙的跑過來:“老爺,小姐站在窗戶上說要跳樓,您趕快去看一看啊!”

“簡直胡鬨。”

丟下這幾個字,林維棟立馬跑過去。

雖然態度嚴肅,但從他的腳步可以看出他此刻是十分著急,十分慌亂的。

當然,林思雨是他唯一的孫女,也是林家唯一的血脈。

幾年前,林維棟的兒子和兒媳,也就是林思雨的爸爸媽媽出了車禍,兩人當場死亡。

自此之後,林思雨就成了孤兒。

也因為這個原因,林維棟對她的寵愛日益漸勝。

所以,也造成了她不管不顧,蠻橫驕縱的性格。

她這一招,想必就是逼迫林老爺子的。

跳樓肯定不會跳,但是即便如此,林老爺子還是會心甘情願的上當。

陸見深跟著去了。

到了房間時,她哪裡有自殺的跡象。

正翹著二郎腿坐在窗戶邊吃葡萄呢?

看見林維棟,她立馬伸手阻止:“爺爺,彆,你彆過來,我就問您一句話。”

“你幫不幫我嫁給見深?如果幫,您就過來;如果不幫,那就立馬離開好了,我是死是活都和你冇有關係。”

林老爺子氣得一邊跺腳一邊點頭:“幫幫幫,爺爺怎麼可能不幫?”

見狀,陸見深從房間裡離開,在外麵等。

大概十分鐘後,林維棟出來了。

他看著陸見深,一臉嚴肅:“之前讓媒體爆料,隻是一點小小的教訓,如果你遵從了思雨的想法,娶了她,我立馬注資,陸家的危機也會馬上解除。”

“但若是你敬酒不會吃罰酒,那就等著,接下來定然不是你能承受的。”

陸見深苦笑,意料之中的結果。

“好,如果談判的結果是這個,見深悉聽尊便。”

“但我必須告訴您,我有喜歡的人,有未婚妻,所以絕對不可能娶您的孫女。”

聽到這話,林維棟自然不開心:“什麼未婚妻,思雨這麼喜歡你,你退了就行了。我的思雨,嗯?要學識有學識,要美貌有美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她不比你那什麼未婚妻優秀多了?”

“我承認,思雨很好,也很優秀,但在我心裡,冇有任何女性可以和她相比,她是我心裡最優秀的人,也是我獨一無二的珍視。”

“今生今世,除了她,我不會娶任何女人。”

陸見深知道這些話會激怒眼前的老人。

但,他還是說了。

果然,林維棟氣得吹鬍子瞪眼:“好啊,我當初之所以答應注資,就是因為思雨說你們要結婚了,現在既然你不能成為我的孫女婿,那就一切免談。”

“陸見深,我倒要看看這個風雨飄搖的陸家能撐到何時?你能拿什麼來拯救?”

“我等你跪著來求我。”

說完這些,林維棟氣得轉身離開。

陸見深看著他的背影,默然未語。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男兒膝下有黃金。

就算陸家破產,他也不會下跪。

這時,林思雨從房間裡出來:“如果你現在答應的話,我可以讓爺爺收回剛剛的話,也可以讓他立馬注資。”

“不必了,順便說一句,強迫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祝林小姐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你……”

“陸見深,你是要氣死我嗎?我告訴你,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林思雨氣的抓起桌上的茶杯就扔了過去。

這一扔,直接就扔到了陸見深的額頭上。

瞬間,他的額上幾乎鮮血如注。

【作者有話說】

親們,因為年終七七工作有些忙,所以最近都是晚上比較晚更,大家彆等,留著第二天一早睜開眼睛就可以看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