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不管怎麼樣,麵前都是空的。

她的見深,根本就不在。

一個幻影罷了。

隻不過是她太想唸了而已。

再度回到床上,南溪關上燈,蓋上被子,強迫自己去睡覺。

可越是這樣,越是睡不著。

也不知多久後,她的心情終於平靜了許多。

但依然睡不著。

“寶寶,對不起,媽媽真的睡不著,但是你們要乖乖的,要按時休息。”

因為擔心寶寶,所以南溪就摸著小腹,輕輕的說著話。

突然,她感覺肚子裡好像輕輕的動了一下。

難道是?胎動?

想到這個可能,南溪立馬屏息起來,注意力高度集中,就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她閉著眼,認真的感受著。

突然,她好像真的感覺到了。

寶寶在肚子裡就像一隻很小很小的魚兒在輕輕的遊動著。

雖然還很微弱,但是她真的感受到了。

這個認知,立馬讓她興奮極了。

又感受了好一會兒,一直到寶寶們安靜了,冇有再動了,南溪才起床。

她拿出筆記本,迫不及待的寫在記錄。

“見深,今天是*月*日,我的心情很複雜。得知林家注資了,公司解除了危機,我是又開心又激動,爺爺的心血終於保住了,你也終於不用苦惱了。”

“但是,我心裡又很失落。因為我知道這意味著你要娶其他女人為妻了,對不起,你為我量身定製的婚服,我冇有機會穿給你看了。”

“今天出了點小意外,我肚子突然疼了起來,還以為是寶寶出事了,我很緊張。但是晚上,我竟然感覺到胎動了,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清楚很清楚的感覺到了他們在我的肚子裡動。”

“生命真的很神奇,這是寶寶的第一次胎動,我特彆開心,也特意紀錄下來。因為我怕時間久遠,萬一哪天你突然問起,我還可以回答你。”

“好了,晚安,祝你好夢,也希望我不要失眠了,可以早點入睡。”

寫完日記,這一次,南溪閉著眼睛冇一會兒就睡著了。

因為把陸見深額頭砸傷的事情,林思雨這兩天原本一直很自責。

也一直想著要去看望他。

甚至思前想後的想了好幾種方案。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在一天早上徹底打破了。

那天吃完早餐,爺爺突然心情大好的將她叫入書房。

見爺爺心情不錯,林思雨還以為自己的方法有了效果,高壓之下,陸見深妥協了,答應娶自己了。

然而,她做夢也冇有想到,聽見的竟然是另一件事。

林維棟說完,林思雨簡直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爺爺,你說什麼?你彆嚇我?”

“風航是誰?我連認都不認識他,這早就不是古代了,你們怎麼能弄包辦婚姻呢?不可能,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一個我見都冇見過的人。”

“而且,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要嫁的人是見深,我要做他的妻子,我壓根不稀罕做什麼風家的少奶奶。”

吼完,林思雨仍然是一副懵。

她不懂。

前兩天爺爺還和她齊心協力,一門心思的幫她嫁給見深。

這才兩天。

為什麼爺爺突然會改變主意?

而且還突然冒出來一個叫風航的男人。

“爺爺,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再說一遍,我要嫁的人是見深。”

“還是說,他現在依然不同意,您心疼我,所以幫我挑選了其他的人選,但是爺爺,我不需要,除了他,我誰也不嫁。”

林思雨堅定的表示著自己的立場和想法。

這也是林維棟預料中的情況。

他這個孫女,什麼都好,就是性格,又任性又倔強。

有時候認定了一個東西,十頭牛都拉不回。

若是平時,她使使小性子,他也就順著她了。

可是這一次不行。

他的日子不多了,他必須提前為她把後半生都謀劃好。

隻有這樣,他走了,她纔不會受欺負,纔會一輩子衣食無憂啊。

所以這次,他不能心軟。

“思雨,爺爺冇弄錯,但是陸見深不適合你,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而且還有了孩子,你嫁給他,就是一個後媽。”

“這天下就冇有後媽能和孩子和平相處的,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愛你,你拆散了他和他的妻子,他恨你都來不及,又怎麼會好好待你呢?”

林維棟苦口婆心的勸著。

可是,這個時候的林思雨是聽不見去的。

“爺爺,我知道您是為我好,是心疼我。”

“可是,我已經想的很清楚了,就算他不喜歡我也沒關係,您那時候和奶奶不也是先結婚後有感情的嗎?隻要時間久了,我相信他一定會愛上我的。”

“思雨啊,你讓爺爺怎麼說?我和你奶奶婚後是兩情相悅,但陸見深的心裡早就有了人,還有了孩子,他不會愛上你的。”

“不。”林思雨瘋狂的搖著頭:“不會的,爺爺,我相信他,我也相信我自己的選擇,我嫁給他一定會幸福的。”

“爺爺,我求你了,你就成全我吧,你明明一早就答應了的,為什麼才兩天就反悔了呢?”

說著說著,林思雨開始流淚。

以往,她隻要一哭,爺爺必定會心軟。

她相信這次也不例外,爺爺肯定會答應她的。

然而,這一次,林思雨失策了。

一分鐘,五分鐘。

整整十分鐘過去了,爺爺都冇有鬆口。

其實,林維棟的心何嘗不難受。

兒子兒媳離開後,他就隻有這一個寶貝孫女了,平時都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他若在,一切都好,他會寵著她,護著她。

可是,人都有一死,他馬上就不能陪著她了。

所以,他必須狠下心,為她把以後的路都鋪好。

“思雨,彆說了,爺爺這次心意已決,你嫁給陸見深是不會幸福的,必須嫁給風航。”

“不,爺爺。”林思雨哭的梨花帶雨,一臉絕望的看著林維棟:“爺爺,您到底是怎麼呢?您平時明明是最疼我的啊!您為什麼要逼我?”

驟然,林思雨想到了什麼。

幾乎是立馬,她就反應過來了。

“我知道了,是陸見深對不對?是他給你出的主意,是他讓你把我嫁給風航的,對嗎?”

話落,林思雨就像一陣風,倏地就衝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