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之間的距離其實不算遠。

但是,陸見深卻走的格外慢。

雖然非常急切,已經恨不得馬上將她抱在懷裡。

但是,他還是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她。

因為這每一步訴說的都是他瘋狂的不捨和想念。

南溪努力的睜著眼睛看著他,她一點兒也不想哭,明明重逢是喜悅的。

可是看著心心念唸的人朝著自己一步步,充滿儀式感的走來,她的淚水還是決堤了。

多少天了?

她已經不記得多久冇有陪在他的身邊了。

隻知道好漫長,好漫長。

而此刻,他就站在自己麵前,一身風華,沐著陽光,走過風雨,穿越人海,一步步堅定的走向她。

最後一步,當陸見深站在了南溪麵前。

再也忍不住,他將她用力的抱在了懷裡。

此刻,一直到此刻,他清楚的感知著她身上的溫度,陸見深纔敢確定懷裡的人是真的。

“真好,你再不是空氣了。”

“溪溪……”

原本,有千言萬語的話想說。

可將她抱在懷裡的這一刻,陸見深發現除了一遍又一遍呢喃著她的名字外,他竟然像忘記了所有。

但想到這麼久的分離和煎熬,他的心還是心痛的無以複加。

醫院裡,人來人往,一切如常,一切照舊。

有人拿著病曆看病求醫,有人在等候檢查,有人在翹首以盼。

但這一刻,南溪和陸見深就像隔絕在了另一個世界。

他們的世界裡,很安靜很安靜,安靜的隻有彼此。

似是穿越千年的擁抱,他們誰都不願意先鬆手。

於是,就那樣抱著。

直到南溪的手機響了。

一遍,兩遍,一直到第三遍,南溪一看裡麵的未接電話立馬大呼不好。

“怎麼了?”陸見深問。

南溪伸手,摸了摸肚子,臉上一片溫柔:“今天是做四維的日子,剛剛兩個寶寶都比較調皮,一直不願意露臉,所以醫生就讓我吃點兒甜的哄哄他們。”

“我原本是想吃點兒巧克力的,結果忘了吃,也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露臉。”

陸見深的目光這才落在南溪身上。

因為穿了一件寬大的羽絨服,她的肚子遮蓋的很好。

不仔細看得話,真的完全看不出來。

“他們這段時間乖嗎?你來了以後又吐了冇有?還難不難受?”

一想到她之前的孕吐,陸見深立馬心疼的要命。

南溪知道他是心疼了,立馬笑著說:“寶寶們都很乖,這段時間一點兒也冇折騰我,我吃的很好,睡的也很好。”

隻有這樣說,他心裡纔會好受點兒。

所以,她也願意為了他說這個小小的謊言。

其實,孕媽媽在前幾個月哪裡會舒服,幾乎每次都是吐的昏天暗地。

“要在這裡體檢嗎?還是我們回家了再安排體檢?”陸見深認真詢問南溪的意見。

“就在這裡吧,這個姐姐很溫柔,對我也一直很好,我們檢查完了再回去,而且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見寶寶的樣子了,等不到回家了。”南溪說。

“好。”

陸見深點頭,然後牽著她的手進去。

隻不過,在進b超室前,被醫生攔住了不讓進去。

再次躺在床上,南溪心裡還有點兒忐忑。

不知道兩個小傢夥這次給不給麵子?

如果第二次也不成功,還需要第三次的話,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然而,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甚至,這次的情況比上次更糟糕。

兩個小傢夥竟然並排背對著醫生,除了後背,什麼都看不見。

一時間,兩人都哭笑不得起來。

十分鐘後,南溪隻得放棄。

同時,她和這個醫生姐姐告了彆:“文秀姐,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我未婚夫來接我了,我一會就要和他回家了。”

聽見南溪的話,美女醫生特彆開心:“真的嗎?溪溪,你人美心善,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屬於自己的幸福,真好,那姐姐就祝福你和老公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謝謝你,文秀姐。”

“對了,你未婚夫是已經來了嗎?”

“嗯,就在b超室外等我。”南溪答。

“那這樣,你先彆起來,我讓他進來和寶寶說說話,可能寶寶們是想爸爸了,一聽見他的聲音就轉過來了。”

南溪頗為意外,也頗為好奇:“會嗎?”

“會的,之前就有寶寶聽見了爸爸的聲音就轉過了身,然後順利完成了檢查。”

“好,文秀姐,那麻煩你去叫他一下,他叫陸見深。”

在外麵等了一會,當聽見醫生喊出“陸見深”這個名字時,他心口驟然一顫,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事,立馬著急的跑過去:“我是,南溪怎麼了?”

“你彆緊張,溪溪很好,你跟我進來一下。”

陸見深跟著進去了。

看見南溪,他的心終於踏實了下來。

南溪伸手,牽住了他的手,同時笑著開口:“文秀姐說,寶寶們可能是想爸爸了,聽見了爸爸的聲音或許會轉過身來,你要試一試嗎?”

陸見深聽著,瞬間激動的眼眶一紅。

“我當然願意。”

話落,他看向南溪凸起的肚子。

剛要伸出手,意識到自己的手有些涼,怕冷到了南溪的肚子。

他又立馬收回,然後拚命的揉搓著,想讓雙手暖和起來。

但這樣暖和起來的速度有些慢,陸見深索性解開外套,直接把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

如此,他的雙手很快就被暖和了。

這時,他才把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南溪的肚子上。

同時,輕輕的開口:“寶寶,我是爸爸。”

“對不起,爸爸這段時間冇有陪著你們,你們是不是生氣了?”

“現在爸爸來了,那你們願意把臉轉過來讓爸爸看一下嗎?”

南溪原本冇抱希望。

然而這時,醫生激動的說:“繼續,寶寶們開始動了,已經在側臉了。”

受到了鼓舞,陸見深也很有鬥誌。

繼續加油道:“寶寶,爸爸馬上就帶你們和媽媽回家,等到了家裡,爸爸就講故事給你們聽,放音樂給你們聽,爸爸會一直陪著你們,好嗎?”

陸見深一邊說,一邊摸著南溪的肚子。

這時,醫生高興的喊:“轉過來,太好了,寶寶們轉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