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急事?”

然而,還等不急南溪細問。

周羨南已經拉著她的手到了一樓。

見他萬分著急,南溪努力開著口:“等等羨南,你先告訴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而且兩個寶寶還在上麵,我要是直接離開了,他們怎麼辦?”

“我剛剛已經跟幾個阿姨說了,她們都會上去照顧寶寶,你現在馬上跟著我去醫院,時間緊急,車上說。”

周羨南已經打開了大門。

南溪見他那麼著急,也不敢耽擱,立馬跟上去。

但見自己身上還穿著睡衣,就直接從玄關處拿了一件外套罩上。

不過,因為那裡掛的都是周羨南的衣服。

所以,她也隻能拿她的衣服。

到了車上,南溪坐在副駕駛上,周羨南立馬開車發動了。

一踩油門,車子很快消失在了黑色的夜幕裡。

兩隻手握著方向盤,周羨南深吸一口氣,終於做好了思想準備,然後認真的開口:“溪溪,接下來,希望你認真聽我說的所有話。”

意識到他很鄭重,南溪也鄭重起來:“好,你說,我都認真聽著。”

“好。”

點了頭,周羨南繼續:“其實,你當初要生寶寶,包括你出車禍,陸見深並冇有和方清蓮結婚,那都是逢場作戲,全都是假的,他隻是為了拖延時間來救你,知道你要生了,他一直都想來陪著你,他不是故意的,他隻是有來不了的理由。”

“什麼理由?”

“他中槍了。”

安靜的車裡,當週羨南說出這四個字時,南溪的心口還是狠狠的一跳動。

中槍?

他怎麼會中槍?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快告訴我!”南溪立馬著急的追問起來。

“我剛剛說過,陸見深從未想過和方清蓮結婚,隻是為了拖延時間找到你,婚禮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他接到林霄的電話,知道已經找到你了,而且知道你出血有了早產的跡象,馬上就要生寶寶了。”

“所以,他立馬丟下方清蓮,想要去找你,然而,大家都冇有想到,方清蓮竟然帶了槍。”

“她不讓陸見深去見你,威脅他留下來完成婚禮,陸見深為了見你,執意離開了酒店,也就是在酒店門口,他剛要出去的那一刻,他被方清蓮打了一槍,位置非常靠近心臟。”

這些事,現在聽起來簡直就像夢境一般。

太過曲折,也太過波瀾壯闊。

如果這些話不是從周羨南嘴裡說出來的,而是從其他任何一個人口中說出來,南溪都要懷疑是不是編的一場謊言。

可偏偏,這全都是周羨南的口中說出來的。

中槍!

靠近心臟!

隻要一想到這些字眼,南溪心口就窒息的疼。

她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他中了槍。

如果她知道,她一定會原諒他的。

不僅是她,就連兩個寶寶也一定會原諒爸爸的缺席。

“當時的婚禮,方清蓮請了各大媒體直播,隻不過發生中槍一事後,全都被封了,這時我讓人破解後找到的,你如果不信,可以自己看。”

南溪伸手,顫抖著接過周羨南手中的手機。

因為是大媒體的直播,所以畫質非常好。

畫麵裡,方清蓮正舉著一把槍,而槍口,正對著他的心臟。

“陸見深,我命令你,不許你走,否則,我會殺了你。”

“溪溪早產,今天無論發生什麼,我都必須要去陪著她,方清蓮,你阻止不了我。”

方清蓮崩潰的大喊:“陸見深,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站住!”

“否則,我立馬開槍。”

“我會開槍的,我真的會開槍的。”

突然,砰的一聲,方清蓮手槍裡的子彈直直射向了陸見深的身體裡。

彈入體內。

瞬間,他整個人都是血。

鮮血順著他心口的位置往下流,身下很快就是一片血泊。

看著這些,南溪的心跳就像停止了一樣。

她幾乎連呼吸都不敢有了。

隔著螢幕,她伸著手指,一邊瘋狂的擦著陸見深身上流下的鮮血,一邊顫抖著聲音喊:“不,見深,你不會有事的,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所有的直播,戛然而止。

南溪立馬轉過頭看向周羨南:“所以這些天,他一直都在醫院裡,人還昏迷著,連危險都冇有脫離,對嗎?”

問完後,後麵的答案,南溪幾乎不敢聽。

“他當時就送去醫院做了手術,手術很成功,不過,得知你和寶寶冇有的訊息,他非常痛心,根本就冇有休息,帶著麻藥就去找你。”

“後來,他在病房裡陪了你兩天,又在殯儀館守了你七天七夜,一直到今天下葬。”

“這期間,他幾乎行屍走肉般的陪著你,不吃不喝,誰也拉不走。直到下葬完,他親自在墓碑上刻完字,他了卻了所有的心願,才倒了下來。”

“他的傷口,雖然一直有人在護理換藥,但因為冇有得到充分的消毒和休養,恢複的很差,加上不吃飯,人冇有營養,所以情況一直很不理想,今天下了大雨,他在雨裡淋了幾個小時,高燒後傷口直接發炎了。”

“情況很嚴重,現在已經在急救室裡呆了幾個小時了,目前還冇有出來。”

說完,周羨南是真的如釋重負。

“對不起南溪,我自私了,我不該瞞著你,我應該一早就把這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你。”

然而,周羨南說完,卻根本冇有聽到迴音。

轉過頭,他發現身邊的女孩已經哭成了淚人兒。

南溪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尤其是那雙手,她幾乎已經控製不住,聲音更是啞的快要發不出聲音。

她的心,好疼,好疼。

“對不起見深,我不知道你承受了這麼多。”

如果她知道他中了槍,一定不會做出假死和寶寶離開的決定。

車,還在路上飛奔著。

但南溪的心,已經急到崩潰。

“羨南,求你,開快一點,再開快一點。”

“我要見他,馬上就要去見他。”

南溪著急的請求著。

“南溪,你彆急,兩分鐘,馬上就到了。”

“好,你說的對,鎮定,我一定要鎮定。”

兩分鐘後,當車到了醫院停車場,還冇有停穩。

南溪卻已經等不及,早就解開安全帶,瘋狂的衝進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