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肩並肩的往門外走。

然而,就在南溪的身影即將走出去的那一刻,周羨南突然伸手抓住了南溪的手腕。

出口的聲音,格外低沉溫柔:“溪溪,等等!”

“怎麼呢?”

周羨南抬頭望著她,黑色的眼眶有些紅紅的。

猶豫了一下,他鼓足勇氣開口:“可能是最後一次了,以後,你就是真正的陸少夫人,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屬於他一個人了。”

“所以,離開之前,能讓我抱一下你嗎?”

這話,不僅是請求,也有一些卑微的意味。

南溪聽著,心裡很不是滋味。

“嗯!”她點頭。

下一刻,周羨南已經將她抱進了懷裡。

聞著她的味道。

聽著她的呼吸和心跳。

他的心,是那麼安定。

當然,還有一份說不出的幸福和喜悅。

隻是,這份幸福過於短暫了。

“羨南,能遇到你這個朋友,我特彆幸運。”

“我以前就說過,以後能嫁給你的女孩子一定會非常幸福,請相信我,你一定會找到屬於的真愛。”

周羨南點點頭:“嗯,借你吉言!”

說完,他貪戀了最後一絲溫柔,然後鬆開了南溪。

“以後的路還很漫長,希望你和陸見深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患難與共,永遠幸福。”

這,是他的祝福。

也是他的心願。

坐上車去到醫院時,南溪的心一直都是興奮而激動的。

隻要一想到馬上就要見到他了,她的心就瘋狂的跳動著,怎麼都靜不下來。

仔細想想,從她被方清蓮帶走到今天,她已經快一個月冇有見到他了。

久彆相逢,都是相思。

當她的步子越來越接近病房,她的心,也越來越忐忑。

不知為何,她甚至有點害怕。

見深一直以為她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那麼,他再次見到她,是驚?

還是喜?

拐彎到了長廊,周羨南指了指前麵的病房:“他就在這個病房裡,去看他吧,他見到你肯定非常開心。”

“嗯!”

靠近了。

越來越近了。

當停在了病房門口,南溪的心立馬狂跳起來。

伸手,她正要推開病房的門。

然而,當隔著窗戶看到眼前的一幕時,南溪整個人猶如雷擊。

病房裡,見深正抱著一個女人。

雖然隻是一個側臉,但她看得清楚,那就是見深。

太熟悉的人,隻需要一個迷糊的輪廓就能認出來。

而且絕對不會認錯。

至於那個女人,因為被擋住的比較多,所以她看不清楚。

但是很明顯,女人不是她的婆婆雲舒,也不是思雨。

即便親眼看見了這一切,但南溪不相信。

不相信見深會突然對另一個女人如此親密。

得知她要生寶寶時,他即便被方清蓮威脅,即便被槍指著,也要來陪著她;

她和寶寶離開的時候,他是那麼痛苦,簡直傷心欲絕。

一個對她這麼深情的男人,她不相信他會這麼快喜歡上另一個女人。

一定是要原因的。

這一次,南溪一遍遍的告訴自己要理智,要冷靜。

不能誤會他。

可是,就在她在拚命的做著心理建設時,她親眼看見,女人忽然捧起來見深的臉,紅唇吻了上去。

更重要的是,見深冇有拒絕。

他伸手,將眼前的女人抱的緊緊的。

然後,一個轉身。

他直接迫不及待的將女人壓在了床上,女人也勾住了他的脖頸。

隔著那扇玻璃,即便站在外麵,她依然感覺到了裡麵的火熱。

眼前的一幕,讓她如何進去,如何打擾?

伸起的手,漸漸垂了下來。

南溪立馬轉過身,不敢再看裡麵。

心,好疼。

幾乎有些喘不過氣起來。

再也不敢看下去,南溪按壓著心口,瘋狂的跑開了。

到了洗手間,她一連給自己澆了好幾捧冷水,直到整個臉,整顆心的都冷下來。

她才逼自己去安靜的思考。

冷靜,她必須冷靜。

這段時間,兩人已經產生過很多誤會了。

所以,她不想僅憑一個畫麵就斷定一切。

更何況,就算肉眼看見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所以,她得親自去求證。

南溪轉過身,立馬就準備去病房。

這時,手機響了,阿姨說寶寶的不知道怎麼呢?突然開始大哭起來,不管怎麼哄都不行。

而且麵板髮黃,渾身開始抽動,甚至有痙攣的跡象,阿姨懷疑是嚴重的黃疸。

必須馬上去醫院救治。

南溪聽完,立馬嚇得魂兒都冇有了。

心裡更是緊張和害怕的要命。

掛了電話,她立馬往外走,這時,周羨南的電話也來了:“溪溪,你在哪裡?阿姨剛剛來電話,說寶寶情況不太好,我們要馬上送去醫院。”

“我也接到電話了,你到停車場等我,我馬上來。”

說完,南溪什麼也顧不得,瘋狂的往停車場跑。

因為跑太快,上了車,她還氣喘籲籲的。

周羨南立馬安慰:“溪溪,你彆太著急,我已經讓我姐開車帶寶寶去醫院了,最近的一傢俬人醫院,去了就能治療,我們現在直接去醫院裡,十幾分鐘就能到。”

“好。”

十幾分鐘,周羨南就把車飆到了醫院。

下了車,南溪立馬瘋狂的往裡麵衝。

一看見寶寶,作為媽媽,她馬上就忍不住了,淚水立馬簌簌的往下掉。

不過一兩個小時冇見,寶寶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精神十分萎靡,耷拉著耳朵,眼睛一直緊緊的閉著。

弟弟平時是一個那麼活潑愛動愛笑的寶寶,可現在,他整個人一點兒精氣神都冇有,和平時判若兩人,南溪抱著他,心裡簡直心疼死了。

“寶寶,媽媽來了,對不起,媽媽不應該這個時候離開你的。”

“寶寶,你聽見媽媽的聲音了嗎?”

“不怕不怕,媽媽正抱著你。”

南溪的話,有了些作用。

聽到她的聲音,寶寶明顯睜了下眼睛。

隻不過,很快就又閉上了。

接下來,南溪抱著寶寶進行了一係列的檢查,弟弟始終安靜的靠在她懷裡,顯得異常乖巧。

可南溪知道,這種乖巧是因為生病,因為身體不舒服。

所以,愈發心疼。

私人醫院有點好,隻要願意出錢,關係人脈到位,結果可以出來的非常迅速。

當時,南溪就聽見了周錦姐姐在外麵打電話,語氣強烈而嚴肅:“多餘的話我不說,隻有一個要求,最快的速度把寶寶的檢查結果出出來。”

所以,寶寶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和阿姨的猜測一樣,的確是黃疸嚴重。

需要住院照藍光。

知道了治療方法,南溪鬆了一口氣。

然而,醫生突然看向南溪委婉的開口:“南溪小姐,根據我們剛剛的檢查,寶寶的心臟好像有些問題,建議你做進一步的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