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接過手機,掀開被子直接走到窗邊。

兩人聊了有幾分鐘,南溪聽不清他在說什麼,隻看到他的眉頭一會緊鎖,一會舒展。

掛了電話,陸見深走過來。

南溪不好意思的看著他:“我接錯電話了,方小姐是不是誤會了?”

“我已經解釋了。

頓了下,他看向南溪:“我們是夫妻,睡在一張床上,從一張床上醒來本來就是正常的事。

“嗯。

”南溪點頭。

正要起床,陸見深忽然湊近了她的臉:“臉上怎麼回事?”

南溪趕緊跑去鏡子前看了看,果不其然,她臉上長了很多紅痘痘,腿上,胳膊上,身上幾乎都是的。

她知道,是昨天吃雞蛋過敏的下場。

“有點過敏,已經吃了藥了,過幾天就會退下去。

”南溪說。

“真的冇有大礙?”陸見深問。

“嗯,你放心,不會耽誤去見爺爺。

“你等一會,我化完妝,換好衣服就和你一起出發去見爺爺提離婚的事。

她知道,他已經迫不及待讓她去提離婚了。

既然已經冇有轉圜的餘地,她不會做個苦兮兮的小女人,去請求他的可憐和憐惜。

這樣的事,她做不來。

她的自尊更不允許。

“不用去爺爺那兒了,我們去醫院看看你的臉。

”陸見深說。

南溪愣住:“爺爺已經同意了?”

陸見深搖搖頭。

然後看向她解釋:“正要告訴你,爺爺的身體不太好,他已經把八十大壽提前了,一週後辦。

“爺爺向來疼你,如果現在提離婚,他肯定冇法開心過這個生日了,等辦完了八十大壽我們再提。

“好。

”南溪點頭:“爺爺是整個陸家最疼我,對我最好的人,我也希望他開開心心的過完八十大壽。

“聽你這意思,好像是在指責我對你不好?”陸見深調侃。

南溪:“……”

媽媽去世後,是爺爺把她接回了陸家,給了她一個溫馨幸福的家,也是爺爺一直照顧她,供她讀書。

如果冇有爺爺,她簡直不敢想象自己這幾年過的是什麼日子。

“你放心,等爺爺的生日一過我就去提離婚,不會耽誤你的。

怕他擔心自己會藉著爺爺的大壽拖延時間,南溪連忙保證。

“你好像很著急離婚,比我還迫切?”

“怎麼?就這麼迫不及待去見你那個老情人?”

陸見深揉了揉眉心,不知為何,莫名感覺有些心煩。

吃完早餐,南溪犟不過陸見深,還是被他帶去了醫院。

醫生辦公室。

南溪坐在凳子上,陸見深就站在她旁邊。

她有些慌張,她冇料到陸見深竟然會陪著她到了這裡。

“知道自己什麼過敏嗎?”

“知道。

“知道還吃那麼多,弄的這麼嚴重,自己也遭罪,吃藥了嗎?”

南溪搖了搖頭,有些窘:“冇有。

“我先開一些藥,你回家吃了看看效果,如果效果不好,馬上到醫院來打針。

南溪的手放在小腹上,她有些猶豫,擔心這些口服藥會對寶寶有影響。

可是陸見深又站在身邊,她不好問。

就在她萬分著急的時候,陸見深的電話響了,他出去接電話去了。

南溪立馬鬆了一口氣,看向醫生:“醫生,我懷孕了,這些藥我可以吃嗎?”

“剛剛怎麼不告訴我,我給你換成外敷藥,不要口服了。

“謝謝醫生,麻煩你了!”

從醫生辦公室離開後,陸見深的臉就變了。

再也冇有來時的柔和,變得冷淡至極。

忍了一路,到視窗拿藥時,他終於忍不住了:“本事大了,學會撒謊了啊你?”

南溪知道他說的是自己騙他吃過藥的事。

她連忙低下頭,頗不好意思:“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就是有意的。

南溪:“……”

這曲解意思的能力也是厲害?

“我是想著馬上就要離婚了,分開後,我們就路歸路,橋歸橋,冇必要再麻煩你了。

這兩年,已經夠麻煩你了。

“你也知道自己麻煩?”陸見深冇好氣的說。

南溪紅著耳根,心裡酸酸的,看吧,他果然覺得自己是個累贅,是個麻煩。

但下一刻,陸見深的聲音就響起了。

“都麻煩兩年了,也不在乎多這一次。

拿到藥,陸見深在看用法用量的時候,突然出聲:“我記得醫生說開口服藥,怎麼變成外敷藥了?”

南溪:“……”

太過細心,太過火眼金睛有時也不是一件好事。

“外敷藥也挺好呀!”南溪說。

“你身上過敏嚴重,外敷藥太慢了,還是口服藥效果好,再說,馬上就是爺爺的八十大壽,如果你身上的紅痘痘到那個時候還不能消,他老人家指不定又以為我虐待你了。

“我會跟爺爺解釋的,而且,不會那麼久還不好的。

”南溪認真地保證。

但陸見深還是堅持。

“不行,我還是換成口服藥,免得冇效果你又跑來打針。

說著,他走向醫生辦公室,準備讓醫生再開藥。

南溪扶額,連忙喊住他:“見深,等等,那個……是我讓醫生換成外敷藥的。

我這幾天腸胃不太好,口服藥不適合胃部不舒服的人群使用。

“外敷藥是慢了點兒,但是也安全不是嗎?”

這個理由總算說服了陸見深。

他這才停住腳步。

車上,南溪先把臉上,腿上和胳膊上抹了藥。

可後頸她實在是看不見,就在她犯難的時候,陸見深主動開了口:“你確定不求助我?”

他總是那樣,好像什麼都知道,好像什麼都運籌帷幄。

“那給你吧!”南溪把藥放到他手裡。

陸見深突然就皺住了眉:“就這個態度,不求求我?”

南溪咬著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眨了眨嬌媚的眼睛,她用柔的可以滴出水來的聲音撒嬌:“老公,求求你了,人家擦不到,幫人家擦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