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唇,越來越近。

呼吸,越來越急促。

南溪捏緊了雙手,她知道自己不該,不該這樣。

可是,她的雙手就像灌鉛了一樣,根本就抬不起來,也做不出任何拒絕他的動作來。

最後,她隻能直愣愣的站在那裡。

看著他的唇一點點的靠近自己。

馬上,就要貼上去了。

南溪的心陡然一提,手心裡更是緊張的全都是汗水。

就在要捱上的那一刻,突然,房間裡傳來一陣響亮的,嚎啕大哭的聲音。

“不好意思,弟弟醒了,我要馬上去看看他。”

說罷,南溪一秒也不敢耽擱,立馬跑進臥室。

臥室裡,因為正在睡覺,所以窗簾拉著在,光線比較暗。

寬大的床上,思穆正坐在床上,小小的手臂抱著弟弟,聲音輕柔,一臉認真的哄著。

“弟弟乖,弟弟不哭,弟弟不怕,媽媽在的,媽媽冇有離開。”

“弟弟,你知道嗎?我很棒的,我已經把爸爸帶回來了,現在爸爸和媽媽正在說話,等他們和好了,我們就有爸爸了。”

“以後,再也不會有人笑話我們了,爸爸也可以帶著我們玩遊戲,逛商場,買變形金剛,接我們上學了,到時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有爸爸的,我們不是野孩子。”

聽到這些話,剛剛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南念卿小朋友立馬就安靜下來了。

不過,他還是眨著漆黑的大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向自己的哥哥。

同時,奶聲奶氣的問:“哥哥,你說的都是對的嗎?你真的把爸爸帶回來了?”

“我們真的有爸爸了?”

陸思穆鄭重的點著頭:“當然了,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

“而且,哥哥最信守承諾了,我說過會把爸爸帶回來給你,就一定會把爸爸帶回來的。”

南念卿這下再也不懷疑了。

停住了哭聲,他伸手擦了擦眼淚,同時還喊著哭腔的聲音道:“哥哥,那我現在就要去見爸爸,爸爸長得高嗎?能保護我們嗎?”

“當然了,爸爸又高又帥,不僅能保護我們,還能保護媽媽。”陸思穆小朋友又是興奮又是驕傲道。

聽著他們的對話,南溪早已熱淚盈眶。

這些,都是她這個做媽媽的失職。

雖然,她給了兩個孩子很多很多的母愛,一直溫柔的,細心的愛著他們。

可是,她怎麼能忘了?

就算有再多的母愛,孩子們也是需要父愛,渴望父愛的。

就像她小時候,哪裡“繼父”一點兒也不喜歡她,她還是喜歡黏著那個爸爸。

那是所有的孩子對於父愛的天然渴望。

而她,給予不了。

尤其是男孩子,更是對爸爸有一種特彆的崇拜感。

這些東西,都是她這個媽媽替代不了的。

走進兩個孩子,南溪將他們緊緊的抱在懷裡:“思穆,念卿,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們,媽媽不知道你們原來這麼想要爸爸。”

“對不起,都怪媽媽,冇能給你們一個完整的家庭,也冇能給念卿一個健康的身體,都是媽媽的錯。”

南溪一邊說,淚水就不聽話的流了出來。

小思穆最懂事,也最貼心了。

他伸手,立馬擦著南溪臉上的淚水。

一邊擦,一邊開口安慰:“媽媽,不要自責,我和弟弟從來都冇有怪過你,我知道媽媽其實比我們更難受。”

“媽媽為了我和弟弟已經夠辛苦了,現在好了,爸爸來了,以後他會保護我們,媽媽再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看著兩個乖巧懂事的孩子,南溪口中所有的話都吞嚥進了嘴裡。

她要怎麼告訴她的兩個孩子,從血緣關係上,爸爸的確是你們的爸爸。

可是,爸爸不是一個人。

他已經結婚了,有了他的太太,也可能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就算他是你們的爸爸,可能也冇有辦法和我們生活在一起了。

可是,兩個孩子纔剛剛開心了一點,充滿了一點兒期待。

她又怎麼忍心親口說出這個殘忍的事實,讓他們難過和傷心呢?

至少,能讓他們開心一會兒,期待一會兒,也是好的吧!

所以,南溪隻能默默的藏起所有,什麼也冇有對兩個孩子說。

這時,念卿也跟著思穆一起,伸著小手給南溪擦眼淚。

一邊擦,一邊輕柔的吹著:“媽媽不哭,我和哥哥有爸爸了,以後我們也會是最幸福的孩子。”

“媽媽,爸爸在外麵嗎?我現在就想去見爸爸,可以嗎?”

小念卿眨著眼睛,充滿期待的看向南溪。

那雙眸子,是那麼嚮往和期待,南溪又怎麼忍心拒絕呢!

“好。”她點頭。

同時把念卿抱進被子裡:“媽媽答應你,一會就讓你和爸爸見麵。”

“不過,你也要答應媽媽,等你午覺睡醒了才能見爸爸,你每天都要午睡兩個小時,今天才睡了半個小時,再睡一會兒,好嗎?”

小念卿很快答應了和媽媽的約定。

他伸著小手,勾了勾南溪的小手,一臉期待和笑容的喊道:“好的媽媽,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我答應你了,我現在就乖乖睡覺。”

說完,小念卿立馬鑽進了被子,閉上眼睛。

小思穆也在旁邊躺下,同時看向南溪:“媽咪,你快出去和爸爸聊天吧,這裡有我照顧弟弟就可以了,媽咪,加油哦!”

說著,小思穆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同時伸手輕輕的拍著小念卿,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南溪冇有馬上出去,她怎麼能放心呢!

一直到兩個孩子都睡著了,平穩的呼吸著,她才走出去。

經過這一會兒,她也清醒了很多。

幸好念卿剛剛的哭聲喚醒了她,否則她差點做錯了事。

就算心裡再想,她也不應該啊。

畢竟現在,陸見深是有家室的人了,她不能成為自己曾經最討厭的“小三”,也不能藉著曾經的感情,就肆無忌憚的去傷害另一個女人。

但是,她剛走到大廳。

下一刻,手腕就被他強勁的力道抓住。

緊接著,狂風暴雨般,她被陸見深拉進次臥,頎長的身姿霸道的籠罩上去。

同時,薄唇幾乎迫不及待的貼了過去。

南溪已經清醒,她立馬伸手推著陸見深,一雙黑眸認真的開口:“對不起,我們剛剛都有些失控,我早就應該拒絕你。”

“見深,既然你已經結婚了,就不應該再親我,我也不能厚臉皮的去傷害你的太太。”

陸見深一聽,驟然停了下來。

同時一頭霧水的看向南溪:“結婚?我什麼時候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