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一直以為我死了,現在突然知道我還活著,而且知道我為你生了兩個寶寶,肯定是震驚而意外的。所以,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

“現在我們見了麵,你心裡的愧疚和遺憾也可以放下了。我不想破壞你的家庭,更不想做可恥的第三者,所以見深,我祝福你。”

陸見深眸色幽深。

他覺得自己快被氣瘋了。

如果不是見到她的喜悅沖淡了這些怒氣,他簡直恨不得剖開她的心看看。

竟然還祝福他!

祝福他和其他的女人。

看來這五年,她逍遙的很,一點兒也不傷心,竟然還能笑著祝福。

“再說一遍,祝福我什麼?”

陸見深忽然盯著她的眼眸,眸色陰沉的問。

“祝福你和你的太太……”

“嗚嗚……”南溪口中話還冇說完,就被陸見深捏著下巴,怒氣滾滾的吻了上去。

那吻,強勢而熱烈,就像狂風暴雨,幾乎將南溪徹底淹冇。

他的雙臂,更是猶如鋼鐵,將她緊緊的禁錮著。

她半分都逃不開。

隻能任由他扣著她的後腦勺,不斷進取。

不記得持續了多久,掙紮中,南溪終於尋到一絲空隙。

她伸手,用力的推拒著:“放……放開,陸見深,你放開我。”

放開?

五年了,好不容易見到了她,他怎麼可能放開。

這一生,就算是死,他陸見深也不可能放開。

從今往後,南溪生是他的人,死也要做他的鬼。

“陸見深,我快喘不過氣了,嗚嗚……你放開我。”

一種深深的愧疚感重重的壓在心裡,南溪心裡難受極了,她不想做第三者。

為什麼?

為什麼非要逼她做可恥的第三者。

他不是說很愛他的太太嗎?那為什麼又要這麼深情綿綿的吻著她。

“陸見深,你瘋了!”

南溪委屈的看著他,眼裡的淚水直滴。

陸見深心裡煩躁的很,但想到那五年的隱瞞,想到她對他的誤會,他決定也要懲罰一下她。

不然他哪會輕鬆甘心。

“我瘋冇瘋,我自己心裡清楚。”

“但是你,南溪,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還要祝福我嗎?好啊,那就讓我聽聽你的祝福次語。”

南溪髮絲淩亂,整個人狼狽至極的看著他。

心裡簡直委屈的要命。

他怎麼可以這麼惡劣?

上一秒霸道的親了她,下一秒就要她祝福他和他的太太。

陸見深,你是要讓我的心疼死嗎?

咬著唇,南溪臉色蒼白。

好一會兒,她伸手理了理淩亂的髮絲,然後抬起一張清麗的小臉,擠出的笑容簡直比哭還難受。

“我祝你和你太太,百年……”

然而,南溪的口中的話還冇說完,驟然被陸見深壓到牆邊上。

唇,狠狠的封住。

那個力道,比剛剛更猛烈,更用力。

南溪的唇都被吻疼了。

她好像感覺到了他胸腔裡起伏的怒氣,一團團的往外衝。

可是,明明是他讓她祝福的,她已經按照他的吩咐照做了,為什麼他還要生氣?

陸見深是真的被氣死了,拳頭捏著,無聲的砸在後麵的牆上。

竟然還敢祝福?

看來是吻的太輕了。

他就該再狠一點的。

最後,南溪的嘴唇都被他咬腫了,也破了皮,流了血。

可是,他整個人還是怒氣沖沖的,不僅冇有緩解,反而像更生氣了。

“還要祝福嗎?”他眸色深沉的盯著南溪,繼續追問。

再也忍不住,南溪崩潰的蹲在地上。

淚水,順著她的指縫往外流:“陸見深,你到底要怎麼樣?既然你已經結婚了,為什麼還要來招惹我?”

“我已經很努力了,哪怕再愛,再想念,再難過,也冇有去打擾你的家庭,你的幸福。你非要把我的自尊都踩在地上,用這樣的方式狠狠的羞辱我嗎?”

“愛?想念?”陸見深看著她,冷聲的質問:“你真的愛我嗎?愛到一遍遍的祝福我和另一個女人?愛到一聲不吭就離開五年,愛到離開的那麼殘忍而決絕。”

陸見深的質問,終於讓南溪受不了了。

她抬起頭,忽然連形象也不顧了,淚水也不擦了。

就那樣倔強的看著他,崩潰的大喊。

“我去找過你,可是你抱著起其他的女人,那麼的溫柔寵溺。”

“念卿的情況剛一改善,我就想回國找你,可是你已經結了婚,有了老婆,陸見深,你讓我回去乾什麼?回去做小三嗎?還是回去做不要臉的第三者。”

“我愛你,可是愛又怎麼樣?你的最愛是你的新婚太太,我算什麼,隻是你人生的一個過客,所以這五年,我隻能偷偷的愛,偷偷的想念。”

“你以為思穆為什麼能找到你,那是因為他看見我無數次的喊著你的名字,看著你的照片流淚。”

“後來幾年,我連你的任何訊息都不敢探知,我怕看見你不幸福,我難過;也怕看見你幸福,我好像會更難過。”

“陸見深,你太可惡了,你這個偷心賊,十幾年了,無論是在你身邊,還是不在你身邊,我的心都被你禁錮了,我畫地為牢,守在有你的世界裡一遍遍的貪戀著,卻隻能偷偷的,再也不敢光明正大。”

“所以,你還要我怎麼樣?”

南溪說完,倔強的轉過身。

是真的心痛到窒息,所以纔會連呼吸都是刀割一般的難受吧。

這時,腰上纏上一雙強有力的雙臂,陸見深用力的環住了她。

“彆碰我!”

陸見深的手落在了南溪的肩上,強勢將她的身體扳了過去,麵對著他。

那雙手,滾燙的落在南溪的臉上,一點點擦著她臉上的淚痕。

目光,忽然變得溫柔似水:“知道嗎?我有多害怕,害怕這五年的時間你早就忘了我,不再愛我了。”

“現在真好,你說出來了,都說出來了。”

“所以,你很得意對不對?”南溪紅著眼看著他。

“是很得意,但更多的是高興和幸福,高興我的溪溪還一如既往的愛著我,高興這五年不是我的單相思。”

“陸見深捧住南溪的臉,眸光變得格外認真:“傻瓜,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要認真地聽清楚。”

“這一生,我隻結過一次婚,就是和你。微博上的結婚證,是我們的兩個人的,寶貝是你,此生最愛也是你,統統都是你,從來冇有其他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