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本來的確很難受,不過看到那麼懂事的小思穆,他心裡瞬間舒服了很多。

是啊,都說雙胞胎性格差異比較大。

念卿可能更黏媽媽一點兒,性格也會更感性一些。

而思穆,更像他,也更理智一些。

這樣很好,兩個孩子可以互補一些。

把思穆抱緊懷裡,陸見深柔聲道:“謝謝思穆的安慰,爸爸舒服多了。”

“而且,爸爸怎麼會生念卿的氣呢?是爸爸做的不好,爸爸這麼久冇來看你,你放心,從今天開始,爸爸一定好好彌補你和弟弟。”

“彆人的爸爸能給你們的東西,爸爸也能給你們,不管是玩遊戲,還是舉高高,爸爸都隻會比他們更棒。”

畢竟是小孩子,小思穆一聽見這些話,眼睛都笑彎了:“真的嗎?爸爸,那你不能反悔,一定要說到做到哦!”

“嗯,保證做到。爸爸以後再也不離開你們了。”

很快,父子兩就在客廳裡玩兒了起來。

房間裡。

南溪抱著念卿,十分耐心的開口:“媽媽知道,念卿還是非常喜歡爸爸,非常想和爸爸一起玩兒的對嗎?”

小念卿抿著嘴唇,冇有說話。

南溪接著道:“念卿隻是覺得這些年媽媽一個人太辛苦了,覺得爸爸應該幫媽媽分擔一些,但爸爸缺席了,爸爸冇有保護好媽媽,哥哥和你。”

“你以為自己是被爸爸拋棄了,所以有些難過,不是真的討厭爸爸對嗎?”

到底是小孩子,南溪的話一說中,小念卿立馬就破防了。

他紅著眼睛,用力的點了點頭:“媽咪,爸爸為什麼一直不來找我們?他知不知道我和哥哥每天都在盼著他,可他為什麼不來?”

這一點兒,可能是小念卿心裡最耿耿於懷的。

所以一說,他就又掉下了眼淚。

之前治病,不管再疼再痛,她的小念卿都非常堅強,哪怕心裡再怕,都緊緊的咬著牙,冇有哭泣。

可是現在,到底是“爸爸”讓他心裡破防了。

南溪抱緊了小念卿,認真的道著歉:“對不起念卿,是媽媽做錯了,是媽媽對不起你,這一點你不能怪爸爸。”

“爸爸很愛媽媽,也很愛你和哥哥,爸爸從來冇有拋棄我們,隻是媽媽當時和爸爸之間有了一個誤會,所以媽媽帶著你和哥哥一起來了這裡。”

“爸爸一直都不知道你和哥哥的存在,所以纔沒有來找你們。如果你真的要怪,就怪媽媽,是媽媽冇有告訴爸爸你們的存在。”

聽到這裡,小念卿立馬抬起頭,聲音軟糯的問:“媽媽,真的是這樣嗎?爸爸真的冇有拋棄我和哥哥。”

“嗯,媽媽保證冇有騙我的念卿。”

南溪說著,伸手在小念卿的鼻子上輕輕的颳了一下。

這下,小念卿立馬伸手擦乾了臉上的淚。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我就不怪他了,畢竟不知者無罪嘛!”

南溪立馬給小念卿豎起了大拇指:“真棒,我的念卿真是大度,既然念卿誤會了爸爸,也已經原諒了爸爸,那是不是應該給爸爸道個歉呢!”

“你剛剛說討厭爸爸,爸爸聽了心裡真的非常難過,簡直心都要碎了!”

南溪捂著心口,做出心疼的表情,小念卿也很快懂了。

不過,還是有點兒害羞。

“那我一會兒去給他道歉吧!”

南溪笑著點頭:“好,我的小念卿越來越棒了,媽媽真的覺得十分欣慰。”

看著南溪的笑容,小念卿突然朝她勾了勾手指:“媽咪,你過來!”

“過來乾嘛,念卿有悄悄話要和媽媽說嗎?”

“媽咪,你快過來,離我近一點兒。”小念卿又重複了一遍。

這下,南溪很快湊了過去。

剛把臉湊過去,突然,臉頰上傳來一陣柔軟溫熱的觸感,小傢夥迅速的偷襲了她一個香吻。

同時抱著她的頭,主動把自己嘴巴湊到她耳邊,悄悄的開口:“親愛的媽咪,告訴你一個秘密哦!就算有了爸爸,我最喜歡的人也永遠是媽媽哦,媽媽永遠都是第一位的,誰也不能替代。”

原來是要說這個。

南溪笑彎了眼,同時回了小念卿一個香吻:“謝謝我的小念卿,以後長大了肯定是個暖男,不愁娶媳婦兒了。”

雖然是童言童語,她這個媽媽的地位以後肯定會被他老婆所取代。

但這一刻,南溪心裡還是暖暖的。

比起思穆,她的念卿更感性一些,但同時也更細膩,更暖心一些。

“那當然,我最愛媽咪了,纔不像哥哥,才見到爸爸冇幾天,就被爸爸收買了,轉投到爸爸的懷抱了。”

“好,那念卿記著自己的話,要是你以後被爸爸收買了,媽媽要打屁屁的哦!”

安慰完念卿,南溪先出去了,留給了他一點兒自己的空間。

客廳裡,陸見深和思穆玩兒的正開心。

見南溪出來,陸見深立馬走過去:“念卿怎麼樣?情緒好點兒冇?”

“好很多了,對不起見深,都是我讓你們分離了這麼久,否則孩子也不會和你這麼陌生,心裡怨著你,念卿比較感性,你彆怪他!”

“說什麼呢?”陸見深寵溺的揉了揉南溪的頭髮:“小笨蛋,他是我們的孩子,我是爸爸,我怎麼會怪他呢!”

“父母對孩子的愛,從來都是不需要懷疑的。”

“我隻是有些愧疚,缺席了他們這麼寶貴的成長時光,也錯過了他們從呱呱墜地,咿呀學語,到現在的每一步精彩。”

南溪立馬抱緊了陸見深,把頭抵在他的懷裡:“對不起,見深,都怪我,是我讓你們缺失了這段時光。”

“溪溪……”陸見深認真的看著她:“我說這些,不是想讓你自責的,而是想告訴你,我們已經錯過了很多寶貴的時光,所以往後餘生,我們一定要更加珍惜,再也不能錯過彼此和寶寶的任何時光了。”

“雖然之前的錯過有些可惜,但以後的陪伴,是可以彌補的,我有信心,你有信心嗎?”

用力的點著頭,南溪篤定的回:“有,以後,我們一家四口把以前丟失的所有的幸福和快樂統統都找回來。”

“好。”

陸見深話音剛落,突然,門被打開了。

小念卿抱著一個玩具站在門口,黑色晶瑩的眸子,遠遠的看向陸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