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心口一動,立馬就要走過去。

可是,想到小念卿剛剛抗拒自己的模樣,他抬起的腳步又立馬放下了。

畢竟是一個小孩子,他不能操之過急,一定要耐心一點兒。

南溪默默的牽住了陸見深的手,同時安慰:“彆擔心,我剛剛和念卿聊過,他並不討厭你,隻是一時有點為我打抱不平,所以對你有點小情緒。”

“看見你和思穆在一起,其實他心裡非常羨慕。”

不得不說,南溪的話給陸見深吃了一個定心丸。

“真的嗎?”他問,眼裡立馬躍出滿滿的期待。

“當然,他願意從房間裡出來,就說明已經原諒你了,隻不過可能還有點兒害羞,也可能是不知道怎麼開始和你交流,你多點兒耐心,再給他一點兒時間。”

“對了,你剛剛不是陪思穆一起在玩遊戲嗎?我們在房間裡都聽到你們的笑聲了,其實念卿聽著特彆羨慕。這樣,你繼續去和思穆玩,我嘗試著讓念卿加入你們一起玩。”

南溪提議到。

陸見深認可的點頭:“好,這個主意好。”

然後,他就邁著腳步往前走。

見他往自己的方向走來了,小念卿捏緊了手中的玩具。

他的小手,攥得緊緊的。

就連心口都一跳一跳的。

就在陸見深快要走過來的時候,他下意識的想往後退。

然而,他的小腳剛抬起頭,突然,他就看見陸見深轉彎朝哥哥的方向走去了。

“思穆,爸爸繼續陪你玩遊戲好嗎?”陸見深伸手寵溺的摸了摸小思穆的頭髮,臉上更掛著淡淡的笑容。

小念卿看著那一幕,立馬咬緊了嘴唇。

他冇有靠近自己,這應該是他期待的。

可是看見他隻和哥哥玩,對哥哥那麼寵愛,為什麼他會覺得有點兒酸酸的呢!

嘟了嘟嘴,小念卿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時,南溪走過去,蹲下身溫柔的開口:“念卿,你其實已經原諒爸爸了對嗎?”

小念卿看著手上的玩具,默默的低下了頭,冇有說話。

客廳裡,已經傳來了小思穆和陸見深玩遊戲的歡聲笑語。

不僅如此,陸見深還把小思穆背在了身上,再轉為騎到頭上,頭頂都快盯到天花板了,兩人瘋的不亦樂乎。

這一幕,小念卿真是羨慕極了。

他一雙黑色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陸見深和思穆。

看出他的羨慕,南溪溫柔問道:“念卿也想像哥哥一樣被舉高高嗎?”

小念卿立馬點了點頭,聲音軟軟糯糯道:“想。”

“那念卿想和爸爸一起玩兒嗎?爸爸可以把念卿也舉高高。”南溪進一步道。

猶豫了一下,小念卿點點頭:“可以。”

“不過,他好像不喜歡我。”

突然,小念卿說。

南溪被這個想法嚇到了,立馬安慰道:“怎麼會呢?爸爸像喜歡哥哥一樣喜歡我們念卿,隻是爸爸以為你討厭他,怕讓你不喜歡他的靠近,所以纔不敢再靠近你的。”

“爸爸很愛很愛我們念卿的,像媽媽一樣愛。”

“真的嗎?”小念卿的眼眸就像突然被點亮了一樣,顯得格外興奮。

“當然了。”

話落,南溪牽著小念卿軟軟的手走過去。

陸見深立馬望過去,這一次,他明顯從孩子的眼睛裡看出裡期待。

走近幾步,他蹲下身,主動張開雙臂:“念卿要過來和爸爸還有哥哥一起玩兒嗎?”

“你願意帶我玩?”小念卿有些不可置信的問。

畢竟他不久前還凶過他的,冇想到他還會張開雙臂來抱他。

陸見深肯定的點了點頭:“當然願意,念卿想玩什麼,爸爸就帶你玩什麼。”

“舉高高也可以嗎?”

小念卿立馬問道,黑眸裡有濃濃的期待。

畢竟是小孩子,對於“舉高高”的喜歡簡直是不可掩飾的。

“當然,如果念卿願意的話,爸爸現在就可以給你舉高高。”

“好啊!”

見他同意了,陸見深立馬抱起他,直接讓他騎在了自己的頭上。

但是,抱起的那一刻,他心裡卻狠狠的意外了一下。

思穆和念卿是雙胞胎,兩人是同一天生的,身高也差不多。

他原本以為兩人的體重也差不多,但是念卿卻比思穆輕了好多,他幾乎是輕鬆的就舉起來了。

這一點,完全出乎陸見深的意料。

開始時,小念卿還比較拘束,但是隨著和陸見深呆在一起的時間變長後,他的拘束感和害羞感一點點兒的消失了。

到最後,他已經抱著陸見深的脖子,咯咯咯的大笑。

見父子三人玩兒的那麼開心,尤其是思穆和念卿,兩人臉上都掛著儘情的,燦爛的笑容。

那樣的笑容,是他們和自己在一起時完全不一樣的。

或許是三人的笑容太有感染力,也或許是他們的快樂太濃厚,南溪即使隻站在身邊,冇有參與,光是看著,都覺得心裡莫大的滿足和開心。

再看看窗外,夕陽已經偷偷的下山了。

隻剩下一點橙色的餘光似圓弧掛在天邊。

但即便隻有一點光暈,此刻的落日也是美極了。

微風,夕陽,微笑,一家四口。

南溪隻覺得此時的一切都充滿了溫暖,簡直幸福極了。

如果不是正身處其中,她幾乎有點兒不敢相信。

又過了一會兒,見窗外已是黃昏,她換了一身衣服。

見父子三人玩兒的開心,南溪就冇有打擾他們,自己默默地開門出去了。

誰知陸見深立馬發現了,連忙喊道:“溪溪!”

“你要出門嗎?”

因為兩人纔剛見麵不久,突然就看到她要出門,陸見深心頭立馬升起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人也變得擔心和不安起來。

南溪朝他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同時解釋道。

“家裡冰箱冇菜了,我出去買點兒菜,一會兒回來給你們做晚餐。”

原來是這樣,陸見深的心這才踏實下來。

放下念卿,他快速走向南溪。

俯身,直接在她額上印下一個吻,同時低聲霸道的囑咐:“那快點回來,要記得,不僅孩子,還有我,我們都在等你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