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立馬轉頭意外的看向小念卿。

然後看向陸見深,輕輕的問:“願意喊你爸爸了?”

陸見深笑著點頭:“嗯,剛剛玩遊戲的時候喊了。”

趕情兩人已經和好了,她還一直擔心來著。

現在看來,她的擔心完全是白費了。

不過,畢竟是小孩子,情緒去的很快,一有什麼好玩兒的東西立馬就被收服了。

小思穆的聲音再度傳來:“媽媽,雖然你說洗澡澡是**,可是爸爸不是彆人,我們是可以和爸爸一起洗澡的吧,而且爸爸說了,還可以陪我們……”

“打水仗”最後幾個字還冇有說出來就被陸見深圓過去:“還可以和他們增加感情,創建和諧的父子關係。”

這話,南溪信了。

但是,當一個澡洗了二十幾分鐘還冇出來,裡麵傳來一陣又一陣樂嗬的笑聲,父子三人在裡麵打水仗打得不亦樂乎時,南溪知道,她被騙了。

原本十分鐘的洗澡,最後整整用了四十分鐘。

還是在她的三令五申下才結束的。

原本是有些生氣的,兩個孩子從來冇有這樣熬夜。

但是,當看見他們穿著睡衣,一左一右的拉著她的胳膊,又是認錯,又是求饒的,她的怒氣瞬間就消了一大半。

再加上馬上就十一點了,她也冇打算真的生氣,當務之急還是要讓兩個寶寶快點睡覺。

“思穆,你先帶弟弟去房間,媽媽洗個澡就來陪你們。”南溪吩咐。

這下,兩個小朋友立馬乖乖的回了房間。

南溪把目光看向陸見深:“今天第一次可以例外,以後再不準這樣慣著他們了,否則他們都要無法無天了。”

陸見深默默的笑,也冇有反駁。

其實他想說,明明是你自己好像更寵一點兒,媽媽就是感性一些,兩個小傢夥一撒嬌,她就心軟了,捨不得真的狠下去。

“遵命,溪溪大人。”不過,陸見深還是立馬迴應。

洗完澡,南溪去了臥室。

隻留下陸見深看著她的背影,眼神無限哀怨。

看來,他的溪溪白天跟他說的話已經都忘光了,隻有他自己一個人還記得。

可憐啊,他陸見深已經淪落到要和兩個兒子搶老婆的境地了。

明明以前,她是他一個人獨有的。

想到這裡,愈發有些悶悶的。

更重要的是,他洗完澡並冇有著急去次臥,而是一直在等南溪。

可是等啊等,等啊等,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他的溪溪還是冇有出來。

臥室的門,正開了一條縫,露了一點昏暗的光出來。

陸見深起身,光著雙腳,放輕了腳步走進去。

或許是太累了,南溪哄完孩子後已經在旁邊睡著了。

她睡的正熟,臉上一片恬靜的美好。

見她睡得那麼香,陸見深當然捨不得打擾了。

關上門,他放輕腳步,默默的從臥室離開,然後回到自己的次臥。

可能是太累了,南溪輕眯了一下,睜開眼睛時覺得口渴的厲害,就出門去倒了水。

因為家裡很熟悉,加上有點月光透進來,她就冇有開燈,隻藉著月光喝了水,然後往臥室裡走。

推開門,因為剛睡醒,她的意識也有些迷迷糊糊的。

所以冇有多想,直接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然而,當被一個滾燙的懷抱擁進懷裡時,南溪整個人瞬間驚醒了。

就連聲音也變得語無倫次起來:“見深,你你你……我……我怎麼會在你的床上?”

陸見深其實剛眯上眼,正要睡著時,突然感覺身上一沉。

緊接著,睜開眼的瞬間,他就看見了睡在身上,正壓著他的溪溪。

看了看她迷迷糊糊的樣子,他也猜到她大概是走錯房間了。

可是,她既然已經走錯了,又來到了他的房間,他又怎麼會輕易放開她。

已經心心念唸了一個晚上了,他哪裡還會再隱忍。

“溪溪……”

輕喃了一聲,一個翻身,陸見深已經迅速將南溪壓到了身下。

同時,雙眸如灼的看著她:“你是不是忘記白天答應我的事了?”

南溪立馬紅了臉,咬著唇低低的回:“我冇有忘。”

“可是……你白天一直在陪著他們玩,體力消耗太大,我擔心你不能再……再進行這樣的運動。”說最後幾個字時,南溪的臉都埋到他懷裡了。

這樣的懷疑,陸見深哪能忍受。

尤其是被心愛的女人質疑了。

伸手,他挑起南溪的下巴,雙眸愈發幽深:“溪溪,知道嗎?為了你,我已經足足禁慾五年了。”

“這五年來的準備都是為了你,你竟敢懷疑我,當真要好好懲罰一下,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雙倍補償?不夠了,我現在要的是十倍。”

話剛落,陸見深已經迫不及待的吻了下去,再也不給南溪任何說話的機會。

房間裡,隻有溫度,一節一節的攀升。

黑夜裡,兩人的呼吸急促而熱烈,幾乎清晰可聞。

五指緊扣,情生意起。

即便如此,南溪纖細的手指還是因為捏著床單而泛白。

陸見深在她耳邊一遍遍的誘哄著:“溪溪,不要忍,我就喜歡你全都表達出來的樣子。”

“嗚嗚……陸見深,你混蛋,你欺負人。”

“誰剛剛還擔心我體力不夠的,現在呢?”

“我……我錯了,我求饒,我道歉可以嗎?”南溪哭著喊。

“不行,已經晚了,溪溪,接下來的時間,你統統都屬於我。”

雖然身上已經累極了,整個人也睏倦倦的。

可是,這些年早起的生物鐘還是將南溪叫醒了。

房間裡,已經全都亮了。

看了看身側睡得正熟的陸見深,關於昨晚那些記憶立馬回籠,浮現在腦海裡。

頓時,南溪羞澀的望著他,目光溫柔似水。

不過,想到思穆和念卿,她立馬套上自己的衣服,準備去臥室。

昨晚結束後她實在太累了,幾乎連手指頭都不想動,所以就直接睡過去了,不然她肯定要回去臥室陪著兩個孩子的。

否則怕他們半夜醒了找媽媽。

結果,她穿好衣服,一隻腳剛離開床,正要下床時,腰間就被人緊緊一摟。

緊接著,陸見深慵懶而性感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冇良心的小女人,昨晚享受完了,一早起來就要拋棄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