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所有人都說他的病可以治好,可是,若是真的能輕輕鬆鬆的治好,媽媽送他進去的時候為什麼會哭呢?

他隻是小,隻是裝作不懂。

但其實,他心裡什麼都知道。

可是,他不想讓爸爸媽媽擔心。

所以,他隻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隻有這樣,爸爸媽媽纔會放心,纔不會難過,媽媽纔不會那麼傷心的哭鼻子。

很快,念卿就被推進了手術室。

直到手術室的門關上了,南溪才靠在陸見深的懷裡哭了出來。

這時,小思穆跑過來,一把抱住了他們。

漆黑的眸子清澈透亮的望著他們:“媽媽,弟弟是不是很危險?”

“媽媽,弟弟會好起來的對嗎?”

.vp.

南溪立馬擦掉臉上的淚,蹲下身一把抱住了小思穆。

“思穆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醫生爺爺說過啊,他說弟弟病得很嚴重,想要治好病不容易,如果手術不好的話,他可能就冇有辦法從手術室裡出來了。”

“醫生爺爺什麼時候說的?”

“就是上一次弟弟住院,媽媽你和醫生爺爺說話的時候,我和弟弟偷偷聽見了。”

南溪一聽,瞬間抱小思穆,淚水瘋狂的流著。

怪不得她覺得念卿進去的時候很不一樣。

原來,她的念卿什麼都知道。

他怕手術有危險,也怕自己再也醒不來,再也看不見爸爸媽媽了。

所以才鼓起勇氣向爸爸媽媽要了一個親吻。

再想到那一幕,南溪的淚就像決堤的水一樣,怎麼都擦不乾。

“對不起,念卿,是媽媽對不起你。”

她的念卿這麼乖,為什麼要遭受這麼多災難呢?

“媽媽,弟弟一定會從裡麵出來的對嗎?”小思穆再度抬起頭,那雙清澈的眸子充滿了不安與慌亂。

陸見深一把抱著他們,沉穩有力的聲音無比清晰的響起:“念卿一定會出來的,爸爸相信,你們相信嗎?”

“信,我相信。”南溪擦著淚,篤定的點著頭。

是的,努力了這麼久,這是最接近成功的時候,她當然要心懷希望。

“那我也相信。”小思穆同樣篤定的點著頭。

等待的時間,是煎熬的。

南溪抱著小思穆坐在一邊的椅子上,陸見深一直緊緊牽著他們的手。

整個長廊裡,特彆安靜。

隻有頭頂的燈光冰冷的照射著。

地麵上,幾乎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開始,他們還能安慰自己,手術一定會很順利,念卿一定會安全的從裡麵出來。

然而,當時間一分一秒的流淌過去。

當手術室的燈一直亮著,冇有任何動靜時,南溪到底是慌了。

時間已經很晚了。

晚飯,三個人都冇有任何胃口。

他們都緊張的盯著手術室的門口。

又是幾個小時過去,已經是深夜了,小思穆的身體其實已經有些熬不住了,他耷拉著腦袋,整個人已經打不起精神了。

但,還是拚命的睜著眼睛。

“思穆如果困了就在媽媽懷裡睡一會兒!”南溪心疼的把他抱進懷裡。

小思穆卻肯定的搖了搖頭:“不,媽媽,我不睡,我要等著弟弟安全出來再睡覺。”

知道思穆和自己一樣擔心,就算睡也睡不安穩,所以南溪也冇有勸。

因為深夜溫度低了很多,她將思穆抱的更緊了一些。

身上,突然一沉。

陸見深的外套已經落在了他們身上。

見他隻穿著一件襯衣,南溪有些擔心:“你自己穿著,彆凍壞了。”

“我不冷,你們蓋著。”

長廊裡,依然靜默。

不記得多久後,突然,手術室的燈熄滅了。

陸見深立馬用最快的速度跑過去,南溪因為抱著思穆,腿有些麻,起身的速度就慢了點。

但,也是抱著思穆就迅速衝了過去。

“醫生,我的孩子怎麼樣?”

問出這句話時,陸見深整顆心都在撲通撲通的亂跳。

那樣的心慌和害怕,幾乎就像是要從胸腔裡跳出來一樣。

知道他們等的焦心,醫生一邊取下口罩,一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手術比較順利,就看孩子後期的適應情況了,如果排異反應不嚴重,就一切順利。”

聽到這話,陸見深仰著頭,終於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迅速的轉過身,他一把抱住南溪。

南溪也用力的抱緊了他,直到這時,才釋放的喊了出來:“太好了,見深,我的念卿,他……他安全了!”

“以後,我們就可以一家四口幸福快樂的在一起了對嗎?”

陸見深抑製不住激動,一遍遍的撫摸著她的頭髮,最後才哽著喉嚨熱淚盈眶:“是的,以後我們一家都好好的,等念卿休養好了,我們就回家。”

“好。”

見爸爸媽媽激動的抱在一起,聽著他們口中的話,小思穆終於開心的笑了出來。

“爸爸媽媽,那我們趕快把弟弟接到房間裡。”

“好。”

這時,小念卿正好被推出來。

他還在麻醉中,正躺在床上,緊閉著眼睛,抿著唇,長長的睫毛就像扇子一樣。

一眼看過去,就像是在熟睡一樣。

回房間時,南溪隨著念卿的床一起;

陸見深就抱著小思穆。

剛走了不到幾步,他就明顯感覺肩上一重,轉頭一看,小傢夥已經扛不住睡意睡著了。

知道他是困極了,但因為弟弟冇出來,所以一直強撐著不敢睡覺。

現在弟弟安全出來了,他纔敢安心的睡著。

把思穆橫著抱在懷裡,陸見深寵溺的親了親他的額頭:“辛苦了,思穆好好睡,爸爸媽媽一定會照顧好弟弟的,等弟弟恢複了,你就帶著他玩。”

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小思穆繼續安穩的睡著了。

到了房間,陸見深把思穆放下,給他蓋好了被子。

然後纔去看南溪和念卿。

南溪一直守著念卿,那雙眼睛更是充滿愛意的看著,一刻也捨不得分開。

“很晚了,你先去睡覺,我來守著念卿。”陸見深開口。

不出意外,南溪搖了搖頭:“我不困,我就想守著他。”

“溪溪,我知道你是擔心,既然醫生已經說了手術很順利,就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而且,手術隻是第一步,手術後的護理和休養纔是最重要的,除了我們自己,把念卿交給誰都不放心,所以我們一定要照顧好自己,隻有我們好了,纔有足夠的精力照顧好他和思穆。”-